86- Eighty Six -_第三章 不解啼鸟之悲叹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第三章 不解啼鸟之悲叹

不幸的状况,来得是如此简单。

「————!……!」

在深入交战区域的重装运输车上,辛听见了那个声音,抬起眼睛。他们正在龙牙大山攻略作战的进攻路线上行进。联合王国机甲军团于昨晚深夜开始进行佯攻作战,一路顺遂地引诱出「军团」各部队,为他们在战场上开出空隙。

远处又有一个「军团」部队展开行动。但是前进路线不对劲,它们既不去攻击佯攻部队,也不朝向秘密推进的机动打击群前进。

当辛察觉到当中夹杂着一种模糊难辨而不带感情,却贯穿整座战场的激烈尖叫时,他在不祥预感的催促下连上了知觉同步————不是基于理论,而是在长年军旅生活中经过淬炼的战士嗅觉敲响的警钟。

「全队停止前进————莱登,你还在基地吧?我要你原地待机。」

『!收到。』

『诺赞上尉?怎么了……』

毕竟是一整个旅团,由足足几百架机体组成的队伍。包括受任殿后的莱登在内,有几个战队还在几十公里后方的列维奇要塞基地准备出发。

察觉状况有异的莱登即刻回应。但蕾娜不像他已经完全习惯了辛的异能,反应慢得让人心急。理应已经遭到歼灭而败逃的「军团」部队调转方向,与向前进击的联合王国军佯攻部队展开对峙。支配区域深处的「军团」开始行动,前去攻击佯攻部队,或者是彻底忽视该部队,开始进攻联合王国的支配区域。这是在伪装退却与迂回入侵,真正中了诱敌计策的————上钩的是我军这边!

简直就像配合着机械尖叫行动一样,「军团」的其中一阵叫声提高了音量。位置距离联合王国军或机动打击群都很遥远,就像是长距离炮兵型,但辛现在才终于知道是其他机种。

辛徒劳无功地追踪速度过快,在一瞬间内消失无踪的那个的尖叫————同时发出如今为时已晚的警告。

「————很遗憾,我们力有未逮,让你特地提出的警告白费了……抱歉,诺赞,列维奇要塞基地沦陷了。」

在一行人固守不出的司令部内部,此时几乎所有照明都断电了,一片阴暗。

这里是列维奇要塞基地的地下司令部。在这从地下四楼到最下层,采取与其他部门半独立的形式建造而成的中央指挥所,维克如此说道。

要塞的最上面————天篷外缘的复合式感应器仍在正常运作。主萤幕上的雪景冷光,幽幽地映衬出指挥所主要人员的紧张神情。可以看到一群身穿铁灰色战斗服,保持沉默的处理终端,以及领导他们的深蓝军服银发少女。

幸存的少数基地人员与整备人员去防卫阻塞通道的隔墙,指挥管制官则守在管制室,都不在这里。

「更正确来说,是基地功能落入敌军手里了。地面所有区域与地下区域的八成都在敌军的压制下,我军能掌控的只有司令部,以及地下最下层的第八机库。目前我们封锁了司令部的所有出入口,坚守不出……噢,联邦军人全都撤退到司令部里了,这点不用担心。」

维克想起对方是联邦军所属的军人,于是补充了一句。

辛此时在受到要塞城墙与雪地阻挡的遥远他处,正率领着部队折返到离基地十公里远的地点,却依旧保持着平素冷静透彻的讲话口吻。

他是能够听见战场上所有「军团」位置的异能者,自然已经掌握到某种程度的现况,但毕竟有些战友被困在基地内部,然而他完美地隐藏起动摇的情绪。

『我也有所疏失————我想得不够多,靠电磁弹射机型的推测性能诸元〈Spec〉的话,是可以投掷高机动型。』

即使接到这个警告,如果雷达与光学感应器都无法侦测到那个,其实一样是无计可施。

辛与维克在指挥体系上,不属于直接的上下关系,这点传达上的小小迂回也误了事。

敌机似乎降落在保护要塞基地的天篷上。设置的对空、反火炮雷达未能侦测到那个,因此连动瞄准目标的对空机炮,也只能朝着完全错误的方向张开为时已晚的弹幕。

等到对空机炮遭到破坏,警报才终于鸣动,紧接着从天篷通往观测塔的活板门从外面被砍开。受命前去迎击的基地防卫兵力在观测塔内遇上入侵的那个————单方面遭到了屠杀。

这是因为在狭窄要塞内的通道纵横自如地来回飞窜的那个,没有一个人能用肉眼看见它的模样。

维克弄清楚了状况,远端启动设施防卫用的破片地雷,硬是撕掉它身缠的光学迷彩,这家伙才终于现了原形。

被撕裂的阻电扰乱型当中,躲藏着一架漆黑的「军团」。

高机动型。

就在这一刻,观测塔宣告沦陷。基地的防卫战力减半,「军团」空降部队趁着混乱状况,陆续降落在对空炮遭到击溃的天篷上,开始入侵监视塔的内部。

在这种情况下,维克决定放弃地面区域及司令部以外的全地下区域。他一面依序放下隔墙封锁与地表之间的通道,一面让幸存的全体人员与全机甲撤退到司令部及第八机库。

就这样,他们与压制、掌控了基地的「军团」部队展开了持久战。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辛叹了一口气。

「上次的侦察任务中,『西琳』接触到的敌机原来也是为了侦察基地……通往龙牙大山据点的进击路线,也等于那边到这边的进击路线。再说……我也早该註意到这个状况了。」

敌军运用电磁弹射机型,以单骑特攻的方式压制了总部基地。

基本上来说,这种作战是不可能成功的。滑翔翼飞行速度慢而且轮廓巨大,容易遭到雷达侦测。再加上电磁弹射机型的最大投掷重量推测为十吨上下……如此能够投掷的自走地雷或斥候型,绝不足以压制防守坚固的基地。

然而如果是重量比斥候型轻,战斗能力却高过近距猎兵型,且身缠阻电扰乱型,能干扰包含可见光在内所有电磁波的高机动型的话……

这是出乎意料的攻击行动,但全都是已知的情报,应该有办法推测出来才是。

『————敌军战术的分析与推测,是我……指挥官的职责。辛你不用放在心上。』

细柔的银铃嗓音加入对话,让辛暗自松了口气。

是蕾娜。

虽然他刚刚已经听说所有人都撤退完成了。

『我想你现在也不用把这事放在心上,米利杰……再说,我觉得就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无可奈何。尽管以顺序而论是可能的,但这座基地并没有战术或战略上的价值,值得实行这种攻击行动。况且诺赞、我还有你,都不熟悉天空仍为战场的那个时代的战争。』

「军团」不会使用航空兵器————辛他们只接触过「军团」战争,尽管从知识来说知道天空能成为进击路线,却没有过实际感受。

而熟悉航空兵器服役时代的战争的人————那些正规军人大半都在「军团」战争中战死了。

维克叹一口气后接着说:

『言归正传,既然你能听见,我想你应该掌握到某种程度的状况了,但我还是说明一下————首先,「军团」空降部队暂时不会扩大推进范围。我已命军团炮兵歼灭了电磁弹射机型,其他可能投掷的位置也在他们的射程范围内,一开始投掷就能加以压制。』

就联邦军的推定,利用电磁弹射机型能推进的距离约三十公里,勉强在榴弹炮的射程圈内。

『接着讲到我军的状况。出兵攻入「军团」支配区域内的佯攻部队,已遭到迎击而全军覆没。反而是进入我方支配区域的「军团」部队,使得其余军团各师全数动弹不得。』

辛眉头一皱。

「……全军覆没?」

虽说敌军有着坚固的重重防御设施,以及山岳的地利之便,但盟军已经抵御「军团」的入侵长达十年,应该不至于薄弱到只因为中了陷阱就任由敌军蹂躏。

『根据遇敌的指挥官最后的报告指出,那些「军团」似乎将重量级集中部署于支配区域内。指挥官表示他们碰上了以战车型及重战车型组成的重机甲部队。』

辛忍不住闭上了眼睛。重战车型,竟然偏偏是这种机型。

这种钢铁怪物有着超乎规格的一五五毫米战车炮,与重达一百吨以上,坚不可摧的庞大身躯,同时还具有完全不合常理的运动性能。面对这种没有机甲能单骑与之抗衡的大军……不难想象盟军必定是一触即溃。

『恐怕是混杂在来自后方的补给队伍中出兵,慢慢与轻量级做了替换吧。我想大概从很久以前,「军团」就在计划这项作战了。』

辛的异能虽能得知「军团」的数量与位置,却无法辨别机种。如果敌军是在受到阻电扰乱型遮掩的支配区域深处交换机种,就完全无法掌握状况了。

『我已将基地这里的现况告知了军团本队,而且已经命令预备部队做好准备,他们是表示随时能够行动。但毕竟军团本身处于敌军的包围下,按照推测,最短也要五天才能突破重围前来解救要塞。』

「…………」

换言之,目前的状况是……

列维奇要塞基地与他们机动打击群,遭到敌军斩断与友军的联系,在敌方部队的包围下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

「……我这边也有一项坏消息。摧毁了佯攻部队的『军团』重机甲部队,两队都正在往列维奇要塞基地前进,总数八千。佯攻部队的残存兵力似乎正在拖住它们,但是撑不了多久。就算把补给与重新编队的时间考虑进去……也会在明天到达基地。」

维克仿佛由衷厌烦地叹了口气。

『好吧,我想也是…………你那种不让人抱持乐观心态的异能,在这种时候也真是不方便啊。只会说些不祥预言却又百发百中的卡珊德拉,可是会惹人嫌的喔。』

「目前待在基地内的『军团』总数为一千架上下。」

『别说了。』

维克厌倦地说,辛没理他,继续说道:

「我想大半都是自走地雷……其他还有什么?只有斥候型吗?」

他们只看到这两种机型降落下来。

『就逃过一劫的摄影机的影像来说是如此……只是除了这些之外,还确认到它们投下了多个具碰撞防护功能的货柜,目前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假如以乐观的想法来看,大概是弹药与能源匣之类吧。』

「侦察人员……我想大概是派不出来吧?」

『是啊,抱歉。地下区域上层的每一个地方都在「军团」的压制下,还没上到地面就会被拦截了。』

「司令部的隔墙还能撑多久?」

『虽说是旧型,但毕竟是守城用规格,不用担心……希望如此啦。我们会想办法撑住。』

『我们这边还有直卫的布里希嘉曼战队,以及修迦中尉指挥的四个殿后战队,用来固守据点足够了……别担心。』

听到蕾娜自己才是一副担心的语气,明明场合不对,辛却觉得有点好笑。虽然还不至于有心情笑。

明明他们那边的状况才是最危急的。

「状况我了解了……那么,我们该怎么做?」

『哼。』维克用鼻子哼了一声。

『你这是明知故问吧……还用说吗?』

知觉同步的另一头,洒落一阵冷笑的气息。

其中混合着等量的战栗与勇猛,并带有些微苦涩。

『来打攻城战吧。』

机动打击群机甲部队,基于其独立实行挺进作战的特性,以及战斗人员大半都是只懂战队规模战斗的八六,因此是以战队为基本单位编组出十四个大队,形成了经过细分的特异编队。

包含部队的大队长辛在内,十四名资历最老的先锋战队小队长们、旅团最上级士官班诺德、代表众「西琳」的蕾尔赫,以及知觉同步另一头的蕾娜、维克与莱登,在正对列维奇要塞基地的森林里设置的宿营,用重装运输车的货柜当成临时会议室。

虽然是结果论,不过辛认为三天前安琪与达斯汀遇到山难,对己军来说算是好事。搜救两人的行动使得整备延迟,结果也拖延到了今天早晨的出发时间。正因为时间有所拖延,才能这么快就返回基地。否则莱登他们八成也已经离开了基地,守城一方的防卫想必会变得更严苛。

如果没事先察觉,退路已经被堵住了。能够事前去除炸毁道路的陷阱也值得庆幸。

俯视着将几张折叠桌摆在一起铺上透明桌垫,写上敌我部队配置的战域地图,第四大队长尤德·克罗少尉喃喃道:

「……状况糟透了。」

总部基地沦陷,己军在受到敌军支配的战域内孤立无援。友军最快也要在五天后才能到达,而敌军的增援预定将会比他们更早抵达————……

「根据诺赞的搜敌结果,增援总数在八千以上,最快预定明天到达……换句话说,明天重战车型与战车型组成的两个重机甲部队总共八千架敌机,就会连同城墙堵住我们的前后退路吧?」

「我军战力就算加上『阿尔科诺斯特』也只有六千。而且基地当中还有连诺赞上尉都没能击毁的高机动型……」

第五大队长历·满阳一副强忍不安的模样,接着说道:

「既然敌众我寡,最好避免两面作战呢……是否要由我军主动出击,歼灭敌军的重机甲部队使其撤退呢?」

『正好相反,满阳少尉————我们不会倾力于迎击重机甲部队。』

蕾娜隔着知觉同步说道,满阳吓了一跳,睁大双眼。

『以突破现况来说,歼灭「军团」的增援并没有意义。我们的目的是攻坚,这样做没有帮助。不但只会平白消耗战力,还会引发「军团」投入更多战力。』

瑞图皱起了眉头。

「你说目的……?不是只要打倒『军团』就好了吗?」

『不是。敌军的目的是占领列维奇要塞基地。为此它们封锁了周边区域,将增援送进来。既然这样,我军该做的是阻止它们的目的,也就是……夺回要塞。』

赛欧在知觉同步的另一头,带着仿佛偏头不解的气息说道:

『也就是说……你是要我们去攻打要塞吗,蕾娜?』

「正是如此,利迦少尉……只是在这场战斗当中,攻城战的基本战术只有一种派得上用场。」

原则上来说,攻城战以守城的一方有利。

城塞是一种用来抵御敌军入侵的军事设施,也就是经过精密计算,建构成仅对守城军有利的战场。光是城墙就做了种种精心设计,能够弹开攻城军的弓箭,并让守城军可以集中炮轰敌军。

因此,攻城军如果情况允许,会采取忽视城墙的战术。例如心理战,或是引诱敌军出城决战。尽管是断粮战术,现今对付城塞这个巨大的物资集聚处,有时反而会是攻城军占下风。

或者也可以破坏城墙。像是挖掘坑道连同城墙一并烧垮,或者运用冲车〈Ram〉或重力抛石机〈Warwolf〉直接粉碎城墙。

但这每一种战术,在这场战斗中都用不上。

谈判或动摇军心对「军团」都不管用。它们不会理睬任何挑衅,也不会受到厌战气氛所支配。而因为双方都无法期待得到补给,针对物资匮乏这点下手将会是双刃剑,也没时间慢慢耗。要塞以坚硬的花岗岩构成,而且位于断崖上,挖坑道这条路是绝对不可行。

既然这样,能采用的手段只剩一个。

大概是猜到蕾娜想说什么了,辛声音略显僵硬地回答:

『————强袭,对吧。』

强行突破城墙。

就像爬满食物的蚂蚁般仗着人多势众攀上城墙,是最简便,最多人使用的……也是会造成最多伤亡的拙劣战术。

「是的……一百公尺的断崖,以及上面二十公尺的城墙。我要请你们攻略这条路线。」

阒寂无声的沉默,短暂落在临时的会议室里。

八六与「破坏神」无论在共和国或联邦,都是以市区与森林为主战场,也早已习惯使用钢索鈎爪进行垂直攀登。

但是……这次高度超过一百公尺。要承受着来自正上方的炮火与自走地雷的袭击,登上就连「破坏神」也无法一口气爬完的距离。

「这也太……」

「很困难,而且会造成相当大的伤亡。」

瑞图脸色有些发青地呻吟,尤德神色紧绷地颔首。

在知觉同步的另一头,莱登兴趣缺缺地说:

『就这样丢下基地〈我们〉撤退怎么样?』

「不值一提。就算撤退,也没有足够物资撑到跟军团本队会合。」

辛立即否决。

这个问题与回答,都是为了让处理终端们了解状况。尽管身为士兵,八六向来是在特殊环境下战斗,不太具有后方供应线————补给的概念,也缺乏长达数日的行军或战斗经验。

为何非得夺回要塞基地?不让大家理解这点就上场作战,不会有好结果。

至于隐藏在问题里的建言,辛左耳进右耳出。

就算有任何突发状况,他也不打算那样做。

「以夺回要塞为第一优先,对于『军团』重机甲部队则以阻滞作战争取时间。上校,这样就对了吧?」

阻滞作战是一面回避决战一面妨碍敌军前进,拖慢敌方行进速度的战术行动。由于必须反复进行战斗与后退,敌军与防御对象之间必须要有距离才能实行,而以目前敌军增援的位置来说,应该可撑上几天。

『是的。』

「军士长,包括炮兵大队在内,我给你一半的『破坏神』。增援交给你对付没问题吧?」

「哎,我想大概就是这样了。」

班诺德淡定地点了点头。

辛将好歹算是军官的八六,交给身为士官的班诺德指挥。这在正规军当中是不可能采用的运用方式,不过军阶这种东西对于八六与佣兵〈禽兽〉们来说,本来就连装个门面的意义都没有。在座的大队长们也都没有提出异议。

「五天,只要争取时间等救兵抵达就够了,绝对不要想去歼灭敌人。」

「不用说我也知道啦……你们才是,拜托请不要不假思索地冲向敌人,然后三两下就翘辫子了喔,不然保护你们的我们岂不是像笨蛋一样。」

大概是因为状况特殊吧,身经百战的士官讲了句勉强不算失礼的玩笑话。辛对他耸了一下肩膀,然后环顾各队队长。

「其余『破坏神』与『阿尔科诺斯特』全机负责攻略要塞……我们这边没办法耗到五天之久,要趁司令部那些人全军覆没之前夺回要塞。」

作战一敲定,要塞内部的蕾娜等人与外头的机动打击群,都一齐忙乱地展开行动。

鉴于夜间的轮值问题,「华纳女神」管制人员也加入指挥所人员当中,就战斗定位。指挥管制官在管制室与「西琳」同步,幸存的士兵们负责通道防卫。至于推测可能成为最主要入侵路线的机库,则由莱登等人严阵以待,准备迎击敌军。

『这边也已经开始准备投入方面军预备队了。』葛蕾蒂从遥远王都同步过来说道。

『你们所在的整个南方第二战线,正渐渐受到「军团」的压迫。国王陛下与王储殿下认为不是吝惜预备兵力的时候,所以决定出兵了。』

「谢谢您,维契尔上校。」

「……感谢你的传话,不过……竟然因为军务繁忙就让外国军人代为跑腿,这我之后一定要好好讲讲父王与王兄。失礼了,上校。」

外头也是,各「破坏神」有的去迎击重机甲部队,有的则似乎开始移动,准备包围要塞基地。以脚部冰爪奏响的独特坚硬足音为背景音乐,辛忽然说了:

『米利杰上校、维克,整体指挥可以交给你们吗?关于攻城战,我只知道一点战史,坦白讲实在应付不来。』

「……喔,这么说来你是特军军官嘛。速成的军官的确不可能知道这些。」

维克回答的同时,正在用熟练的动作替从司令部弹药库拿出的,枪矛般又长又大的重型武器验枪。

蕾娜不禁心想,看来伊迪那洛克王室,的确是崇尚武力的血统。

检验的是二○毫米反战车线膛炮。这是早年的一种以大量发射药与长管炮身替弹头加速到超音速,借此贯穿装甲的步兵用反战车武器。

虽然随着战车装甲的强韧化与重量更轻、威力更大的无后座力炮的登场,使得这种武器遭到淘汰,然而不同于无后座力炮会以后焰〈Back Blast〉焚烧后方十几公尺而无法在密闭空间使用,反战车线膛炮除了特大音量的炮声之外不会散播任何东西。用来防卫这栋狭窄空间较多的司令部,这种兵器仍有它的用处。

做过确认,将线膛炮交给近卫兵后,维克目送那背影扛着两门各十五公斤重的兵器,从指挥所走向自己负责的通道位置,接着说:

「我的确是学得比你有系统,但我也没有攻城战的经验喔。窝在屋子里的经验倒是多到腻了。」

『有学过系统化的知识,就已经比我好了。只要你有阵地防卫的经验,要反过来想象应该不难。』

「好吧,是这样没错。」

「……不过……」

无意间,蕾娜註意到一件事而开口。

假如就连目前存活的八六当中战斗资历最老的辛,都没有相关知识的话……

「如果是这样,那『军团』不是更————不懂得如何利用这座要塞战斗了吗?」

紫色右眼瞄了她一下。

「包括城内那些家伙,现在的『军团』应该大半都是『牧羊犬』吧。」

「是的,是吸收了共和国民脑组织,经过智能化的士兵机。」

就是舍弃了自卫力量而毫发无伤地遭到掳获,最后对「军团」的战力提升做出了贡献的共和国民们的脑部。

「但这也就表示,成为士兵的是一些毫无战斗经验与知识的国民。的确,智能是与人类同等,但是不懂的事情还是无法正确执行。」

躲在虚伪和平里的共和国民,只把墙外的战争当成事不关己或是电影情节,甚至就连大多数的共和国军人也都不会用枪。

而指挥他们的「牧羊人」,一大半很可能也是八六。只有共和国会放任「军团」的猎头行为,联邦、联合王国与盟约同盟,自从发现本国的战死者被「军团」吸收后,都做出了该有的应对。况且这几个国家都是倾尽全力进行激烈抵抗,不给「军团」战斗以外的闲暇时间,遗体或伤患也都尽可能带回国内。

不难想象在第八十六区连一点支援都得不到,甚至连捡回遗体都遭到禁止的八六,必定成了「黑羊」与「牧羊人」的主要供给来源。

而八六别说军人教育,连像样的初等教育都没接受过,尽是些用过即扔的少年兵。尽管拥有丰富的野战经验,却不可能具有攻城战的知识。

至于「军团」本来只不过是接受帝国指挥行动的士卒,在这方面也是一样。它们或许累积并分析了这十一年来的战斗经验,但未曾经验过的战斗自然无从分析。

至于攻城战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因为投射兵器的发达与航空兵器的登场,而逐渐式微的战斗形式。

是只存在于知识里的形式。

维克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稍作思考。

「……原来如此,所以只有知识这方面还是我们略胜一筹,是吧。」

那双眼眸在幽暗空间里,随着坏心眼的笑意眯细。

笑得有如暴虐君主般愉悦。

「看来正好可以趁此机会教教那些过惯和平日子的老百姓,指挥官这种生物的心眼有多恶毒了。既然这样,最毒辣的司令部防卫就由我来指挥吧……米利杰,你就去指挥外头的攻城行动。『西琳』们的总指挥权也暂时交给你。」

「好的。诺赞上尉,你都听见了吧。」

『收到……谢谢。』

葛蕾蒂说道:

『战术模拟或调查工作我们这边也能做,有需要的话尽管分配过来……还有————』

葛蕾蒂一时欲言又止。

『我代国王陛下转达……陛下表示假如状况不允许,不用救出维克特殿下也无妨。万一必须见死不救,我国也不会向机动打击群或联邦追究责任……』

蕾娜吃了一惊。怎么这样,国王陛下可是他的父亲啊。

至于维克则似乎觉得理所当然,耸了耸肩。

「我想也是。我是军人,这里是联合王国的战场。如果还要追究责任,那可是会世世代代遭人耻笑的。」

「我觉得有点奇怪。」

当葛蕾蒂切断了知觉同步时,阿涅塔对她说道。这里是罗亚·葛雷基亚王城中的一处。如今蕾娜以及辛等人正身陷困境,而这间王室提供的客房起居室,舒适且奢华到会令人产生罪恶感。

「姑且不论其目的,它们又准确针对机动打击群发动攻击了。不管再怎么说,我都觉得我方的行动被它们摸得也太清楚了。」

葛蕾蒂点点头,平静地提问。

列维奇基地是能够俯瞰低地的联合王国军前进观测基地,对于专门攻打首都的「军团」来说没有价值。所以它们的目标是机动打击群?但这点其实也不太对劲。

「有没有可能是知觉同步被窃听了?」

「不可能……既然『西琳』能够使用知觉同步,我无法断定同样身为人脑复制品的『军团』无法使用,但是想成为同步对象的话,必须要进行相关设定。」

「那有没有可能就像诺赞上尉能听见『军团』的声音,上尉的所在位置也被『军团』们察知到了?」

「这点目前尚不明确……不过比起这些,有个更单纯的可能性。」

「是呀。」

葛蕾蒂叹了一口气。神情忧郁,且同时带有军人天性的冷静透彻。

「看来最好怀疑联邦军内部有人泄漏情报了。」

蕾娜在分配到的一个私人房间里褪下军服,将女用衬衫及裤袜也全都脱掉,低头看着手中的那件物品。

「蝉翼」。这是维克交给蕾娜的思考支援装置,帮助她减轻同时与一百人以上同步造成的负担。

上次的侦察任务她没有使用。因为时间很短,而且同步对象也只有几个战队的队长与小队长而已。

但这次恐怕是非用不可了。自己必须指挥外面一个旅团的全体人员,同步人数也随之暴增。可以想象攻城战将会是一场激战,自己万一倒下,就不能指挥外面的机动打击群了,而且会给代替自己指挥的维克造成负担。

「好。」蕾娜打起精神,撩起长发,将装置套在脖子上,让它接触到已经装好的同步装置。

仿神经结晶碰到人体温度与窜过皮肤表面的生物电流,产生了激发现象。「蝉翼」————思考支援装置悠悠醒转过来。

构成银环的银线松散地拆解,自动从捻合的状态分开,带着燐光向下倾落。

宛如蚕丝、犹如蛛丝的无数细密银线,恍若光之奔流般滑过背后。

它带着淡紫色彩,散发银光,恰如缩时摄影的藤蔓植物成长般爆发性增生伸长,也像藤蔓那样缠绕着肩膀、背部与手臂往下爬行。

「!…………」

像被羽毛尖端抚过,又像被指甲前端游走全身一般,近似发痒的独特触感在皮肤表面爬行通过。

「呜……嗯……!」

藤蔓一边反复进行自我增生,一边顺着全身肌肤往下爬动,将蕾娜的脖颈到脚尖全部包覆住才停下来。

出现的是一件类似较厚紧身衣的,覆盖全身的服装。

这种复杂交缠,于表面勾勒出生物般纹路的银线,其实是具有自我增生功能的仿神经纤维。它以使用者的生物电流为动力来源,凭借着足以包覆全身的纤维量架构出类神经网路,是展开于头盖骨外的人工辅助脑。

可能是其支援带来的帮助,睁开眼睛时,视野比印象中明亮了些。

蕾娜呼出一口气,在缺乏灯光的幽暗空间里抬起头来。

展开的装置厚度让军服袖子套不上手臂,肩膀也觉得有点紧,蕾娜心想与其因此分心,索性只穿上包鞋就回到指挥所。装置在离连接位置较远的脚尖展开得较薄,差不多刚好抵销了脱掉的裤袜厚度,所以脚很顺利地滑进了鞋子里。

-->">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