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第七章 再见【Shalon Chaverim】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七章 再见【Shalon Chaverim】

『……辛。』

重战车型机体表面的装甲微微浮起,一面蠢动,一面伸出了无数条「手臂」。

那是流体奈米机械的银色。外观像是具备修长手指的成年男性手臂,而比人类手臂长了好几倍的那些物体,以爆炸性的速度向外伸出。无数的左手与右手,仿佛在寻求着什么不断伸长。

这些手臂无一例外的全都伸向了「送葬者」,以雷鸣般的巨响发出咆哮:

『辛——————————————————!』

即使是在最低的同步率之下,这巨大的声音仍然震撼着五脏六腑。那甚至能让血液冻结的凄厉吼叫,连应该最为习惯这种声音的莱登也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安琪则是忍不住尖叫一声,捂起耳朵。

就只有辛表现得像是单纯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一样,驾着「送葬者」机体与对方正面对峙。

「……辛?」

『你们先走。莱登,指挥权暂时交给你了。』

声音冷酷到让莱登仿佛能看见辛紧瞪着重战车型不放的可怕眼神。

『只要冲进树林深处,再仔细注意斥候型的动向,就能摆脱它们的追踪了。不要动手,专心前进吧。』

「那你呢!」

『等我打倒他就过去。不解决掉他就无法前进,我也不想前进……何况他看起来也不想放我走呢。』

莱登听着对方最后的独白,背上窜过一阵恶寒。

这家伙刚才……

笑了。

唉,没救了。

已经拉不回来了。这家伙的心原本就不在这里。他一直被束缚着,被那个失去的首级,被那个找寻了多年,哥哥在临死前被夺走的首级所束缚,始终不曾解脱……我想,大概是从他被哥哥掐死的那一刻开始的吧?

虽然了解内情,但莱登还是压着嗓子发出怒吼:

「我听你在放屁!」

谁要遵守这种抛弃队友逃跑的命令啊?

『——』

「既然你说你想一个人对付那家伙,那我也没意见……不过其他的就交给我们了。你给我快点解决。」

莱登一面说着,一面努力压下从心底涌现的情绪。

想要一个人对付……是吗?

明明只要说一声来帮我,说一句我们一起战斗,大家就会回应,可是为什么这个笨蛋总是这么……到了这个紧要关头还是笨到无可救药啊。

沉默了一瞬间后,辛似乎轻轻叹了口气。

『……真蠢啊。』

「彼此彼此……你可别死了啊。」

这次辛真的没有回应了。

长距离炮的击发声成了打响战斗的号角。面对如狂风暴雨袭来的弹幕,四机立即往四面八方跳开。

背负着骷髅死神的四足蜘蛛,则是以袭击猎物般的速度发动突袭。

重战车型早已布下陷阱。

让斥候型在四方列阵待命。由于斥候型以外的「军团」感应器性能都不算太好,于是借由数据连接的方式,和斥候型牺牲火力换来的高性能感应器共享了搜敌资讯。这样一来,布署在四方的斥候型就成了重战车型的耳目。这时,前方两架斥候型捕捉到了「破坏神」逐渐接近的身影,将各种情报转送给重战车型,再搭配自身感应器接受到的光学影像,调整炮塔的角度。

炮声。

已然超越战车炮,达到重炮等级的一五五毫米主炮发出巨吼,甚至摆脱声音的高速穿甲弹便落在「送葬者」上一秒的所在位置,直接贯穿到地底。

回击。「送葬者」也开炮了,但目标不是重战车型,而是周围的斥候型。先是击毁一架,再利用自身机动回避的惯性踢爆了第二架,接着才终于对重战车型开了一炮。趁着在半空中爆炸的烟雾弹,暂时瘫痪了重战车型光学感应器的空档,「送葬者」顺势滑进了方才击毁两架斥候型所创造出来的死角。

「破坏神」的主要武装是贫弱到根本无法与敌人相比的五七毫米炮。无论从前后左右,还是在多近的距离,都无法打破重战车型坚若磐石的装甲。有效的攻击部位只有一处,而为了接近能够发动攻击的位置,首先必须击溃从外部补强那巨大身躯死角的耳目,让对方的破绽增加,才有机会趁虚而入。

猛烈的风压驱散了白雾,重战车型的庞大躯体冲了出来,将重机枪转向敌人可能突击的方向,发动一波扫射。跳到一旁闪躲的「送葬者」从烟雾的另一头现身了。

温度高到扭曲空气的巨炮炮口对准了那道无头的身影。「送葬者」凭借出神入化的乱数回避动作,以及神准预测敌机瞄准方向的能力,朝着重战车型疾驰而去。

「军团」的部队很明显正在将「送葬者」与其余四机拉开距离,同时也将试图将四机分开,各个击破。

数架战车型与近距猎兵型联手合作,针对单一目标发动波状攻击。倘若对方试图寻找掩体躲藏,也会被分布在整片战场上的斥候型揪出来。所有可能成为退路的地点都被反战车炮兵型滴水不漏地封锁起来,同时透过长距离炮兵型的猛烈炮击,缩小对方可能移动的范围。就算靠近对方的「军团」不断遭到击破,后面依旧有着源源不断的兵力杀上来。

一般的「军团」不会采用如此环环相扣的战术,这肯定是出自「牧羊人」的手笔。恐怕就是那架重战车型的「牧羊人」在负责指挥吧。

在奔流不息的炮击与斩击的猛攻之中,莱登往辛的方向瞥了一眼。就在如蚂蚁雄兵一般涌来的「军团」后面,有一块十分突兀的空白地带。重战车型和「送葬者」就在那里上演已经白热化的一对一对决。

那副光景就宛如一场玩笑。

和重战车型单挑这种事,根本不是正常人会有的想法。光是看起来像是僵持不下,就已经踏入奇迹的领域了。无论火力、装甲,甚至是机动能力,「破坏神」都远远不如对方。

正常来说根本一点胜算也没有。因为是辛,才有办法勉强一战……不,就连辛也打得极其狼狈——只见重战车型无视于机甲兵器的定义,几乎动也不动,只是悠然地在原地迎战。反观「送葬者」就像在刀尖上跳舞一般,细腻而大胆地强迫机体进行濒临极限的回避动作,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胃都要痛起来。

只是单方面在挨打,像这样走钢索的战法究竟能维持多久呢?

还是说我们这边会先垮掉啊?

一丝丧气的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解决几架「军团」了,只觉得怎么样也没完没了。不断累积的疲劳与徒劳感,让身经百战的他们,气力一点一滴被腐蚀掉。

『装弹!拜托掩护!』

赛欧喘着气如此大喊,声音当中也带有一丝疲惫。

单机穿梭于炮火之中,勤快地替每架机体补给的菲多,这时也卸下了身后六个货柜当中的一个,因为里头的弹药存量已经归零了。在这场战斗中,光是打到现在就已经把预计能够撑上一个月的弹药用掉将近两成。

弹药全部用尽时,就是我们的死期吧。

不经意闪过这个念头,让莱登勉力一笑。求之不得啊,像这样活着走完最后一程。

这时,同步对象突然增加了一个人。

『——修迦中尉!借用一下左眼喔!』

左眼的视野瞬间稍微变暗,接着马上又恢复了。刚才那道声音又继续大喊:

『已发射!准备承受冲击!』

刹那间,整片天空全都染成白色。

无声的闪光。迟了几拍才出现的爆炸声。布署在上空的阻电扰乱型大军,被一瞬间扩散开来的火焰吞没、烧毁,不然就是被四面八方而来的冲击波碾碎而坠落。

在正中央炸裂的空爆燃烧弹给了它们强烈的一击。银色的云雾破了个大洞,而从中露出的蓝天,又被紧接而来的飞弹群盖上了一层黑色。

正确抵达指示座标上空,启动引信后外壳随之破裂。收纳在其中的数百枚子弹在雷达的帮助下侦测到目标后,便在目标上空爆炸,释放初速可达每秒两千五到三千公尺的超高速爆炸成形弹,打击敌方目标。

钢铁骤雨贯穿了脆弱的上方装甲,让「军团」第二梯队的前半部瞬间沉默。

接着又飞来第二波。再度降临大地的钢铁骤雨,将第二梯队的幸存战力完全毁灭。

无论是莱登、赛欧、可蕾娜或是安琪,在这瞬间都是哑口无言。

虽然从未见过,但他们知道那是什么。是迎击炮。林立在「破坏神」守护的前线之后,却从未发挥过作用的摆设。

而启动这个东西的人。

爱管闲事到特地和他们这些踏上不归路的人联络,也只有那个人了。

「是你吗——米利杰少校!」

莱登听见了回答的声音。像银铃一般的声音。像是下定了决心,难以抑制胸中怒火的声音。

『是的,就是我。不好意思来迟了,战队各员。』



「——我不是说我不想再见到你吗,蕾娜?」

本来一直担心阿涅塔不会出来应门,没想到她还是十分干脆地现身在玄关了。

「没错,我是有听到,阿涅塔。可是我不记得自己有答应喔。」

一个下着毛毛雨的夜晚。站在屋内灯火与夜色交界线上的蕾娜,似乎连整理仪容的时间也没有,显得十分憔悴和疲劳,乍看之下跟幽灵没有两样。白银色的头发只是随便梳了两下,底下的军服皱巴巴的,苍白的脸蛋并未上妆。

只有那双坚定的白银色双眸,散发着异样的光彩。

「关于视觉的同步设定,包含同步装置的调整在内,请你帮我解决。」

阿涅塔露出受伤野兽般的眼神,低吼着回应:

「我才不会帮你呢。这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会帮我的,不管我得用上什么手段。」

蕾娜嗤笑一声。

现在我脸上的表情一定既刻薄又丑陋吧。她脑中飘过了这样的念头。

「你曾经见死不救的那个童年玩伴……」

蕾娜冷笑着。像个恶魔,也像个死神一样。

「他叫作辛,对吧?」

阿涅塔的表情瞬间崩塌。

「……为什么……!」

看着脸色从未如此苍白的她,蕾娜心想,果然没有猜错呢。

其实刚才只是在套话而已。但她心中早就有了定论。毕竟辛曾经住在八六居民极少的第一区,而且和蕾娜及阿涅塔同龄,还有个年纪大很多的哥哥。

最重要的是,辛能够听见的亡灵之声的异能,和阿涅塔青梅竹马能够听见家人心声的能力,除了适用对象不一样之外,在本质上恐怕是相同的能力。

有了这么多吻合的条件,却不是同一个人——怎么想也不可能吧。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名字……!…………难不成——!」

「没错,他就在我的部队里。先锋战队战队长,个人代号『送葬者』。他……就是辛喔。」

阿涅塔不仅曾经拥有拯救的机会,而且放弃了两次。

蕾娜的胸口被阿涅塔用力揪住。看见那苦苦哀求的动作和眼神,蕾娜却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那是辛告诉你的吗?呐,他是不是还活着!他是不是……还在恨我?」

「你知道了又能如何?不是跟你无关吗?」

蕾娜甩开她的手,往后退了一步。阿涅塔追着蕾娜,也踏入细雨和夜色之中,却只见到对方脸上冰冷无比的笑容。

其实,蕾娜并未从辛口中听见任何关于阿涅塔的事情。他恐怕……已经不记得了吧。就连雷和父母的记忆,都被战火和亡灵叹息所抹灭的辛,就算不记得这个童年玩伴,也是无可厚非。

虽然蕾娜并不清楚这对阿涅塔来说究竟是救赎还是诅咒。

「如果不是与你无关,那就来帮我。你说呢——不快点决定的话,鸡就要叫了喔。」

在鸡鸣之前,你会有三次不认我。记得某本书里是这么说的。

站在原地许久后,阿涅塔笑了。笑中带泪,露出像是松了口气的表情。

「……恶魔。」

「是呀,潘洛斯技术上尉。我是恶魔,而你也是。」



没错,在这段时间当中,蕾娜并不是意志消沉,也不是被真相击垮,只是真的没有时间和先锋战队同步罢了。

视觉同步的设定与调整。周边战区一带所有迎击炮的手动发射密码。她这段时间就是为了尽可能多掌握一些能够支援他们的手段。

「!……不发弹竟然占了全体的五成……?」

看见回馈的结果,蕾娜忍不住发出呻吟。有三成的迎击炮毫无反应,发射后的飞弹也有近三成在外壳引信未作动的状况下落地。虽然有些运气不好的「军团」被重量超过百公斤的飞弹砸成废铁,但是相较于原本的威力,等同是没有战果。

这可以称为整备不良了。用来保护自己的铠甲,却因为自己的懈怠而生锈,真是愚蠢。

将剩余的迎击炮输入同样座标后发射。看见定为目标的敌方部队在这波攻击中全灭,蕾娜这才松了口气。

好不容易才获得自由。当时辛是这么说的。

虽然蕾娜不认为那叫作自由,但毕竟她没有能力撤销特别侦察任务,也无法还给他们真正的自由。既然如此,至少要让他们在自己选定的道路上,能够受到的阻碍越少越好。这是她唯一能够替他们做到的事情了。

这是他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自由。

怎么能在第一天,在这个他们才开始迈步前进的场所就宣告终结呢?

从另一头传回的银铃嗓音,让莱登忍不住发出怒吼。就在第二梯队毁灭后,第三梯队判断不该前进,而莱登等人也逐渐击破了失去补给的第一梯队时。

「你真的是个大笨蛋!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只是共享了你的视觉,确认相关位置资讯,定位后手动发射了迎击炮而已。对了,为了在共享视觉时不至于害你分心,我已经把左眼闭上了,请别担心。』

听见对方平淡的回应,让莱登越来越心烦,再度大喊起来。说什么「而已」?事情才没这么简单好吗!

「难道你不晓得共享视觉会让管制官失明吗!还有迎击炮也是,你怎么弄到发射许可的!话说回来,你现在出现在那里,就已经违反命令了吧!」

共享视觉不但会让双方产生混乱,资讯量也过于庞大。连续使用会造成负荷过重,最严重的状况下还有可能导致失明,因此在进行管制时不会使用这项功能。在禁止支援的作战中,使用了未获许可的武器进行援护,不但明确违反了命令,而且根本不该为接下来只有死路一条的部队冒这样子的风险!

这时蕾娜突然吼了回来。这是他第一次听见这名少女管制官的怒吼声。

『那又如何!会不会失明也是在这之后的事情了,而且就算我擅自使用迎击炮,又违反了命令,最多不过就是减薪降职而已,并不会丧命!』

这发自内心的怒吼,让莱登感到措手不及,一时说不出话来。蕾娜因为太过激动而气喘吁吁,语气也变得自暴自弃起来,这是莱登他们从来没有想像过的事情。

『反正就算和本部跟政府那些人讲道理也是讲不通。那我又为何要守规矩讲道理?就算会受到责难,那又怎样……所以,还不如像这样三两下把事情搞定就好。有没有许可根本没差。』

一瞬间,声音变得有些痛苦低沉,但马上又高傲地哼了一声。

莱登紧绷的情绪突然缓和下来,微微苦笑:

「……你真的是个笨蛋啊。」

『我又不是为了你们才这么做的。只是因为若是让数量这么多的「军团」突破前线,共和国就危险了。我还不想死,所以只能选择对抗。』

那道澄净的声音提高了音调,这回真的笑了出来。这是今天第一次感受到蕾娜在笑。

『一旦第三梯队开始移动,我这边就会射击。至于第一梯队,因为担心炮击会牵连到你们,所以无法提供支援。不好意思,要麻烦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喔,放心吧。这对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了。」

『……诺赞上尉呢?』

听见这个问题,莱登为难地眯起眼睛。虽然同步本身还连着,但是辛没有回话,也没有注意到这边,只能感受到一股冷冽凶猛的战意传了过来。

「他正在和他哥捉对厮杀——那就是辛的目的。他已经听不见我们的声音了。」

听着哥哥震天价响的嘶吼,辛驾着「破坏神」寻求反击机会。

在这种连一丁点失误都不能有的极限条件下持续奋战,极度集中的神经让辛除了眼前的光景、对方的嘶吼与炮声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甚至连时间的流逝也是。

眼见炮口转向,瞄准。「送葬者」正准备踏地变向,却突然顺势一滑,以毫厘之差避开了弹道。由于对方的副炮在面对主炮时的右手边,所以只要不断绕向左侧的话,对方就只能用主炮和炮塔上方的回旋机枪来攻击——……

这时,副炮射击了。

只见炮弹与右脚擦身而过,主炮也同时对准了辛。机体正在侧滑的「送葬者」来不及调整姿势以采取机动回避了。

炮声。靠着射向远处地面的钢索拉动机体,「送葬者」才勉强逃离了弹道范围,而身后的战车型却正好遭到误伤而爆炸。重战车型靠着自身的超级重量和强韧腿力,才得以承受二连射带来的强烈后座力,但是在射击的瞬间,还是必须让八条节肢牢牢扎在地上才能稳住。

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送葬者」冲进了自身最为擅长的攻击距离。

他让早已取得仰角的主炮,瞄准了重战车型的炮塔后方上部。那是他所能找到最为薄弱的一处装甲。是整架重战车型几乎无懈可击的装甲之中,唯一能以「破坏神」贫弱主炮贯穿的部位。

击发。以曲射轨道射出致命的破甲榴弹。

却被重战车型丛生于炮塔上的其中一条手臂扫开了。

「……!」

如同恶梦的光景让辛睁大了双眼。虽然挡下炮击的手也被震碎了,但原本就是流体的手臂,瞬间就从手腕长出完整的手掌,指头也像没事一样不断蠢动。

辛感觉到重战车的注意力又转回自己身上,反射性地向后跳开,机枪就扫过了原先停留的地面。紧接而来的第二、第三波铅弹豪雨,迫使辛一路往后闪避,再度退到了攻击距离之外。光靠火力最差的重机枪就逼退了「破坏神」的重战车型,一派悠闲地重新面向这边。

就连牵制射击也逼得自己不得不拼命闪躲,而自己唯一能够攻破的部位,也被对方严密守着是吧。

浑身涌起强烈的颤栗,但嘴角却浮现笑容。

自认抓到机会,脱队杀向辛的近距猎兵型,被重战车型毫不留情地一炮轰飞。这种简直就是在宣示不准其他人打扰的举动,让辛的笑意越来越深。

哥哥死前不断呼唤着他的声音。不断喊着一切都是你的罪业,要以死来谢罪。

就算要杀也得亲自动手——看来他在死了之后也不愿放弃这个执念啊。

……其实我也一样啊,哥哥。

自己究竟是名为修雷·诺赞的灵魂,或者只是复制了他在雪地中死去却还未腐朽的大脑记忆的「军团」呢?对于现在的雷来说,这一点也不重要。他只知道自己在死后又重新得到了一次机会,这样就够了。

因为他能听见辛的声音,所以也知道他上了战场。

可是辛的声音非常非常微弱,一不小心就会被对面的共和国那惨不忍睹的巨大尸骸发出的喧嚣声所掩盖。再加上共和国明明把辛扔到了战场上,却还是将他视为所有物来管理,更让雷难以分辨他的声音。

每当被重新分配到新的战域时,他就会透过斥候型的眼睛来回搜寻。由于身为「军团」的雷无法违抗自己接收到的命令,只能以指挥官的身分坐镇在该战域最深处,但雷始终不放弃,只要辛能靠近一点,就能去见他了。与他见面、道歉,要是能得到原谅,接下来就……

就在某一天,雷透过一架损坏到无法动弹的「军团」视野,终于找到了他。

那是个流星雨的夜晚。由于距离相当遥远,必须将倍率放到最大,才终于看清楚那张脸。

他长大了。正在跟似乎是同伴的黑铁种少年说话,而雷很想听听他的声音,于是把收音感应器的焦点转向那里。他应该已经变声了吧?还是还没呢?怎样都好,反正就是想听听。

两人望着星星坠落的天空。像是小孩一样的剪影,背靠着伏在地上的「破坏神」装甲上。

「你哥还在吗?」

「嗯。他一直在呼唤我。所以我不去不行。」

是指我吗?他是来找我的吗?

机械的身体也忍不住发抖。虽然辛上了战场让他很难过,但是在知道他是为了找自己而来的时候,简直高兴地无法自已。

「可是,你不是找到你哥,还把他好好埋葬了吗?这样应该就够了吧?」

哦。竟然还埋葬了我的尸体啊,真是温柔呢,辛。

「……哥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原谅我的。」

雷感到愕然。

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来?要是你得不到原谅的话,那我又怎么可能得到原谅?

雷快要发狂了。真的好想好想见他,告诉他事情不是这样。

那时候,很快就有共和国的运输机把辛载走,于是弟弟微弱的声音又再度消失在其他声音中。之后雷拼了命地寻找,每当发现他的踪迹,就会试图把他带走。虽然雷不能离开战域深处,但他动用了所有他能够命令的「军团」。

辛一直在战斗。

在那个不知道哪天就会悄悄死在某个角落的战场上,从容不迫地战斗着。

他明明不需要再做这种事了。

不需要为那些恶心的猪战斗。既然他只能生活在那里,不如干脆把他带过来吧。像人类那种脆弱的肉体不要也罢,在这边身体想怎么换都可以。所以,这次自己一定会好好保护他,会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直到永远。

今天,那群猪终于把他们的脏手从辛身上拿开了。那个虽然找到了,却很容易错失的声音,纵然还是很微弱,但这次终于能够清晰捕捉到了。

在雷知道辛朝着自己所在的战域深处前进时,他就亲自动身去迎接了。终于能够去接他过来了。

现在,辛就在眼前。待在那只难看的蜘蛛里,让他望眼欲穿,不停呼唤,珍视的那个弟弟。

那个蜘蛛的保护性实在太过脆弱,所以他伸手时得小心注意不要弄坏。因为辛一直不断逃窜,所以实在很难控制力道,只好先想办法把腿部破坏掉。

终于见面了。这下子终于可以把他带回去了。

以后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哥哥会一直保护你的。所以过来这边吧——辛。

那架重战车型只会攻击自己的脚边。射来的永远是穿甲弹,从不使用榴弹。因为榴弹高速炸裂的碎片,没有办法控制方向,而且「破坏神」脆弱的装甲也承受不了一五五毫米炮弹在至近距离爆炸的冲击波。

他是想把自己折磨到死吗?不——只是不想用枪炮解决自己吧。那无数蠢动的手,就像那天夜里哥哥掐住自己脖子的手一样。

同样的事情,你以为还能再做几次?

辛将目光瞥向光学荧幕,寻找可能实行「那一招」的地形。他作势向后退,雷也一步一步追了上来。

辛一面微微调整方向,一面不断后退,就看见炮塔似乎不耐烦地转了过来,炮口对准腿部。执行瞄准动作,准备射击。就是现在——

来到预定位置。上钩了。

就在炮口闪起火焰的前一刻,辛射出钢索钩爪,刺进位于重战车型左后方的大橡树,以最高速卷动钢索,让机体像是在飞一样被扯了上去,接着在左侧方森林找了几棵树借力,转眼间就来到了重战车型的头顶上。

以同为陆上装甲的机具为主要攻击对象的炮塔,虽然能够水平旋转三六〇度,但垂直方向能取得的角度——俯仰角就有很大的限制了。炮塔本来就没办法朝向正上方,更何况是伏低身子瞄准底下的姿势,更是无法应对来自上方的攻击。

在半空中卸下钢索,利用惯性在空中滑翔,同时扭转机体调整落地的位置。把装甲的接缝当成踏板,攀上了重战车型的车体后部。自身的巨大身躯这时反而挡住了机枪的弹道,辛趁机拿格斗用机械臂的高周波刀,刺向比正面装甲薄弱的那个部位。

火花四溅。厚重的装甲像水一样被轻松劈开。接着将主炮插进切开的缝隙中。

此时,有双银色手臂从缝隙中伸出,抓住了格斗用机械臂。

「什——」

就像在教会里的那一晚。

整个被甩了出去,砸在地上。辛的意识就此中断。

感觉到辛的同步瞬间断绝,莱登不禁瞪大了双眼。这时候,周遭的「军团」大致上都解决了,菲多也卸下了第二个货柜。而待在后方观望迟迟不肯放弃的「军团」,也被蕾娜毫不留情地施以飞弹制裁,正在撤退当中。

「……辛?」

莱登不断尝试重新连接同步,却始终连不上。转头一看,才发现重战车型面对的方向,有一架似乎是被打飞的「送葬者」,十分不自然地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知觉同步是透过彼此的意识来连接,所以只要有一方失去意识就会中断。可能是睡着,也可能是昏迷——或者可能是死亡。

重战车型悠然地走上前去,不知为何没有开炮。但是对方身上散发的不祥气息,让莱登觉得不能让他靠近辛。

切换成无线电吧,这边看来还能用,这也表示辛的驾驶舱并没有损坏得太严重。

「辛!给我起来啊,你这个笨蛋!」

「送葬者」依旧毫无反应。

为防失手毁坏了内容物,雷已经相当控制力道,但「破坏神」脆弱的格斗用机械臂还是承受不住,结果好不容易才捉到手里的辛,又被自己甩到远处去了。

看着他一动也不动,也算是变相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大概是被自己弄昏了吧,也有可能受了伤,但这些问题,就等之后再一并向他道歉吧。

雷压抑着激动的情绪,缓缓走了过去。等了这么久,会这么兴奋也是在所难免。

终于能够把他带回来,又能待在一起了。所以,首先要把那个脆弱的人体给……

看着越来越接近「送葬者」的重战车型光点,蕾娜不禁咬住了下唇。虽然莱登他们已经赶过去了,但凭他们的武装根本阻止不了对方。再这样下去,不只是辛,搞不好连莱登他们也会……

蕾娜咬破了嘴唇,口中弥漫着血腥味。

那时候,雷明明说过他想要回去。虽然没有明确说出弟弟对他有多重要,但是蕾娜能听得出他的感情。可是那样重视弟弟的雷,现在为何想要杀死辛呢?

虽然想要阻止憾事发生,但蕾娜却束手无策。手上的确还有火力可以支援,可是没办法在不波及辛的状况下,只击毁重战车型一个目标。

无论是飞弹或重炮,威力都太过强大。「破坏神」的装甲非常脆弱,要是对重战车型开炮的话,四散的碎片肯定会牵连到辛。

就没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吗?

快想、快想、快想啊——这时,一闪而逝的记忆,让蕾娜睁大了双眼。

『库克米拉少尉。请你观测重战车型的位置,尽可能将正确的情报传送过来。』

听见蕾娜告知的内容,可蕾娜差点忍不住跳起来。因为她是狙击手,就算没对她说明,也马上就猜到对方想干什么了。

『终端诱导就麻烦你了。只要将导引雷射对准目标就好。』

「等——等一下!你是想……!」

这时赛欧也插嘴了,像个一点就爆的炸弹一样。而显得很焦急的安琪也接着表示意见:

『你打算使用炮击吗!开什么玩笑啊,辛还在旁边耶!』

『即使是隔了点距离的爆炸,「破坏神」一样撑不住呀!距离这么近,辛也会被卷入!』

『我想到一个办法。或许只能制造一点点空隙……相信我,我也不想让上尉牺牲。』

蕾娜的声音中满真挚,而且能感觉到她也十分拼命。

可蕾娜二话不说地点了点头。-->">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