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3 要是开始深究游戏中的小游戏就真的会玩个不停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3 要是开始深究游戏中的小游戏就真的会玩个不停

「……所以说啊,就像之前公告的一样,学生会选举的参选申请,就从今天统一开始啰~要申请的人要记得申请啊~投票是……呃——这周的周五吧~申请表可以交给我、放到职员室前面的参选箱,或者各班的选举委员……大概就这样吧。好了——那大家起立。」

川村老师用跟平常一样的懒散语调说道。对喔对喔,虽然是上周讲的不过就是今天了啊——日南去拿参选表单的活动。

班会结束,跟第一节课之间的短暂休息时间。日南把一张印了什么的纸拿到川村老师那边。嗯。是要参选吧。问题是谁会成为她的推荐人。毕竟那家伙完全没有提过那一点啊。我也有许多其他的事情要思考所以没办法问她。这样子该怎么说,虽然觉得不太会落到我头上,但还是有不祥的预感啊。

确认日南把纸交出去后,同学们拋出来的温馨声援便交错著。

「葵,交给你了!」「我会投给你喔~」「让校规松一点吧!」「确定当选!」

校内第一有名的人。恐怕别班的人也隐约察觉到了日南应该会参选,这样的话基本上不会有人想要跟她对战了吧。与其那样,应该更想要交给日南去做吧。有一种会变成在某个层面上很和平的选举的预感。

就在我这么想著的时候。

我吓了一跳。

「麻烦您了——」

好像也不是特别重要一样,用轻率口气发出那个声音的主人是——深实实。

她对班导交出了从远处虽然看不出来,不过是跟日南刚才拿的尺寸差不多的纸。

「哦,七海也要啊——光我们班上就有两人要参选,充满干劲很不错啊——」

也就是说,深实实交出去的是学生会长的参选申请表。

以老师刚才说的话起头,视线往深实实聚集。

「哦!深实实也要参选啊!」「我支持你!」「会投票给你喔!」「真有勇气~!」

深实实当然也很受欢迎,所以反应良好。凝聚了温暖的意见。只是,真有勇气~的说法恐怕是指『明明对手是那个日南』那样的意思吧。

视线就像那样往深实实那边集中,而我在人群中的视线反射性地朝向日南那里。日南的表情虽然没有大幅崩解到那种地步,不过在我眼里看起来是纯粹地惊讶著的样子。

「葵跟深实实吗~!」「感觉会打得很漂亮!」「不知道哪边会当选呢~」

班上你来我往地不停涌起凑热闹的话语。

『会打得很漂亮』『不知道哪边』。

虽然不清楚那些话是认真说的还是顾虑到深实实才讲成那样,不过老实说我无法想像日南输掉的样子。可是,确实只要思考看看就会发觉,深实实也拥有跟日南差不多的社交能力,成绩也挺好的,而且在社团中也很活跃啊。让人觉得在日南对其他事情花费时间的同时,深实实如果只把时间都投注在选举上的话,说不定有机会。

「咦——!深实实也要参选啊!有够讨厌的!」

日南的『讨厌』,这种既随便而且老实说也没办法再好的感想,让班上的人们稍微笑了出来。

「备审资料的互相争夺,我可不会输喔~!」

深实实同样给予毫不遮掩的回应引发班上的笑声,之后也以开心的气氛继续谈著选举的话题。

* * *

然后到了周一第四节课前的下课时间,就像平常一样去图书室。

「你好。」

「你好。」

我回应了她那让人联想到足以骚动包覆世界的奇幻大树般的细语寒暄后,开始了读书会。

就像上周一样,两人比肩而坐看著书的时候,菊池同学忽然搭话过来。

「好像还挺……辛苦的呢。」

「嗯?辛苦,是指?」

「那个,学生会选举……」

一边说话一边让视线朝向我的脸的菊池同学,眼瞳中的森林降临了黑暗的夜晚。是怎么了呢。

「七海同学她,不是参选了吗?我在想为什么……」

意外的话题。

「嗯,当事人是开玩笑地说为了备审资料了……」

「嗯。可是我觉得……并不是那样子。」

菊池同学缓缓地左右摇头。俯低目光的眼瞳就像是缺少了上面部分的蛾眉月一样,令人联想到带有神秘感的夜空。

「嗯,说得也是。会不会是想要改变学校,或者想要改变自己,之类的呢?」

「会是,那样吗?」

菊池同学她,让彷佛光是伸出来就会有小鸟停留、又白又长的手指轻柔地点在脸颊上,露出在思考的表情。她说的话有时候不是敬语,就像是她敞开了心房一般,让我感觉很舒服。

「可是我,也有著想要改变自己的心情……所以觉得能够理解。」

「咦,是这样啊?想要改变是指?」

轻率地问看看之后。

「……呃。秘、秘密!」

「咦?」

仔细一看,从她那轻柔且神秘地垂下来的秀发间隙中,可以看见美得让人联想到亚当与夏娃吃掉的禁果般染成红色的脸颊。我倒抽一口气。

呃、呃,是想改变什么呢,菊池同学。

「……你没、没事吗?」

「没、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伴随著一吸一吐带点挑起性欲的呼吸声,薄弱又纤细如同玻璃制品般奢美的肩膀生动地上下起伏。不久后抬起脸来的菊池同学,她湿润的眼瞳中,就像是一年只有一次会七彩闪耀的奇迹泉水般,洋溢著复杂的波澜。我觉得要是再靠近一点点的话,自己很容易就会掉落其中。

「呃,嗯。」

「……嗯。」

以不可思议的表情注视著我的菊池同学与我,只有两个人在的空间,不管怎么看都是非日常的。

时间缓缓地流动著,差不多是可以一粒一粒鲜明地看见沙漏沙子的程度。

「那、那先这样……!」

像是有人在背后操线般缠绕上来的时间流动中,先脱身的是菊池同学,她焦急地拿著书本,哒哒哒的小跑步离开了。

「呼,呼。」

被遗留在恢复成日常空间中的是我,总之就看一看这本书吧,嗯,我这么想著——秘密是什么!想改变是指什么!到底怎样啦那孩子真是魔性!

* * *

当天午休。

「欸,来一下。」

「嗯……日南?」

「来这边。」

日南没有对上我的目光就快速地往旧校舍那边走过去。是第二服装室吗?在上课前跟放学后之外的时间,被不是装模作样状态的日南搭话还挺稀奇。

一边避人耳目一边跟日南拉开距离跟上去之后,果然到了第二服装室。

「怎么了?」

「有个有点紧急的任务呢。」

日南轻轻地坐在桌子上。本来就已经很短的裙子有一点点往上提,肉感流顺地满溢出来,美丽的腿受到了强调。

「咦?」

「在说那个之前,平时的固定联络。学生会选举中,在这里的会议会减少喔。」

「嗯,也对啦。毕竟应该会有很多事要忙吧。」

不过,明明老早就知道有选举活动的准备了,用这种兵荒马乱的方式联络并不像这家伙的个性。会不会是因为深实实参选是预料外啊?

「所以,要讲讲关于那方面的事情。你知道推荐人的事吧?」

来、来了啊这个话题。

「呃——多少知道吧。大概是要负责做演讲还怎样。」

「对,就那种感觉。总之,就是负责在各方面支援啰。」

这时会拋出这种话题就代表……我回想起我那不祥的预感。

「可是,推荐人已经写在纸上交出去了吧?」

「对。但其实更改推荐人的期限是到明天早上为止喔。」

「真、真的假的……所以果然是要——」

那种重责大任要交给我这个弱角。日南的斯巴达作风在这时达到了顶点。

「听我说完。我本来打算让你当我的推荐人……可是取消了。」

「咦?取消了?」

「因为我之前以为会参选的大概只有我而已,那也不会造成压力,我觉得当成对你的特训刚刚好。你想想,你有好好在做语调的练习,本来就擅长『把自己心里想的事情原封不动地说出来』吧?所以我觉得你做得到。」

「嗯,那方面,我想可以做到底限……」

之前,她也对我说过『把自己心里想的事情原封不动地说出来』是我的武器啊。语调也有一直在练习,也有愈做愈好的感觉。

「所以,我本来打算擅自把你写成推荐人,再用先斩后奏的形式发表的说……」

「那样子吓人一跳是为了什么啊。」

有这种莫名非常S个性的家伙好可怕。

「可是,因为深实实也去参选,事态就改变了。」

「……啊啊,是这么一回事啊。」

毕竟参选人应该只有自己,实际上推荐人是有或没有都没差的存在,所以她之前才打算擅自让我担任推荐人来特训。

可是,深实实参选了。

毕竟深实实也算是强敌,如果交给我的话就难搞了,的意思。

「对。比起当我的推荐人,当深实实的推荐人的话,才是比较好的特训。」

「嗯……呃,啊!?」

预料外的话语让我大声回问。

「吵死了。如果练习的成果是那样的话就稍微抑制一下。」

「不,重点不是那个……不是说对手是深实实的话果然还是取消比较好之类的,反而是要我当深实实的推荐人?」

「没错。」

「不,等等,说什么没错。那样子还比较难搞吧?不知道深实实会不会说OK,而且对手是你耶?对抗那种强大敌手的时候,如果搭档是我的话不会不安吗?要是你的推荐人是我,我觉得还比较能演变成不错的平等战斗的说。」

日南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听著我的反驳。

「那么,我这样说比较好吧。」

「咦?」

日南就像在说重要的事情一般,缓缓地吐露话语。

「要是担任我的推荐人,假设我真的输掉的时候,所有的责任,都会落在你身上。」

「——啊。」

对啊,确实是这样。日南输掉这种事是每个人都没有思考过的情况。明明这样却输了的话那就是异常事态,会开始探究原因,结果会有许多人推导到『是那个莫名其妙的推荐人的脸太恶心害的』这样的结论吧。就算是我也很容易想像得到。

那个时候,我就会在不好的层面上变成全校学生中的名人。

「不过,我输掉的情形,只要我没有故意的话根本不可能发生就是了。归根究柢,更重要的是比起跟著我,跟著深实实的话可以增加跟她谈话的次数,当成对话练习。最应该偷学的对话方式大多都在深实实那边,所以那样做是最适合的。」

「……这个我能接受,不过因为我而让深实实输掉就没关系吗?」

日南目瞪口呆地眨了几次眼睛,然后她像是发觉了什么事情似的开口。

「我喜欢深实实,而且她也有很多部分令我尊敬,是重要的存在。可是。」

「哦,喔。」

然后,日南的表情一点也没崩解,就像理所当然般地。

「她不会,赢过我。」

那种不给人机会反驳的风格,我的背脊甚至感受到寒气。

「这、这样啊。」

「所以不管怎么样,跟推荐人是谁之类的都无关。」

因为我知道这家伙私下的努力,所以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反驳。

「不过那种事都没差。因为可以达成对话练习所以要你跟著深实实,这才是最重要的。之前没有想过深实实会参选,所以这次是个很好的机会。」

「啊、啊啊。也是,重点在那边吗?」

的确,如果是那么一回事的话当上推荐人说不定比较好。

「叫你出来就是要讲这件事。因为变更推荐人的期限是到明天早上,所以要你现在去让深实实知道你『想当推荐人』,并且得到她的同意。」

「啊,所以才特地把我叫出来啊。」可是我还有疑问。「要怎样说服她?」

「那种事就自己想想啊。只差该怎么做才会让她有那个心吧。」

「咦,自己想,等一下,那根本是过不了关的游……」

日南轻快地拋下讲著这些话的我,离开第二服装室。我也说著「等、等一下啊」急忙跟了上去。啊啊就只能这样上场了吗。

——然后。

午休要结束时的走廊。我发现了跟小玉玉一起从食堂走过来的深实实。

「深、深实实。」

『深实实』这样的名字要是讲得结巴的话就会变成连续四个『Mi』所以不小心一点可不行。(注5:「深实实」原文为「みみみ(Mimimi)」,同样的发音重复三次。)

「嗯,怎么了友崎?」

深实实开朗地回应我。

「呃——有点话想说……」

虽然最近都有讲到几次话所以没那么紧张,不过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太超出负荷了。

「咦!?什么!?该不会是告白!?」

「不、不是啦!」

深实实咯咯咯!这样开心地笑了。

——我像这样被她一直牵著走的同时,也告诉她我想当推荐人。

「嗯嗯。」

「……也就是,该说那方面我意外地还算擅长吗……」

「原来如此!」深实实微微地笑了出来。「你的心意我很高兴,可是……」

「可、可是……?」

深实实调皮地拋了个媚眼,同时这么说。

「有点靠不住!」

我很棒地玉碎了。不,这是当然的吧!

然后到了放学后。

「喂,日南,那是怎么一回事啊!」

照她说的去挑战之后完全失败了。都是因为这家伙一直催我上场,所以我想既然她都说成那样了,应该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胜算吧?试著把心思寄托在这样的希望上头,可是完全没有那么回事。

「嗯,会变成这样如同我的预想呢。」

「喂!」

这家伙到底想搞什么啊!

「冷静点。毕竟深实实应该有已经选好的推荐人了,这本来就是要你做不太可能办到的事。在我忙于选举的期间,能高效率地累积经验值的最佳方法就是那样了。如果当上推荐人就是捡到便宜。如果没有当上的话,就只能给你课题让你暂时自习啰。」

嗯——也是,原来如此。

「……是这么一回事啊。这样的话就能接受了……可是是这样的话,就要这么说啊。」

「我只是觉得前阵子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你有放水的迹象,所以想要是没有像这样激你的话,你又会放水吧?」

「唔……」

被这样挑明不禁让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可是失败的话,我想想……说到自习期间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让你积极地去跟要攻略的女主角小风香对话,或者跟优铃或水泽聊天并偷学技巧,差不多就这样吧。」

「说得、也是啊。」

「对。那么虽然有点浪费,这场选举中就是自习期间啰。如果有什么事就联络我。然后……星期四放学后应该可以召开会议,下次就在那个时候开会吧。」

自习期间吗?说是这么说,最近已经是就算没有教练也会自发性地做各种事情的状态,所以我觉得应该不会变成完全没有意义的时间。

「我知道了。」

「在发展成什么麻烦事之前,要好好地报告。记得啰?」

「就说我知道了。」

「……这样的话就好。」日南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那么,今天就先这样了。」

「好。」

自习期间,以这种感觉开始了。

* * *

然后到了隔天早上,『选举活动』很快就展开。

「我推荐七海学姊担任学生会长的理由——!其中一点是因为,我与学姊同属田径社,在社团时学姊也总是让气氛热烈起来的开心果,真的会把气氛炒热起来,呃——我觉得她能够像那样子,同样让整间学校的气氛也热烈起来!所以我推荐学姊!还有,关于政见……」

「多多关照喔——!早安——!请大家多多关照——!」

深实实跟看起来是她学妹的女孩子在校门前并列,对学生们说著话。学妹负责演讲,深实实则是跟学生直接接触,十分地热闹。

正在演讲的女孩子尽管是女生却发出很大的声音,抬头挺胸而且笔直站立,举止像是啦啦队一般让校门前的气氛增添活力。应该是紧张吧,有时候好像会不小心讲错话。不过我觉得以高中生来说能那样子抬头挺胸地进行下去就很足够了。想到如果深实实接受我做她的推荐人的话,就会是我站在那里……令我发抖。

「哦——!是友崎啊早安——!」

「喔喔,早啊。」

深实实朝著我大动作地挥手,一边说著「这跟我搭不搭——?」之类的话一边对我强调斜挂在身上的选举用窄布条。还是老样子精神很好啊。

「啊,她是我的推荐人!田径社的学妹!」

「我也是刚才看到,就觉得选她是正确的……我绝对办不到。」

「声音很大吧!我从国中就认识她了喔!」

「谢谢学姊!!我叫山下由美子!!」

「啊哈哈……」

声音受到夸奖,然后就用更大的声音回答的深实实的学妹山下。对于演讲,我觉得声音的音量还有音质之类的东西的确很重要。就算内容很棒但如果没有人听得下去的话也没有意义。关于这点,我觉得山下学妹真的很合适。

「但也谢谢友崎!这种事情很麻烦所以很容易被拒绝……中中他们也是。」

「你、你有拜托中村啊?」

那家伙确实是会拒绝的样子……毕竟这很明显是一桩麻烦事啊。

「有什么事再找你聊吧!」

「啊,嗯,如果跟我聊没关系的话。」

我心里注意著要自然摆出笑脸的同时这么回答。『如果跟我聊没关系的话』这种词汇不是挺有现充的感觉吗?怎么样啊!我想著这类事情的时候说了「那先这样」而前往校舍。中村反而是深实实去拜托他,但我却是主动拜托深实实而被拒绝了,也就是说完全输给中村是无可奈何的。嗯。

进入校门之后走了一阵子,校舍前方聚集一群人的情景就映入眼帘。

在那里进行著的,是帮日南助选的演讲。

「也就是说,无论是谁都能同意,关友高中的超级第一女主角,日南葵同学正要开始塑造这所学校。现在聚集在这里的各位,还有刚才扶起眼镜的你!还有那边!打著呵欠的你也是!都会成为这伟大一步的历史证人!日南同学的智慧!声望!还有这样的外表!哎呀,外表是不是没有关联呢?」

那种用过分夸张又老气的演讲语调卖傻的行为让人群笑了出来。

跟刚才山下学妹那种啦啦队般尽力提高音量的声音不同,明明听起来像是很平常地说话但声音却很响亮。俐落地容易听清楚,而且还很流畅。在那话语中也感受不到刻意装出来的感觉。我认得这个声音。

是水泽。

「说是这么说,但我们当然不是在开玩笑。开心的时候就要开心。该紧绷的时候就得紧绷,这样子的收放是非常重要的。哎呀小早川老师!理科室椅子摇摇晃晃的,还没有修理好吧?会从那种小小的不满开始,以现实性的企划能力,还有能够实现的行动力,从根本开始全部达成的就是日南葵!」

「喔喔~这样的话不错啊~」

教理科的小早川老师很开心地笑了出来。

水泽说话的方式跟出声、加重音的方式都多少带著欢乐的气氛,简直就像是在说相声一般。感觉不到死板的氛围,有著能够吸引人的某种要素。说起来,日南是选了水泽当推荐人啊。也没差就是了。这样看来也觉得没有人比他更适任。

在水泽集合起来的人群旁边,日南直接地聚集著支持者。看起来是吃不开的那一种人的一年级学生,正在跟日南握手。

「谢谢你的支持!」

「嗯、嗯,好的!」

「你是网球社的社员……没错吧?」

「咦,啊,是、是的!为、为什么……?」

「我想说在田径社练习途中,好像有看过你截击的样子!果然没错!」

「啊……啊……」

「再请你多多帮忙啰!」

然后日南放开握住的手。男学生以兴奋的目光注视著自己刚被握过的手,点头之后便紧紧地把手握住。他的心完全被夺走了。不,吃不开的人被日南那样对待就是会变成那样子喔。

说是这样说,不过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做的。我觉得,她总不可能掌握全校学生的社团活动,可是似乎有在做接近那程度的事情啊。仔细一看,虽然人数是个位数,不过已经有几个人排队等著跟日南握手。这是怎样啊,不就真的是偶像了吗?我斜眼看著那副景象,通过人群的侧边,进入校舍。然后我这么想。

——这样子,的确没有谁能赢过日南啊。

抵达教室。我遵守著自习的课题,对泉搭话。

「你有看到校舍前面吗?日南那样。」

泉充满精神地转向我这边。

「有喔有喔!很厉害耶,人群聚成那样。」

「那样子太强了吧。」

我老实地把感想说出来。

「嗯……」

她一边同意,一边露出好像在意著什么事情的表情。我有一瞬间想问她是怎么了,但恐怕是……她想到了在很近的地方,一样进行著选举活动的深实实吧。

老实说,不管谁来看都会觉得没有胜算。这并不是因为深实实不行,而是日南强过头了。虽然跟她只有短期间的交集,不过深实实的社交能力跟声望,还有她的性格。如果这间学校没有日南的话,我觉得她甚至有可以游刃有余地当上学生会长的器量。可是,对手太猛了。

「啊,比起那件事,这个!」

不知道是不是有所顾虑而转变话题的泉拿给我的,是我之前给她的坏掉的马表。

「哦!这就代表!」

「小小的跳跃,我完全练成了!」

泉一边有力地举手敬礼一边说。不知道她为什么表情有点怪怪的,是因为害羞吗?

这个状况,应该说什么才对呢。我思考著要怎么做而回想水泽的对话。

——这种时候,说说看这种事情的话,不就挺像现充的吗?

「脸好怪。」

「好狠!」

变成了感觉好像很要好的对话!好厉害!水泽好厉害!

就像这样一点一滴地试著各种做法自习的话,看来自习期间也会变成挺有意义的时光。附带一提,后来的对话中,泉说了「我会努力!」的时候,我又像水泽那样用「声音好吵!」这样的话戏弄她看看,后来她就说「啊,抱歉」而且很平常地消沉下去了。嗯。该精进呢。我才抱歉。

如此这般有空转也有努力而来到了放学后。

今天也没有会议,说是这样说,但其实也没办法做什么对话或者语调之类的练习,所以就想说难得直接回家看看,做细微的表情练习好了。走出校舍的时候,发觉深实实在那,一个人进行著选举活动。

为什么会一个人呢?

真没办法,有新的自习课题了啊。我以硬派的感觉想著这种事的同时,对深实实搭话。

「你在做什么啊?」

「哦,是友崎啊!请多多参考——!」

深实实对我递出一小张纸。

「……政见。」

我收下后,发觉各种不同的政见印在一张纸上。是这种感觉。

第1点、实施寒暄运动,以令人觉得舒服的学校为目

标。

第2点?设置意见箱,以采纳学生的意见为基础,

目标是塑造更好的学校。

第3点?努力扩大福利社的商品

第4点?计画扩大运动会的规模。

「如何!?」

「就算你问我如何也……」

老实说,有令我在意的点。倒不如说,是会觉得她怎么没有注意到那个地方的程度。可是那并不是什么好的层面,所以我因为不晓得指出来是否比较好而迷惘。

「这些政见,友崎你觉得怎样!?很有魅力!?」

该怎么做呢?

如果不说出来,我大概也没办法想出什么好藉口应付过去,应该也很难好好地补救吧。大概会变成奇怪的感觉。

可是,如果只是把现在在想的事情原封不动地说出来,那就做得到。我原本就只擅长那方面,现在还可以在那之中加上语调跟表情。

「嗯——」虽然迷惘,我还是把那点说出来。「与其说政见嘛……重点是写法。」

「写法?」

深实实用完全没有头緖的那种表情看著我。果然是那样啊。

「你看看……比方说这边。」

我冷静地指著「4」的地方。

「这个。」

深实实认真地看著那里,然后说了「咦?很普通嘛」而凝视著我的脸。喂,这样很近喔。这种现充才会有的距离感。端正又端整的脸就在眼前。我一瞬间整个冻结。

「呃……对,只有这个是半形……大小不一样吧。该说是宽度比较窄吗?」

「……啊——!真的耶!友崎好厉害!侦探!?」

不,只是对电脑有一点熟而已。

「还有……这里也是吧。」

我指著『第1』后面的『、』。

「嗯嗯?」

-->">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