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11 因为是魔王的女儿5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外传01 番外11 因为是魔王的女儿5

美国东海岸海上。

那裡有大型的货物船停泊著。是非註册的货船,沿岸警备队马上调配人赶到去,但是没有反应。暂时继续呼吁警备队,所以现在没办法,,警备队要上去那只非註册的货船了。

那个时候,货物的甲板上出现了复数的人。警备队不由得停下动作,那些男人们呼叫起来。但是,那个男人是不作反应,一口气拆了盖在甲板上的货物上的胶布。

“啊,那个傢伙,傻了吗!?”

警备队中的一个人一边吐脏话一边脸青。那个也是应该。拆掉的胶布酪出来的,是导弹的发射台。同时,男人们————恐怖分子们从甲板探身出来了。那些人手裡,是警备队也看惯了的武器。

“啊,蹲下去”

警备队的队长的呼喊,一齐扣下扳机的同时。可怕的爆炸声音连续不断响起,[ポシュ]发出这种愚蠢声音的步枪配备了榴弹发射器,警备队的船被毫不留情的连续攻击。

几个人中弹了,发出悲鸣在警备船上倒下了。顺便,驾船室也爆炸起火。

当然,另外的警备船也反击,但恐怖分子的攻击比想像中更激烈,也不能靠近。也叫了军队的支援,但最终,在向那个城市导弹发射之前是否来得及……

“该死,阻止它啊。住手啊”

警备队的几个人在呼喊。他们所爱的故乡沿海城市,现在确实即将要被破坏了。如果考虑导弹的射程的话,沿岸的城市的话无论哪裡都能瞄準。那裡是熟人,朋友,恋人,或者家人也可能存在的。

但是,毫无怜悯地,机械运转声响起,导弹瞄準沿岸的城市去,然后对準……发射了。

复数的发射台,合计六枚导弹向城市飞去。

“啊……怎会这样”。

有人用悲壮的声音嘟噥著的。

然后,导弹越过沿岸,认為就那样飞向城市的中心的瞬间,

ゴゥッ!!

黑色的闪光将天空撕裂。除了SF以外没看过的,极大的激光,突然,由货物船后方飞出的。

黑色激光就这样从右端把导弹一瞬间吞下,就那样在横(侧)横砍上(裡)横砍消灭了全部的导弹。

多的事情目瞪口呆的,警备队恐怖分子也一样。他们简直像那样[ギギギッ] 忘了加润滑油的机器一样的动作,把视线投向了激光飞来的后方。

於是,在那视线的前方,海像山一样向上升起了。然后,从那裡出现了……

“GO,GOZIRA!!”

龙化了提奥。绝对不像ゴジ○(哥斯拉)。不过,也有那种会不禁会令人联想到它的威容。纵向裂开了龙眼和艷丽的漆黑的鳞。成排的利牙。那样的怪兽,在海中上浮起出现!

提奥,就那样张开翅膀飞行,在张开口发呆的恐怖分子们面前降落了。然后,无视他们的哀鸣声,用那锐利爪子把货轮的船体,一口气抓下去。

一边悲鸣,用步枪和榴弹向提奥射出的恐怖分子们。跟怪兽战斗,在某种意义上是个宝贵的体验,但是,只有一方受伤害的事实就在恐怖的表情显露出来。

《愚者们。稍為,冷静头脑為好》

突然,从天空传来有威严感觉的声音的瞬间,船体被猛烈地扔开了。货物船上,甲板上的恐怖分子们好像撒播点心碎一样向海裡掉下。跟轰鸣声一起,船体碎成两半。

《那个,想听取事情经过,所以有手下留情》

再次声音响起,剎那间,从什麼都没有的空中有雷在货船中落下了。轰鸣声和闪电蹂躪著海岸。货物船内部的恐怖分子们也不例外,被盛大的电击电晕倒了。

紧接那个之后,微弱的声音迴响了。那是飞机发出的飞行音一样的东西。回头看的话,看到一发大型导弹正飞来。

其实,在海面上,有装载了长射程的导弹的船在待命。沿岸的货物船城市攻击是诱饵来的。

《暖暖的。一起消灭掉就好了》

那样的攻击,是打不进去的。这样的宣言的提奥,[ガパリと]地打开了顎门(就是上下顎)。在那裡聚焦著黑色毁灭的光。

之后,放出第二次的龙的咆哮。一瞬间到达了导弹的龙息,爆炸都没起就把导弹消灭了,更向数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停泊的船袭击了。

龙息就如子弹般在咫尺之前,乘船的恐怖分子们,看著迫近了自己黑色的墙。连对自己的神祈祷的空閒都没有。莫名其妙的黑的光辉的墙壁迫近了的紧接之后,连同意识一起,全部吹跑了。

放完龙息的提奥,侧目看见警备队们在吓瘫了,用再生魔法治愈其受伤的。已经气绝(晕倒)的人,也用魂魄魔法像苏生一样治愈。

被黑色的光包围,同伴的伤口癒合的情景是如何脱离现实什麼的。

在警备队们的眼中,由纯粹的恐怖取而代之的是敬畏的开始了。

《守护者们啊,变强吧》

提奥留下那样的话,再次开始潜入海了。

一心一边凝视著那个伟大的身姿,警备队们敬礼欢送。不管多麼脱离现实,对方是异形的存在,被守护,被救,被赠送了重要的话语。每个人,阻止对提奥的身影消失為止的敬礼的人一个都没有。

然后,以极大的敬畏和尊重,叫了他的名字。

“谢谢,GOZIRA”

中东的某个国家的荒废城市。那裡是目前美国军队驻扎。捕获恐怖组织干部们,附近的城市的人道支援。

平时的话,傍晚的这个时间,会警戒恐怖组织的袭击,一天两次的配给时间,对水和粮食问题,或者為了治疗受伤的军队的医疗设施和当地的居民们在拥挤著了。

可是,现在,

“东门请求支援。有大量负伤者。Delta和Zeta都孤立无援”

“第二部队人员回来了”

“西门出现是敌人的坦克。正受集中炮火攻击。要求空中支援”

“谁来啊,有三人被打败了。指派卫生兵来啊”

“南门,已经保不住了”

美国士兵们的怒吼,被可怕的枪击声,轰炸的轰鸣声所淹没。

这个城市的美国驻军基地,现在确实,正在接受恐怖组织的大规模攻击。

城市的一些建筑,并利用栅栏和带刺铁丝等包围了据点,城市的从东西南北同时受进攻,受到袭击时,正在当班的人们已经有几个人被捲入并进赴黄泉了。

勉强避免灾难的人们就进去基地的深处避难,美国士兵们立即应战了,但恐怖组织集结了最大战力去那样的猛攻,处於被动的美国士兵们陷入苦战的状况了。

“该死,支援还未到啊。这样下去……”

这个据点的长官。アーマンド?アシュトン,在指令室的桌上的[ドンッ]一声一拳打下去。对敌人部队空袭的攻击,但已经他们距离自身据点的太近所以做不到。另一个隔壁镇有个师团规模的基地的地方,到达这个城市最快也要二十分鐘的时间。战斗直升机就更会早吧……但除了崩溃防空武器的话,否则就太危险不能有效的援护吧。

最终,支援来到之前,只能维持防卫这个据点……アーマンド眉头面目焦躁,下巴的不快汗水被粗暴地擦拭了。

那个时候,可怕的声音袭击指令室,从天花板劈裡啪啦落下沙尘。不禁快要跌倒了アーマンド,抓住桌子挣扎,一边“发生了什麼!?”提高怒声跟通信机说。

从其无线,进一步加深アーマンド的焦躁的通信传进来了。

“敌人,在多数的地方有无人攻击机!现在是南侧,轰炸————”

“蠢蛋,那些傢伙到哪裡整装著。那样的信息是没上来了!情报部在干什麼!?”

通信中断了,アーマンド一边明白不应该在这样的情况,但一边禁不住说出骂人。马上下了指示……指令室裡谁都,在脑海裡浮现出“全灭”二字了。

然后,アーマンド,放置居民,强行突破从城市逃脱,但能做到那个可能性低,没有在异国他乡进军的大义也理解有可能会失去军队的危险性的同时,需求做决定的那个时候,听到[呜呜]这样不吉利的风切的声音。

“啊,全体,扒下。”

アーマンド的一剎那下指示,週围的士兵们脸苍褪色的表情贴在地板上。之后,非常可怕的衝击和轰鸣声向アーマンド们袭击了。就像被放入搅拌机搅拌似的意识被动摇。

“啊,谁来,报告状况”

アーマンド厉害耳鸣和疼痛的额,按著头总算起来向週围围绕视线。然后,天花板的一部分倒塌,部下的几人被压住的光景,外壁被吹飞暴露著外面的景象。

蹣跚的脚步走出外面的话,南门大量的黑烟上升,看见了。然后,敌人的坦克部队,大街上的汽车把人类,看见好僕要踩碎虫子走过了。

南门被突破。最终,进行防卫的部队怎麼样了?……

“……全体,尽可能继续维持部队,各部队长可判断撤退。放弃这个据点。以匯合这边的第三大队為目标”

对通信机这样说著的アーマンド,安静地一边看对面大街的无数的坦克一边轧死人,一边露出了苦笑。一諤取笑自己多麼无力无能。

然后,在前面跑的坦克,那坦克砲塔正对著自己,正确是指向了指令室的地方,看到最后明白了。

“……与恶鬼同在。我是无能,但是我的国家不同。总有一天,神的铁鎚————”

ドゴォ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ン!!

アーマンド最后的话语,被可怕的衝击遮过去的。坦克的砲击的————才不是,而是那个坦克,被长度有三米漆黑桩子刺中了声音。

“呼呃?”

アーマンド有著这个名字的大叔开始洩漏糊涂的声音了。

惊愕是理所当然的。恐怖组织的坦克部队也停止运动。

战场上的时间停止中,那漆黑的桩子上,到底从哪裡来的呢,一个人的青年有工作人员和著陆了。年轻的,东洋系相貌的,哪裡看都是个青年。把坦克用桩子插上站在上面,如果没携好像对那个双手大概是活人快不能拿了巨大兵器一样的东西。

谁也,停止运动中,那个青年————阿一,肩上扛著Pile Bunker,右手随手垂下加特林电磁炮,却彷彿让像流氓一样的表情开了口。

“那麼,现在开始蹂躪,有投降的傢伙吗?好吧,没有啊。那麼,去死吧”

之后,枪击声和轰炸声音噪音充斥鼓膜的战场,不知為何隔著通讯机也像现场一样真切的听到这句话,アーマンド,还有恐怖分子中的几个人“通俗来说,这应该是一开始说的吧!?”在心中不由得吐嘈了……接下来的瞬间,那样心中的声音被吹跑了。

跟字面上意思一样,战车部队被一起吹飞了。

[ドウッドウッドウッドウッ]连续的重低音,[ドゥルルルルルルルル]这种独特的旋转的声音。这看到,被连射的Pile Bunker的桩子,像流星一样的眾多的闪光撕裂天空的鲜红的子弹群。

每秒六枚,重量二十吨的桩子以坦克炮威力来看像玩具一样,不断贯穿坦克把裡面的成员粉碎,加特林电磁炮,把建筑物像废纸一样的瞬间变成破烂垃圾,把在那对面的恐怖分子的步兵们毫不留情变成肉块。

“投降了。请你停止”

坐坦克的几个恐怖分子举起两手出来了。像殉教的精神啊。所以,意外地,很老实。然后,投降,被告知投降的阿一,

“誒?你说什麼?”

就像哪裡的galgame出来的难聴系主角一样说话,一边也什麼都没听到,就这样的样子继续射出Pile Bunker了。坦克衝击被吹飞到空中。说投降宣言的男人,就压在那裡成為扩大了的红色斑点。

“為,為什麼。不是听到那个傢伙投降的吧!?”

恐怖分子的一个人,对阿一的不讲理喊出来了。而且对於阿一,还是没什麼好回应……

“恐怖分子不能谈判。这是国际常识。你不知道吗?”

“投降宣言,不是交涉吗!?”

过分的话,过分的发言。但是,恐怖分子已经提不出第二次的反驳,受了电磁炮的扫射,只能变成肉酱。

“切,简直像虫子。[うじゃうじゃ](虫子飞行的声音)和数量真讨厌。麻烦死了”

突破了南门恐怖组织的最大地面战力应该是坦克部队,跟字面上意思一样,被阿一秒杀,用了加特林电磁炮和Pile Bunker,就这样把建筑物的墙壁踢到飞到屋顶,更进一步,再沿著城市中最高的建筑物到达了该屋顶。

这样的情景,半笑看著的アーマンド,

“……看起来,救我们的不是神,而是来了个恶魔,似乎”

这样嘟囔著的。

阿一,从屋顶上用“アグニ?オルカン”放出大量的导弹,那火线像蜘蛛的巢一样覆盖在城市的天空,把无人驾驶飞机击落,顺便在城市的各处盛大的迴响轰鸣声。

此后,把大规模进攻的恐怖组织的军队歼灭的阿一,顺便,随意地用在轨道卫星上利用空间魔法的隐蔽状态放飞的卫星型神器“ベル?アガルタ”(被授予再生魔法的照射型的光线,把地上的东西恢復。远离的地方,也可立即能治疗身体内部),用smart phone啟动治癒了美国士兵们。

应该死了的部下们復活(过了长时间的人是不可能的了),敌人部队淡然地化為灰烬,拷问著几个恐怖分子,打听到想知的事的阿一,好像什麼事也没有就这样放置现场消失了,アーマンド已经只能笑。

回国的他,神的虔诚信徒灭亡了,胡乱地开始对恶魔有兴趣的事,家人同事们也盛大伤脑筋的事情……那是另外,其他的故事。

另一方面,袭击了城市的恐怖分子的几个人,现在,恐怖组织的干部们的地方打听到的阿一,向那个地方转移。

那地方似乎是首都的高级酒店套房。是很多市民的地方,是没有空袭等等被攻击手段的这种可能性的安全想法吧。

好像整个借一整层作為据点,以刚才豪华的部队的事也考虑的话,相当资金实力雄厚。那个的联繫,实在是令人在意的地方。

前台无视,直接转移楼层的阿一,就随便地在走廊前进。然后,保安一样的男人们立即拔枪————但更快的被隻枪打在地板上了。

一边确认房间中人声嘈杂的样子,阿一,用流氓踢把豪华的门击破。未几,就很快就有无数子弹打过来。适当地用左手挥走它们,一边冒冒失失地进入房裡的阿一,

“你是什麼咕嘟啊!?”

首先,把像恐怖组织的高层的大叔流氓踢踢飞。大叔正想说一些什麼的,但口被堵了所以不知道说什麼。恐怖分子,都是敌不过年老吧。

大叔周围的人,打算对阿一开枪的,但还是阿一的打耳光压倒性的快。门卫全员都艺术性地在空中旋转十二圈之后击沉在地板上,陷入墙壁上,天花板上失去意识了。

“那麼,大叔。你,是这次的恐怖袭击的主谋者吗?”

“啊,咳,你是————”

[メキョ]向大叔的心口踢去本日第二次的流氓踢了。践踏不堪入耳的悲鸣呕吐的大叔,阿一打落水狗一样地转动著厚鞋底和践踏。

“嗯,你是否真的主谋什麼,其实是怎样也好。我要你们的资金援助的大混球的情报。”

“不给你看!”他快要出来了的事,资金援助了企业和人物打探出来的阿一,[ゴリッ]向大叔的额头按著ドンナー的枪口了。

“等一下,你对这个革命的意义,知道吗?美国削弱————”

“啊,这是好啊”

ドパンッ

开始讲述伟论的大叔的头部被炸飞。对本身不知道宽恕这个词的阿一的所作所為,残餘的干部们战慄后退的。

阿一,对那样的干部们,把ドンナー放在肩膀一边咚咚地回头看了。干部们,给钱,女人也什麼都喜欢的东西是想準备,拼命地乞求饶命,

“我说啊,你们,对我的女儿和她的朋友试图公开处刑了吧。说不知道这样说不通啊?恐怖活动是那样的吧?无差别地,把自己的情况强加在人家身上,而其中怪物的亲人。所以,你们去死吧。就只是那样的东西。或者想一边愚蠢的事已失败了,去死吧”

然后……这一天,从这个世界其中一个,而且最大的恐怖组织被消灭了。姑且,干部中的两、三个人破破烂烂的状态下被扔掉在美军驻扎地,平安(?)被回收了。

南雲家的客厅中,阿一们享受茶,一边看电视的特别节目。要说什麼特别节目的话,那是当然的,是前几天在美国发生的恐怖袭击,在现场发生了许多的奇蹟。

主持的男性,用哪裡的兴奋的表情和声音节目进行。

“那麼,那天,卑劣的恐怖分子们引起了眾多的悲剧,会在歷史上残留奇蹟的存在使其改变了。眾多的死伤者被神圣的光芒治愈,坠落的边缘客机被黄金之光的守护,被公开处刑前的人质们被跳踢和巨大的铁鎚吹跑,一把刀就把总统拯救了……她们到底是什麼人啊?。不,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国家的隐匿的特工?这样的见解也有,但是,无论如何,不认為是人能做的所作所為。简?直?是?神之御业!目击了她们的不少人都异口同声说。”

主持的男人,在那裡充分安排了,

“她们,正是在这世上降临的“女神”。”

香织和雫伏在了桌子上。耳朵红色。阿一有取笑的,是节目过渡到对目击者们的採访录像。

被炸毁了机场的救援活动中了救援队的青年,用兴奋的样子回答的採访。

“誒?她的原形是什麼呢?还用说呢。女神啊。慈祥的女神。如果可以的话,想知道你的名子,不过,不,那也诚惶诚恐的事吗。无论如何,那位是,过於美丽,高贵,温柔的。对那受伤的人们照著光,是多麼神圣?。那是————”

採访中途中断了。一定,不理不管什麼时间都说这样的事吧。主持的男人把画面切换。

“相当兴奋啊!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缠绕著白紫罗兰色的光,美丽的翼,照射出死者都復甦癒合的光。与此同时,复数受恐怖袭击的现场,都几乎同时出现,温暖的光,保护了人们。无论如何,是人不认為的存在,人们在某的暂定称呼。但值班组,都认定那个通称。那麼,工作室的各位,还有,在电视前的你,称讚那个伟大的存在吧!他的名字是————慈爱的天使!”

“““慈爱的天使!!!”””

香织轰沉了。也有塞住耳朵蹲下,进入了少管閒事唯我独善身的姿势。看来已经到达了羞耻心的极限了。

月立刻露出抖S的表情,香织起来不让其他人看电视。[イヤイヤ]的香织,[うりうり]的月斜楞眼睛,阿一们继续看接下面的介绍中映出的节目。

接下来登场的是、西海岸的警备队所属的部队的队员们。他们,对拯救自己,还有从导弹中守护城市的存在,一边指手画脚地一边兴奋地谈及了。

并且,异口同声说,那是————

“““是GOZIRA!!”””

和。

“為什麼的话----!!从哪裡看怎麼看也是龙吧!?不是大家最喜欢的传说中的存在的吧!?為什麼,要说是虚构的角色啊!!”

提奥也起来抗议的提高了声音。但是,是抱怨电视中的队员们口中“谢谢,GOZIRA!”“我们不忘记GOZIRA”“GOZIRA炭,哈哈”“GOZIRA FOREVER”盛大地称呼提奥= GOZIRA。

“啊,难道真的GOZIRA了呢!那个,跟天使和同时出现,救助人们吶……世界是很棒!大家也不这样想吗!?这是会来临吧,绝对来哟~。GO、ZI?RA热潮!!”

主持的男人的情绪就得意洋洋。然后,已经预料到,已经把ゴジ○(哥斯拉) 商品关联的公司的股票一个劲地买的阿一和愁也得意洋洋。

接著的採访对象,是中东驻扎军队的上校了。大佐,把袭击了自己大规模恐怖组织的军队歼灭的存在,是什麼人的提问,以虚无的微笑回答了。

“呼。还用说,恶魔————不,魔王大人”

阿一把红茶喷出来了。不,确实被称魔王為乐,但是没想到在地球上竟然被断言那个通称……让面部抽筋了。电视中的大佐,把阿一如何毫不留情的无情,不讲理,压倒性的,人好像垃圾一样呢热烈地谈及了。彷彿,迷上恶魔一样。

“哦,就是以上,总觉得有快要成為禁止播放的预感,对大佐的採访就到这裡左右吧。正要在意他的今后,但!那麼,只有一人恐怖组织的一军击退了的他,女性粉丝激增。映像不知為何全部不显眼,虽不知道他的容貌,在世界中的女孩,对那无情的似乎都眼睛都变成心形了。目前,已经有粉丝俱乐部了呢!”

主持的男人“羡慕!”情绪高涨的呼喊,反而身边安静的,然而冰冷的视线扎入阿一了。阿一用不注意到的样子,一边再把红茶送入嘴,

“但是,在男人中的人气也没有让步!世界中的同志们,眼睛也变成心形。真哀悼的啊!”

“BO”

阿一再把红茶喷了。然后,被[ガチムチ]胡乱忸怩作态和娇声娇气“女生”们的飞吻[バチコンッ]的声音和强烈的眨眼的画面也撃沉了。[ゴンッ] 好像发出很痛苦声音突然伏在桌子上。

香织, 提奥,阿一,三人受到质朴伤害的时候,目击月的飞行员,觉醒萝莉控的发言,主持的男人立刻遮住了,最后总统出现用骑士形容雫,更甚暴露恶作剧般的总统官邸的护卫官们成立黑髮的骑士爱好者俱乐部,雫的盛大脸红,又有这样的事。

“信息操作和认识操作,通过网络已到世界规模了,所以谁也不懂是我们吧……但结果,是我们受伤害”

阿一,总觉得好像累了的话,拯救世界的餐室中南雲家的各位,苦笑著点头。

“这麼说来,繆。之后,朋友是怎麼样的?不过,那个时候,在现场的孩子们,认识繆的……只有纳塔利娅是认识孩子被欺负了。那样没有问题吗?”

那一天,繆救了孩子们,只认知是金色头髮的少女歼灭了恐怖分子,那个是繆的事所施放的忘记的措施。银色的筒状的神器一闪。是从宇宙人保护地球的黑衣人特工御用的那种。(MIB不用多说吧)

只是,纳塔利娅方面,除了繆的希望,本人也强烈的希望不做认识操作。纳塔利娅本人对繆的事,约定决不洩漏,如果想要了解繆的事,又有谁想纳塔利娅有什麼打算时,她真实的适当的敷衍接过手中的神器。

“嗯,没问题的。但是……”

“但是?出了什麼事了吗?”

“嗯,也许是心理作用吧,不过,纳酱的繆的眼光好像改变了……”

“……如何?”

“简直,看希娅姐姐的时候的アルテナ先生一样的……”

“繆,现在马上,把跟纳酱缘分是好好的切断吧。”

“没关係的。温柔地抚摸就变成满足的表情,之后马上就会回到平时的纳酱”

“……这样啊”

阿一无法形容的表情。希娅向,繆说“繆酱,不知不觉间,已经超越我的?……”和战栗的眼神。繆是似乎正在行上“不踏实的人”的台阶。

“啊,对了,爸爸。埃米尔,也有好好的闪一下吗?”

“啊?埃米尔说谁不知道,在场除了纳塔利娅以外的孩子,全体人员,确实都闪了。怎麼了?”

“……埃米尔君,不知為什麼,还记著繆的事。那个时候,虽然不知道战斗时候的繆,但却记得我是纳酱的朋友的事,好像一直想跟纳酱见面想要联繫来似的。纳酱都拒绝。”

“……吓”

好歹,埃米尔少年,没有忘记那一天战斗的妖精先生。只记得繆奇怪的情形,似乎想再次见面。那是,是什麼样的感情,应该是无聊的东西吧。要说的话,是ボーイ?ミーツ?ガール(boymeets girl)这样的。

察觉到这点的傻父亲阿一爸爸,发出更加低沉的声音。接近爱女的害虫又增加一隻了?还有。上了小学之后,靠近是繆的害虫日益增加。

埃米尔少年,会怎样做呢,阿一爸爸开始这样考虑,不知為什麼就胡乱高兴的繆,兴奋地坐上阿一的膝盖。然后,那裡。什麼事一边微笑著,抬头仰望著阿一说。

“不必那麼担心,繆,一直是爸爸的繆的”

“噢,那就是,丝毫没有想对那小子做什麼的……”

“爸爸,我知道这是说”

“……”

阿一露出困惑的表情了,月们露出求助一样的目光,在那之前,繆的小小的手抓住阿一的脸颊的两侧向自己的方向固定了。

然后,哪裡的谁让人联想起艷丽的微笑著,

“永远,最好想到是没有办法逃跑”

“……”

说了那样的话。

阿一想。繆是,在这五年裡,月的魔法,希娅的体术和战槌术,缇奥的打鞭子术,香织的双剑术-->">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