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6-3冒牌货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六卷试看 6-3冒牌货

在足以紧紧缠绕身体的浓雾之中,出现了毫不犹豫的前进着的人影。

是阿一一行人。

以希娅为首,阿一等人正向着大树前进。在抵达菲尔卑尔根后的隔日,正好是通往大树的道路周期性开启的日子。

待在菲尔卑尔根的这段时间里,阿一他们也遇上了各式各样的骚动。不过和平时相比,都还算在稀松平常的范围内,所以也说不上是什么骚动。

主要是,光辉和被解放的奴隶(女性)之间的种种,纠缠着阿露缇娜的男性亚人们和阿一之间的种种,龙太郎和亚人族的武者之间的种种……诸如此类的事情。

途中,树海的魔物如约定成俗般的从雾中奇袭而来。可是不只阿一,连月、希娅、缇奥以及哈乌利亚族都视若无睹。将一切交给了光辉他们。既然不晓得【哈鲁森纳树海】大迷宫准备了怎样的试炼,那就让树海的魔物来帮他们热热身吧。

不过,由于树海的雾会扰乱亚人族以外的种族的感觉,和【奥卢克斯大迷宫】可以明显感知到魔物攻击的战斗不同,光辉等人稍微陷入了苦战。对上充分活用了浓雾、从空中反复降下攻击的魔物,龙太郎等人明显感到焦急。

「……那里!这边一只……还有那边!」

其中,混在光辉等人之中的香织,不停的反复战斗。

香织因为至今还无法将诺茵特的身体灵活运用而做着自主训练。姑且,浓雾对诺茵特的身体貌似没什么影响,用来做感觉的调整和熟悉诺茵特的战斗经验以及技能的演练是再适合不过了。

这时,闪耀着银色光辉的双翼随风飘舞,绽放出疾飞的银色羽毛击退魔物。对银色羽毛的操纵好像相当上手了,有如自动导弹般追击魔物,瞬间将其分解?消灭。

「呀!」

不只如此,接着伴随呼喝声穿越了银色羽毛逼近的魔物,也被散发银光的大剑华丽的一刀两断。

要像诺茵特那样自在地挥舞双大剑目前还是很难,但如果只用一把的话倒是绰绰有余。至少是能够自称【剑士】也毫不丢脸的水准。

「好像很习惯了呢。每天,明明只是每天和月吵架而已吧」

「……规格异常。看来不能再随随便便了」

阿一「呼~」的一声吐了口气,看着解除了对敌警戒的香织的身影,自言自语的嘟哝着。

虽说诺茵特的战斗能力本来就有着足以让阿一陷入苦战的水平,但考虑到香织将魂魄转移到诺茵特身上也不过十天左右,这样的成长速度已经是相当惊人了。在香织的努力下、很快就能到达和诺茵特相同水平的战斗能力了吧。

「没这回事,魔法还不到能在实战中使用的程度,如果不够集中的话,也无法发动分解……从月身上连一回都无法胜呢」

貌似听见了阿一和月的谈话,无法妥协的香织噘起了嘴。宛如只想尽快变得更强,想得令人着急……那样的心情在脸上一览无遗。

「……香织。你在说什么啊。大幅超越我们的身体素质,银色羽翼和分解这种凶恶的能力、全属性适应性以及无咏唱无魔法阵就能发动魔法。连剑术也好像开玩笑般无止境的进步,甚至连要塞级的防御力和能及时治愈伤口的洗练的回复魔法都完整的继承下来了……作弊什么的已经无法形容你了,根本就是角色设定出现了Bug啊。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惊讶的雫从客观的角度品评着香织这规格外的实力,感觉到自己确实有点像怪物,香织眼神游移了。

「可是,还是赢不了月和希娅……如果我是Bug的话,那阿一他们是?」

「……只能说是……难以名状的什么东西……」

雫露出为难的表情等着阿一他们接话,结果,好像什么都没等到。光辉向那样的雫打了招呼。

「没问题的,雫。如果能通过大迷宫的话,我们的实力也能更加接近南云。不、考虑到南云的天职是非战斗系的这点,我们一定还能变得更强」

「啊啊。入手未知的魔法也是种乐趣呢」

「嗯、一起努力吧!」

阿一强悍的主要原因并非来自于神代魔法,不过,忽略了这点的光辉握紧了拳头。连龙太郎和铃也都干劲十足的。

「大家看、到了哟~」

光辉们燃了起来,希娅一边回头看一边传达着抵达大树的消息。追着消失在浓雾另一端的希娅的阿一等人,也进入到了这个无雾的空间。前方是曾经见过一次的、依旧巍然耸立的枯萎巨树。

「这就是……大树……」

「超大……」

「很……大啊……」

抬头仰望,仍然看不见大树的顶端,如同一面墙那样的宽度,使得光辉等人不禁开口哑然。一定,自己第一次见到时也是这样的表情吧,阿一和月看向对方露出了小小的笑容。

阿一一边拿出已经完成攻略的大迷宫的证明,一边朝着大树根部的石版走去。石版跟以前没两样,七边形的各个顶点各自描绘了代表七大迷宫的图纹,在它的背面有着可以镶嵌证明的凹槽。

阿一蹲下靠近石版,同时在手上把玩着五个证明,光辉等人也总算从大树的威严中解放,回过神来一同聚集到阿一身旁。从这里开始是无论发生何事都不奇怪的真正的魔境。绷紧精神,阿一用锐利的视线扫过光辉他们。

「卡姆,接下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你带着哈乌利亚族离开吧」

「了解、BOSS。祝您武运昌隆」

在与菲尔卑尔根的谈判之中,确定了大树以南一带作为哈乌利亚族的土地而跟来的卡姆等人,尽管对阿一的言词稍表遗憾,还是决定整齐一致的敬礼之后便【咻】一声的散去了。

确认卡姆一行人离开以后,阿一慢慢的镶嵌上作为【奥卢克斯大迷宫】攻略证明的戒指。隔了一拍,石版上淡淡的文字开始浮现出光芒。

【四个证明】

【再生之力】

【编织羁绊之路标】

【以上皆有者,新的试炼之道将被开启】

「这个也和之前一样。证明……用除了【神山】以外的其余四个好了」

阿一一面嘟哝着,一面在石版凹槽处镶嵌上各自对应的证明。【莱森的戒指】【古鲁恩的坠饰】【梅鲁吉内的硬币】……

每镶上一样、石版发出的光芒就会随之增强。在镶上最后的硬币之时,那阵光芒如同被解放一般从地面爬上大树,使得大树本身发出了盛大的光芒。

「唔?大树也冒出了图纹呐呀」

「……再来是,再生之力?」

缇奥富饶趣味的自言自语、大树枝干浮现出七边形的图纹。月快速地迈开小碎步接近那个发光图纹,轻轻的触碰图纹发动了再生魔法。

不久,

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和至今为止完全无法相比的强烈光芒包围了大树,月的手所触碰到的地方,出现了好像波纹般层次的光芒开始扩散着。

散发璀璨光芒的大树,有如从根部汲取水分一样,让光芒充斥各个角落,慢慢的找回了生命。

「啊,叶子……」

希娅,出神的看着生命力与时渐增的大树,用手指指向头顶上开始零星萌芽的树枝上的叶子。彷佛,看见了生命诞生的刹那,无法言喻、不可思议的感动,在注视着这一刻的阿一等人面前,大树一股作气的茂盛成长,取回了那鲜明的绿色。

稍微增强的风让大树嘈杂了起来,周围的叶子互相摆弄发声。下一瞬间、突然,正面的树干宛如干裂一般向左右辟开形成了个大树洞。是个足够容纳数十人的大洞。

阿一一群人看向彼此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踏入了巨大的洞穴之中。

阿一有点担心的事————实际上并未参与四个以上的大迷宫攻略的成员会不会无法挑战树海的大迷宫?关于这点,似乎是杞人忧天。毫无悬念的,全员都顺利的进入了洞内。

恐怕和其他大迷宫一样,【如果你想进入,那就放你进去。不过,完全不保证能让你活着出来】这样的宗旨。

阿一环视了一圈。但是,洞里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个被一个穹顶所垄罩的巨大空间。

「这就是终点了吗?」

光辉有些讶异的嘟哝着。

接着,洞的入口有如倒转般的开始关闭了。

来自外头的光源渐渐变细。阿一喝止忍不住开始惊慌的光辉。在入口完全关闭、被黑暗所包围的洞中,月为了确保光源瞬间举起了手。不过,没有那个必要。

因为,出现在脚下的巨大魔法阵发出了强烈的光芒。

「哇啊,这是什么!」

「什么什么!这是什么啊!」

「不要骚动!是转移系的魔法阵!在转移前别乱动!」

动摇的龙太郎和铃在听到阿一的提醒之后,他们的视野改变了。

~~~~~~

「啊……这里是……」

再次恢复视野后出现在阿一等人眼前的是,枝繁叶茂的树海。在大树中的树海……真是奇怪的状况。

「大家,都没事吧?」

光辉在左右环望查看四周状况之余也确认了伙伴们的安全。雫等人【没问题】的回答了。月、希娅、缇奥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以警戒的视线扫视周围。

「南云,这里就是真正的大迷宫吧?……该往哪个方向好呢?」

阿一他们被转移到的地方,是一处周围三百六十度全被树木给包围、圆形的空地,没有看到提示后续方向的路标。

头顶上浓雾密布,从高空中找寻出路是没办法了。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光辉,向大迷宫攻略者的前辈阿一提出了疑问。

「……总之,找就对了」

阿一一副不晓得哪里不高兴的表情小声嘀咕着,用手掌触碰附近的树干发动【追迹】。以魔力做出标记,表示行进方向的红光以箭头的形状附着于树干之上。

看到那个后光辉他们点点头。好像理解了,这是一边留下记号一边进行探索的意思。而且听说,如果不能被认同通过了大迷宫的考验的话,就不会被授与神代魔法,光辉便带头出发了。

在其他成员也随之鱼贯前进时,只有阿一,带着冰冷的眼神站在原地不动。已经踏出了脚步的希娅头顶浮现出问号,回头看向阿一。

「……阿一先生?怎么————」

希娅、向阿一搭话……的瞬间。

咻啪!

伴随着有如风切般的声音射出的,是阿一以神速从【宝物库】中取出并投掷的拘束型神器。瞬间、月、缇奥,还有龙太郎都被钢丝线给紧实的缠绕住,位于钢线两端的球体固定在空中,三人陷入了被拘束的状态。

月、缇奥、龙太郎着急的挣扎。看着那样的她们,光辉等人不禁哑然。但是,立刻回过神来以无声的强烈眼神看向阿一。

「南云!到底,为什么啊?」

愤怒的光辉不由得提高了嗓门。雫她们也带着紧张的神情以视线要求阿一说明情况。

「……稍微闭嘴」

可是,阿一并没有回答光辉他们的疑惑,只见他面无表情、沉默的走向了月。

接着,咚的一声将多纳的枪口抵在了正疑惑的仰望着自己的月的额头上。阿一寄宿了绝对零度的那双瞳孔中,毫无保留的展现出他激烈的怒火。(准准:冰火眼……)

「阿一……要做什么?」

月,一脸无法置信的看着把枪口对准自己的阿一。发出了疑惑的声音叫着阿一的名字。

但紧接着,

Do Bang!

阿一毫不犹豫的扣下多纳的扳机。生硬的炸裂声响彻树林。姑且,枪口从原先瞄准的额头移向了月的肩膀,但不管怎么说,阿一朝最爱的恋人开枪的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面对眼前的事实,光辉等人理所当然的感到极度的动摇、甚至连希娅她们也是。而且,看向阿一的眼神好像在怀疑他的神志是否清醒一样。

「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南云!」

「阿一!住手!」

雫和香织,用充满了焦躁感的口气试图制止阿一,慢慢感觉到违和的希娅反而用手阻止了香织她们。

光辉身上弥漫着一股打算猛扑上去压制阿一的氛围,不过,阿一接下来所说的话击散了那团氛围。

「没有我的许可就给我闭嘴,冒牌货。竟敢以冒牌货的身份模仿月的声音啊。而且,还用那个声音叫我的名字。砍了你的手脚哦」

阿一出声的瞬间,周遭立刻充满了有如极地般的寒气。实际上,并不是气温真的下降了。而是从他身体里满溢而出的杀意,彷佛正掠夺着生命的热量。或许是心理作用,感觉四周都暗了下来。面对这太过浓密的杀意,光辉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冷汗如瀑布般直流。

「你是什么东西?真正的月在哪里?」

「……」

变成月的身姿的【什么东西】的表情唰地消失,缠绕着无机质的氛围,沉默了。不是【什么人】,而是【什么东西】,肩膀被枪击贯穿,却没有血浆倾泻而出,很明显的并不是【人】。

Do Bang!

阿一这次射向了另一边肩膀。但是,冒牌货的月并没有表现出相对应的表情。大概是没有痛觉。比诺茵特更有人偶的感觉,也许真的没有自我意识。

「不想回答吗?……不,是没有回答的功能?算了,去死吧」

Do Bang!

阿一,把多纳的枪口移向了月的额头,做为标靶的头颅就这样的被击爆了。月(伪)的后方,有什么东西啪嚓啪嚓的四处飞散。

看不下去的雫等人忍不住撇过头去,不过如果可以忍耐一下,试着看看飞散出去的东西,就能发现那并不是脑髓,而是近似铜锈色的史莱姆。失去了头部的月(伪)的躯体,停滞了一下之后突然开始溶化,同样变成了铜锈色史莱姆,被地面上的斑点同化吸入了。

仍旧被神器拘束住的缇奥和龙太郎也同样被阿一无情的爆头。这画面让光辉他们不禁毛骨悚然,但也和月(伪)一样变成了铜锈色的史莱姆被吸入了地面。

「啧。不愧是大迷宫。冷不防来这招……」

阿一一边将多纳收起来一边骂着。

「阿一先生……月小姐和缇奥小姐……」

「转移时被分散到了其他地方吧。稍微,有种取得神代魔法时被窥探记忆的感觉,那个有着拟态能力的铜锈色史莱姆连记忆也能仿造,没有感觉到有人从背后窥视着吗?」

阿一对于恋人被替换掉露出了不高兴的扭曲表情。雫和铃听了阿一的推测佩服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明白了」

「嗯嗯,铃完全分辨不出来啊。是怎么发现的?」

铃,因为担心伙伴再度被仿冒,想从阿一那里知道识别方法。在一旁在意着走散了的好友是否平安的光辉也好奇的看向阿一。

对于这个问题,阿一的答案是……

「该怎么说呢。看到的瞬间,我立刻就明白了。眼前的这家伙【不是我的月】……」

这种从某个角度来说跟放闪没两样的回答让所有人瞬间脱力了。

「那、龙太郎和缇奥小姐是怎么分辨的?」

「只要一度注意到有冒牌货的存在,就可以用【魔石眼】查觉出违和感。所以今后只要有我在,就不需要为这件事担心」

这样啊~光辉等人用惊讶的眼神看向阿一。突然,希娅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恍然大悟,扭扭捏捏的用期待的眼神问向阿一。

「那个、阿一先生……如果是我,也能在看到的瞬间就察觉吗?」

「————!」

希娅的提问引起了身旁香织的反应,用【那我呢?】的眼神看了过去。总觉得焦点集中在阿一身上。在这微妙的酸甜气氛之中,阿一轻描淡写的回答了。

「啥?看到的瞬间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

从气氛来说应该是【当然,肯定会注意到的唷】这样回答的场面,但那可是阿一,毫不留情的把脑子里想的直接说了出口。

希娅和香织不由得半眯着眼露出了藐视的神情,但是阿一无视那两道视线,开始往树海内部前进。

「神经太大条也是个问题……」

「啊呜,香织、希娅,打起精神来吧!」

「香织真是的,都是那家伙……」

在阿一的身后,雫她们安慰着鼓着脸颊闷闷不乐的香织和希娅。一行人带着最初的各种问题走进了树海。

顺带一提,阿一心里想的是【如果是希娅的话是分辨的出来】,不过……不小心就脱口而出了,这种无意间冷淡的个性大概就是傲娇吧。

~~~~~~

嗡嗡嗡嗡嗡嗡!!

好像风扇以最高速度旋转着一样的声音袭向树海。不只是一两只那种程度,是数量惊人的振翅声。超高速振动的半透明翅膀,噪音本身都快成为一种攻击模式了。

「呜呜~好恶心唷~【天绝】!」

「少抱怨了!铃,往你那边去了!」

「还真敏捷!【天翔剑】!」

铃对魔物的外观起了生理上的厌恶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

是说这也没办法。毕竟振翅魔物的原型就是"蜜蜂"。从外型看来应该是黄蜂吧。超巨大的蜜蜂型魔物,带着坚硬的下颚和尾巴上的针型凶器成群结队袭击而来。

黄黑相间这种看上去颇具毒性的配色,以及嘎吱作响不停开阖的下颚,尾巴上的针头垂挂着绿色汁液,摆动的让人毛骨悚然的脚,还有那红黑色的复眼……的确是让人想移开视线的生物。

而且,这种蜜蜂型的魔物,会以高速进行难以捉摸的连携攻击而令人感到难缠。还有,尾巴上的针在射出后立刻又会长出新的来,在中距离如机关枪般的扫射根本是麻烦到不行的威胁。

以铃的障壁防御毒针攻击、雫靠速度破坏蜂群的连携攻击、光辉则针对由此而生的破绽给予强力一击,不过蜂群的数量依旧多到足以淹没视野,完全没有减少的迹象。

「该死!这些,好像魔人族的魔物一样!」

「不、正好相反吧?应该是那家伙的魔物类似大迷宫的魔物吧」

光辉拼命的挥舞圣剑抗敌,想起不久前徘徊于鬼门关前的回忆忍不住骂了几句。面对大迷宫内的妖魔强度完全没有余裕。

在拼命的光辉身后出现的是准备偷袭的螳螂型魔物,足足有两米长,连牙都还没露出半节就被阿一秒杀了。

在离阿一不远的地方,希娅用多琉根每挥一击、地面就被爆破一次,身长接近三米的蚂蚁型魔物的尸体堆积成山。香织也毫不逊色,不停的射击银羽,将近三十只的蜂型魔物被分解·击坠。

看到如此场景的光辉,再一次为了自己和阿一一行人的实力差距懊悔的咬牙切齿。

「【天绝】【天绝】!已经、撑不住了。要被突破了!」

呈现半哭状态的铃连续展开闪耀的障壁,一被破坏就立刻补上新的,铃的魔力毫不留情的迅速削减。

【天绝】,比起单面障壁的强度、更重视同时能够发动的数量,尽管如此,身为【结界师】的铃所发动的障壁,普通的魔物也是要攻击好几次才能够突破。

但是,在蜂型魔物不停的扫射毒针之下,完全是跟废纸没两样的被轻易破坏掉,铃目前正被迫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动障壁。

一点一滴的,障壁的发动速度开始赶不上扫射的速度,毒针渐渐逼近光辉等人,铃的精神宛如被凌迟般的受到伤害。

「奔跑吧,【雷华】!刻印吧,【爪闪】!」

在雫咏唱的同时,电刃震绽于空,风爪刻印于天。黑刀能力全开,迅速逼近蜂型魔物。

雫敏锐的刀法,确实的撕裂了蜂型魔物。高速型近战的雫和蜂型魔物的相性颇佳。利用"无拍子"自在切换速度缓急的特性扰乱对手连携,一只一只确实的宰杀。

但是,蜂型魔物的优势就是数量极其之多,雫的歼灭速度压倒性的不足。因为这样,战局渐渐开始不利,雫的脸上浮现出吃不消的神情。

「涵于刀刃之意志啊,唤光芒寄宿于此以撕裂敌人!【光刃】!」

光辉利用雫制造出的空档趁机咏唱,让光之刃寄宿于圣剑上。

发动了光刃,圣剑的前端伸长了将近两米。光辉将巨大的光之刃举过头顶,手腰腿旋成一线扫荡了周遭的蜂型魔物。

但是,魔物们瞄准大招之后的硬直蜂拥而至。光辉受到了剧烈冲击向后翻去。

「啊、这!」

「光辉!」

下颚嘎吱作响的蜂型魔物打算以毒针解决光辉,不过幸运的是,毒针无法穿透光辉身上穿的神圣铠甲,光辉利用这个空档总算砍飞了那只蜂型魔物的头。

还没来得及回应雫担心的声音。下个瞬间,大量的魔物再次袭向尚未重整体态的光辉。

「呜噢噢噢噢噢!」

怒吼着挥斩圣剑的光辉,一度暴露的决定性的空档对大迷宫的魔物来说可不会轻易放过。终于,蜂型魔物躲过了圣剑,用那有如钉鞋般稳固的脚紧抓住光辉的后背,凶恶的下颚咬向光辉的颈部,打算咬碎他。

「!」

光辉发出凄绝的哀鸣。刹那,

Do Bang!

一鸣枪响。

在蜜蜂的下颚正要摧毁光辉颈部的瞬间,横空破出的闪光毫无悬念地吹飞了蜂型魔物的头部。

受到余波冲击的光辉,顾不得脖子上的刺痛、迅速的将蜂型魔物的尸体剥下。虽然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但面对波涛汹涌的魔物群,光辉的脸忍不住抽搐起来。

————被消灭了

那样确信着。光辉听到了那不慌不忙的声音。

「动起来,天之河」

紧接着,无数的流星冷酷凶残的蹂躏了蜂型的魔物。

Do Bang!Do Bang!Do Bang!Do Bang!Do Bang!Do Bang!

只听见一发枪声,却绽出了六道闪光。

并发着红光的光之枪,只用一发子弹便让处在同一条弹道上的魔物们瞬间被贯穿到底断了气。而且,在竭尽计算的射角上脱缰而出的子弹,在空中与其他子弹相互碰撞,微妙的调整了角度,大幅提高了歼敌效率。

看上去,就像敌人自己跳向子弹一样,这样的枪技已经堪称绝技。面对让光辉陷入苦战的魔物,阿一取得压倒性的优势。随着子弹飙出,弹夹不停的旋转更换,多纳&修拉根无双全开。

……问答无用全数歼灭,连一分钟都不到。秒杀。

弹指间击破了所有魔物的阿一若无其事的收起了多纳和修拉根,对呆住了的光辉等人视若无睹的走向被打倒的魔物。

「去,这种东西……连吃的价值都没有」

「啊、吃?那个、南云,是指吃魔物吗?真的假的?」

听到这话的雫,不由得忘记了方才发生的蹂躏惨剧。

「我没提过吗?……吃下和自己同等或是之上的魔物,可以将它的固有魔法纳为己用。毕竟在奈落深渊时能吃的东西就只有魔物。啊,你们可别模仿,吃下去的话八成马上就死了」

「不用你说我也不会去吃。虽然之前有听说,不过真的是非常惨烈啊……」

雫用复杂的眼神看向阿一。真的是很可靠,到目前为止好几次受到他的帮助,又再次体会到他那强大的原因是来自于濒临死亡如此绝壮的经验,不禁让人疑惑是否该坦率的佩服他。

「可、可是,为什么不吃这个?虽然为了铃着想,不想让她看到这样的捕食场景,还是别吃比较好……不过……」

「刚才,说了吧?除了吃和自己同等或以上的魔物,否则是没有意义的。这一带的魔物净是些杂鱼」

「……啊啊~对南云来说,这些魔物都算是杂鱼什么的啊~啊啊~哈哈……」

「铃,我明白你的心情,别坏掉啊。快点恢复正常」

稍微坏掉的铃,拉高了音调干笑着,雫一边叹气一边劝她赶快清醒。

「……」

在大伙之中,只有光辉紧握着双拳、凝视着被阿一击飞四散的魔物残骸。自己赌上了性命奋力迎击的强敌,对阿一来说却好像路边的石头一样毫无价值,对于那绝望的实力差距感到厌恶。尽管装作看不见,但内心却开始涌出一股黑色的情感。

默默伫立的光辉和阿一的眼神对上了。

「……天之河」

「啊。啊,什么事?」

「现在,只要想着如何找出你的青梅竹马。那些有的没的烦恼,之后再去慢慢考虑吧」

「啊,啊啊。是啊,不快点找到龙太郎他们的话……」

虽然有些结巴,但对于阿一的话,光辉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想起下落不明的青梅竹马,再次打起精神。

阿一凝视了那样的光辉一会儿后,便失去兴趣似的移开了视线。

其实,阿一对于光辉现在的感受非常了解。自卑与焦躁,强烈的嫉妒……曾几何时,阿一也有过这样的感觉。

说起来,什么都拥有的光辉,却对阿一抱有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很讽刺。因为替光辉着想而说出了刚才那番话,这种事完全没有,淡然的无视了。如果以前的阿一,大概会高兴的大肆庆祝吧。

「阿一先生,对面的魔物已经扫荡完毕了哟」

「呼,这边也结束了喔」

在做这做那的同时,香织和希娅也收拾完魔物回来了。

「好。那么,出发吧。月和缇奥不会有事所以可以放心,不过,最好还是能尽快会合。至于坂上……嘛、就这样吧」

「等、龙太郎的处置也太随便了吧?不,虽然……明白恋人的重要,不过……」

在雫为了阿一的言词感到为难的同时,一行人为了寻找走散的同伴往树海的深处大步迈进。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