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4-2在大沙漠麻烦立现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四卷试看 4-2在大沙漠麻烦立现

赤铜色的世界。

【古鲁恩大沙漠】正是最适合用这句话来表现的地方。赤铜色的沙漠是当然的,除此以外,由于沙子本身非常细小,一直从一个方向吹来的风轻易就能将其扬到天上。连大气的颜色也被染成了沙子的赤铜色,三百六十度都变成了一望无垠的同一种颜色。

另外,这里还存在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沙丘,其表面被风煽动,时常泛起波浪。每时每刻,沙丘的形状及其表面的模样都在改变着,已经到了可以用全部沙丘都是【活着的】来表现的程度。毒辣的太阳暴晒着。沙之大地将那太阳送来的热量一点儿不浪费的积攒下来,释放出强烈的热气,轻松的超过了四十度。配合上漫天飞舞的红砂,作为旅之道,这里的环境是最糟糕的。

不过,那是对【普通的】旅人来说。

现在,一个黑色箱型交通工具就像是感觉不到这环境的严酷似的,在沙漠中奋勇前进。魔力驱动四轮车一边将卷起的尘沙落在后方,一边向前方疾驶。虽然路上没有路标,但车内配置的指南针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外面,真要命的说……不是普通的马车真是太好了的说」

「就是呐呀。这样的环境虽然我们不会怎么样……但还真是,不是能够积极前进的地方呐呀」

沙子啪啦啪啦的敲打着车窗,坐在车内后部坐席的希娅和缇奥一边眺望着外面赤铜色的世界,一边深切的嘟哝着那样的事。就连抖M的变态缇奥,都被车外的环境弄得郁闷了。(准准:这和抖M变态有什么关系……)

「和以前来的时候完全不同喏!很凉快,眼睛也不痛喏!爸爸很厉害喏!」

「没错啊~阿一爸爸是很厉害的呢~缪酱,要喝冷饮吗?」

「要喝~香织欧内酱,谢谢喏~」

在前部窗边的座位,缪正坐在香织的大腿上,被香织抱在怀里兴奋着。这次来到这里后,缪感受到的和以前被诱拐时完全不同,她正为此而高呼万岁,并向为她营造了如此舒适空间的阿一送去闪闪发亮的眼神。

这也不是没道理。对海人族的缪来说,横穿沙漠是过于严酷事情。考虑到她仅仅是四岁的幼女,反而是她没有衰弱死更不可思议。对于忍受了那样的环境的缪来说,这差距当然会令她感到惊喜吧。总之,这四轮车好好的配置了空调。

并且,香织一边对缪称颂阿一表示赞同,一边稀松平常的递出了在大沙漠中没指望能喝到的冷饮。在霍鲁阿德小镇,她对阿一进行了冲击性的告白并对月发出了宣战布告,最后无视阿一的意见,不知不觉间就成为了同伴。顺带一提,这冷饮是从车内配备的冰箱中取出的东西。

「喂,白……香织。请别再说阿一爸爸这种话了。总觉得非常的不自在啊」

「?但是,很普通的被缪酱这么叫的吧?」

「不,缪我已经适应了。不过,被同级生叫做爸爸果然还是有抵触……」

是因为香织生来就善于照顾人吗,总觉得她在照顾缪这件事上相当的积极,并且她在抱着缪的时候,一般都会把阿一称呼为阿一爸爸。与被缪叫做爸爸相比,被同级生的女孩子叫做爸爸所感受到的似乎是另一种抵抗感,阿一做出了相当微妙的表情。

题外话,阿一之所以会用【名】而不是用【姓】称呼香织,是被香织恳求的结果。说着「大家都是名字,只有我是姓,狡猾!」这样。

「是吗?如果不这么叫……但是,哪天我也有孩子了……那个时候……」

香织多次迅速的看向阿一,脸颊通红的说着这样的事。在车内漂浮着只有缪理解不了的奇妙氛围。阿一假装什么都没听见,回答香织的是月。

「……遗憾。先约的是我。约定完毕」

「!?……阿一君,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特别奇怪的。是很遥远的将来的事」

「……呒呒,向父母介绍也约定完毕」

「!?」

「……光明的家庭计划万无一失」

「!?」

「……和阿一故乡约会也」

「!?」

月猛攻不止!话语的桩子一次次被打入香织的胸口。可是,香织并不是这样就会被打败的女人。在绝望的状况下也确信阿一的生存,从正面向明显和阿一有着特别的羁绊的月发起挑战,她有着这样的信念与胆气。抓住月话语中断刹那的间隙,香织翻身反击!

「我、我是,了解很多月不知道的阿一君呦!例如,阿一君将来的梦想啦,兴趣啦,其中特别喜欢的类型啦!月知道阿一君喜欢的动画和漫画吗?」

「姆……那是……但是,现在是,没关系。在这里虽然不知道那些,等去了日本,告诉我的话……」

「天真。看看现在的阿一君。怎么看都是动画角色吧?」

「噗呒!?」

香织明明是在和月战斗,却不知为何,让阿一受到了巨大伤害。

「白发眼罩,还有魔眼……的确,应该是阿一君喜欢的角色……武器也,那个是叫十字悬浮炮?是以Fanneru为模型的吧……啊,但是阿一君也喜欢机动战士高达呢,所以是GN系列?不论是哪个,现在的阿一君也完全是御宅族呢」

「咕哈!?香、香织……」

「姆、姆呜……只是阿一武器的由来之类的而已」

「连喜欢的人喜欢的东西都不知道,就想要自夸胜利?」

「……香织……好胆量……那么我也告诉你。阿一喜欢的事……在床上的」

「!?……什、什、什么,在床上的,呜呜~,果然已经做了……」

「呒呒呒……深切的感受到和我的差距就好」

一路上,月和香织不断碰撞出火花,其他的成员们已经不以为意了。最开始,希娅还担心的关注着两人的争吵,最后觉得不会有什么严重的问题,因此,她现在只是注意着不让自己被卷入而已。

某种意义上,最吃不消的也许是阿一。两人争吵的原因,大抵都是为了阿一的事,而争论的内容,基本都是让阿一听了后会在羞耻的意义上身体不舒服的事情。现在也是,平时就很在意的事情被指摘,因此受到了精神性的伤害。

并且,月也正打算赤裸裸的开始说【夜】的话题。香织不想听,正按着耳朵不要不要的。阿一自己也不想被暴露那样的事,何况还有缪在,因此他正打算制止她们。

可是,比阿一更早介入制止了二人争论的,意外的是缪。

「……呜~,月欧内酱和香织欧内酱老是在吵架!我不要不是好盆友的欧内酱们!」

这么说着,缪从香织的大腿上移动,坐到了坐在后面的希娅的大腿上并不高兴的背过脸去。这一下,香织和月都不知所措了。确实,被四岁的幼女当面说讨厌什么的,谁都会心生动摇吧。

「已经,两位都是,在缪酱面前不像样的说。或者说,对教育不好的说。在阿一先生的事上投入热情我也明白,不过,请稍微自重的说」

「!……失策。竟然被希娅提醒了……」

「对、对不起。缪酱,希娅」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希娅提醒的两人沮丧了。

对月来说,希娅是朋友兼妹妹那样的存在,虽然同样都是对阿一有好意的人,但希娅同时也追求着月自身,因此月已经明确的不把她认作情敌了。缇奥只是个变态。所以说,从正面放出宣战布告的香织,正是初次出现的情敌。

月坚信着她和阿一之间有着绝对的羁绊。她有自信,自己是阿一的【特别】这种事是不可动摇的。所以,香织表白了宣战布告的时候,她也有着从正面击倒挑战者这样从容的心情。

不过,虽然拥有的从容和自信是不变的,但自从香织同行以来,偶尔,阿一和香织就会聊起一些月她们所不知道的在日本的回忆。香织熟悉月所不知道的以前的阿一,不知不觉,月就对这样的香织萌生出了对抗心。

就像是孩子们之间夸耀自己的收藏一样,结果就变成了这种大事不犯、小吵不断的状况。今天,缪和希娅终于被惹怒了。

本来的话,阿一应该会在偏袒月的前提下息事宁人,可是,在两人的争吵中吃到伤害的大多都是阿一,因此,他今天也和往日一样,为了治愈心之伤而看向远望,贯彻着与我无关的态度。

「嗯?什么呀,那是?主人呦。三点钟方向有什么在骚动着呐呀」

为了恢复缪的心情,月和香织正在拼命的表示两人是好朋友,希娅一边苦笑着一边劝解缪,阿一的眼睛如同死鱼一样盯着前方,小声嘟哝着「我不是中二病」。这时,缇奥突然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催促着提醒阿一。好像在窗外发现了什么。

被这么说着,阿一就看向了那边。右手侧有一座巨大的沙丘,其对面,看上去有相当数量的被称作沙蠕虫的蚯蚓型魔物聚集着。从沙丘的顶部可以看到无数的虫头。

沙蠕虫是,平均长度二十米,大的长达百米的大型魔物。它们只栖息于这个【古鲁恩大沙漠】,平时在地下潜行,当猎物通过附近时,它就会张开有着三圈牙齿的大口,从正下方展开袭击。由于它们善于难以察知的奇袭,所以对于横穿沙漠的人来说,它们是如同死神般被恐惧着的存在。

万幸的是,沙蠕虫自身的察知能力低下,只要不是不幸的来到了它们附近,是不会被它们从远处发现或被盯上的。所以说,有不走运的家伙在沙丘的对面,可是……

「?为什么,那些家伙们在那个地方骨碌骨碌的转圈啊?」

没错,如果仅仅是出现了沙蠕虫的话,缇奥也不会一脸困惑的让阿一关注一下那边了。有阿一的感知系技能,完全不必担心沙蠕虫的奇袭,靠四轮车的速度直冲也足以脱出它们的攻击范围。异常的是,正在袭击着什么的沙蠕虫们并没有发动袭击,而是观察情况似的在那周围转着圈。

「就像是在迷惑,该吃还是不该吃呐呀?」

「嘛,看来是那样。这种事有可能吗?」

「依妾身所知是不可能呐呀。那些家伙们是饕餮呐呀,在猎物面前踌躇不决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呐呀……」

缇奥虽然是抖M,却比月活的还要久,和被幽闭着的月不一样,她的知识相当渊博。所以,关于魔物的情报是很可靠的。连她都觉得奇怪的话,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异常事态了吧。

但是,自己们也没必要特意去扯上关系,因此阿一没有去确认,在被卷入之前就拉开了距离。

这个时候,

「————!?抓紧!」

阿一大叫着,让四轮车一下子加速。紧接着,在四轮车刚刚掠过的地方,张开大口的沙色的巨体从地下跳了出来,让车体略微上浮的,当然是沙蠕虫。看来,阿一他们同样也不走运。

阿一忽左忽右的转着方向盘,在沙地上高速飞奔。从描绘着S形飞驰的四轮车正下方,第二只、第三只沙蠕虫接连跳出。

「呀啊啊啊!」

「咿呀!」

「哇哇哇!」

香织、缪、希娅发出了悲鸣。被强烈的离心力折腾,向后跪在座位上安慰着缪的香织失去了平衡,然后,以屁股置于月的膝上的状态,向着阿一的大腿倒落了。

眨着眼的香织脸颊微微染红,扭动上半身紧紧的抱住了阿一的腰。在位置上,是非常不宜的地方。阿一的脸颊绷紧了。顺带一提,香织的下半身还压着月。

「喂,白……香织!这种时候在做什么啊!」

「因为危险!危险啊危险!所以要紧紧搂住!」

「……你,香织。竟然把我垫在下面……发动奇袭」

遭受沙蠕虫奇袭的同时,香织抓住机会紧紧的搂住了阿一,对于如此可恶的香织,月啪啪啪的掌击着她的屁股。但香织只是染红了双颊,把脸埋在阿一的腹部,一点也没有要动的意思。

在她们这么闹着的时候,上半身从地下钻出来的三只沙蠕虫睥睨着躲开了奇袭的四轮车,这一次,它们那庞大的身躯从头顶上袭来了。

如果这只是马车的话,说不定这次攻击后就玩完了。但是,这是由阿一的御宅之魂的残片做出来的神器。就算真的被吃了也不会有什么事。

而且……

「这么说来,还是第一次用这招呢!」

说着那样的事,阿一就让四轮车飘移、改变了车体的朝向,倒车的同时,向四轮车的特定部位注入魔力,启动了内置机能。

嘭!咔夏!咔夏!

响起了这样的机械声,与此同时,四轮车发动机盖的一部分滑开,从中升起了四柄安装着火箭弹的支架。那支架如寻找猎物般动着,最终将炮身转向了迫近而来的沙蠕虫,啪嗖!伴随着这样的声音,吐出了飞散火花的死之弹头。

拉着橘黄色的尾巴的火箭弹直接飞入了沙蠕虫大开的口内,刹那之后,从内部大爆炸的沙蠕虫被彻底破坏了。沙蠕虫鲜红的血肉如淋浴般倾注而下,啪叽啪叽的拍在倒退中的四轮车的挡风玻璃上。

「这……希娅,别让缪看见这些玩意儿」

「嗯!已经做了呦~缪酱,很辛苦的说?但是,刚才前进遇到了点障碍,请忍耐一下」

阿一向逼近的沙蠕虫放出火箭弹后,担心这少儿不宜的画面会对缪造成过大的刺激,就拜托希娅了。那一刻,大概,希娅和阿一想到一块儿去了,为了不让缪看见,她已经把缪的脸埋入了自己的胸口。只是,希娅的巨乳把缪的脸完全包住了。在呼吸困难的缪想要挣脱出来的时候,无意中摸到了希娅的G点。希娅不由得发出了娇喘,不过,阿一并没有听见。

至今为止一直把脸埋在阿一腰部的香织也终于被月拉了起来,被安全带固定在了座位上。输给冲动做了相当卑鄙的事,毕竟有这种自觉,低着头的香织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啊,那个,阿一君。对不起。这个,一时冲动……绝对没有什么H的目的。只是,稍微,想抱一抱……」

「……然后,运气好的话,就能直接肉欲阿一了吧?」

「嗯,这样的……不对!月,不要说奇怪的事。我才没月那么H呢」

「……说我H吗……确实,和阿一两人独处时不能否定」

「……你们这些家伙,都给我闭嘴。还有月,羞耻的夜的话题是多余的」

三只沙蠕虫被四轮车内藏的火箭弹轰成渣后,是感知到了这爆炸声和冲击吗,沙丘对面的沙蠕虫们也出动了。看来一战在所难免,阿一的眼神锐利起来。

只是,在他旁边,月和香织还是和平时一样在唱对台戏,导致他的气势微妙的被削弱了。不由得,有点厌烦的提醒了她们。

不过,阿一内心想的是,确实,月在两人独处的【夜】会变得超级H,已经工口到可怕的程度了。香织看穿了阿一的想法,一个人泪目了。月则流露出妖艳的笑容,舔着舌头凝视着阿一。看着那个,香织进一步发出了可爱的呜咽声。看来,阿一好像无意识的洒下了更加强烈的火种。(准准:什么叫引火烧身?)

希娅从后座向香织送去了「您的心情我明白呦,香织小姐。同伴的说」这样含有同情的眼神,同时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肩膀。

阿一无视她们,将四轮车驶上沙丘,看到了从地表下很浅的地方移动过来的沙蠕虫群。沙子微妙的隆起,仿佛在告诉别人我来了!毫无隐秘性可言。对方也察觉到阿一等人已经注意到了吧,因此它们比起奇袭更重视速度。

阿一收回了飞弹发射器,启动了替代的兵器。发动机盖从中央纵向分开,从那里升起了一部长方形的机械。然后,长方形的箱子发出咔叽!一声,从里面伸出了枪身,最终变成了酷似修拉根的来福枪。

紧接着,四轮车内藏型修拉根迸发出红色的闪光,与支架调整角度同步,咚!枪口响起了这样的射击声,一道闪光撕裂了赤铜色的世界。

被解放的超速子弹,正中姆尼姆尼的隆起着前进而来的沙地,伴随着冲击,大量的沙埃被卷起。当然,在那好似火山喷发的沙柱之中,含有的大部分都是沙色的肉片以及鲜红的血液。

四轮车内藏型修拉根此后也连续多次吐出红色的闪光,为了狩猎猎物而逼近的沙蠕虫尽数于地下爆散,作为小小的滋养回归了这片不毛之地。

「阿一君!那个!」

「……白色的人?」

将升起白烟的四轮车内藏型修拉根收入车内后,香织吃惊的指着前方大喊着。月看向她指着的前方,那里有一个身穿白色长袍,倒伏在地的人。看来,沙蠕虫们刚才就是在围着那个人绕圈圈吧。但是,为什么没被吃掉呢?从这个距离是解不开这个谜的。

「拜托,阿一君。那个地方……我是【治愈师】,所以」

香织向着阿一露出恳求一样的眼神。对阿一来说,为什么那个人在那种状态下都没被沙漠的魔物袭击呢?他对这一点比较感兴趣,因此答应了香织的请求。说不定,那家伙有什么能让魔物远离的方法或道具。实际上,树海的菲尔多里恩水晶就是种带有除魔效果的石头,但那种水晶的效果并没有强到能阻止魔物贴上来,不过,如果是更为强力的道具,或许就有可能做到。

就这样,四轮车来到了倒地不起的人旁边。这个人物趴在地上,身穿酷似迪史达什(阿拉伯长袍)的衣装,披着带有大兜帽的外套,脸整个被包住了,因此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香织跳下四轮车,小跑着过去把倒地的人物翻了过来。

「!……这个是……」

摘下兜帽后显露出来的是一张男人的脸,看上去还年轻,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可是,让香织惊讶的并不是这一点,而是青年的状态。在他痛苦扭曲的脸上浮现出大量的汗珠,呼吸急促,脉搏也快。隔着衣服也能明白他正全身发高烧。而且,他仿佛正从内部承受着巨大压力似的,血管都鼓了起来,眼睛或鼻子等粘膜也正在出血。明显是不寻常的样子。只是中暑加感冒————是绝对不可能的。

阿一看见这宛如病毒感染者一般的青年,对于站在他身边的这件事感到了危机,不过,因为治愈的专家正在诊察,所以他就老实的在一边看情况了。香织使用了【浸透看破】。这个技能会让魔力浸透对方,以此来诊察对象的状态,并将结果显示在自己的属性牌上。

香织单手置于青年的胸口,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的属性牌,行使了诊察用的魔法。结果是……

「……魔力暴走?摄入的毒物正使体内的魔力暴走着?」

「香织?明白了什么?」

「呜,嗯。话虽如此……」

香织这么说着就给大家看了被表示在属性牌上的东西。

=======

状态:魔力活性过盛 向体外排出不可

症状:发热 意识浑浊 全身疼痛 毛细血管破裂 伴随着出血

原因:体内的水分存在异常 

=======

「看来,他好像是喝了什么不好的饮品,那东西让他陷入了魔力暴走状态似的……而且,不能排出体外,从内测被压迫、强制活性化,肉体承受不了……这样下去,内脏或血管会破裂。大出血或衰弱死的可能性也……天惠呦,期望在这里回归,【万天】」

香织最终得出结论,咏唱了回复魔法。使用的是【万天】。中级回复魔法之一,效果是解除异常状态。是曾经帮铃她们解除过石化的术。

但是……

「……几乎没有效果……为什么?净化不了什么的……已经毒入到这种程度了?」

看来,【万天】也只能延缓病情恶化,并没能完全治好。由于从体内造成的压迫,青年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粘膜性出血也止不住。在现在这个阶段,香织想不到明确的治疗方法,因此,她咬紧了嘴唇,决定采取紧急措施。

「以光之恩宠宣言,这里是圣域作为我的领域,全部的魔力任我驱使,【回圣】」

光系的上级回复魔法【圣回】。这是能将一定范围内人们的魔力转让给其他人的魔法。基本上,这个魔法的目的都是将自己的魔力转让给其他人,让对象在一定时间内免于魔力枯竭,或者是在队友因放出了强力的魔法而魔力不足的情况下,以这个魔法来对其进行援护。

另外,可以让渡的魔法不只限于术者的魔力,也可以从领域内的人身上强制抽出魔力转让给其他人。可以说是汲取系的魔法。但是,从其他人身上抽取魔力相当的耗时,没办法一下子大量抽取,因此说不上是实战向的魔法。这就是它被分类为【上级魔法】的原因。

不过,香织将本来必须要咏唱十小节的咏唱省略到仅仅三小节,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在实战中也能使用的水平了。由此可见,香织的本领真的非常厉害。

之所以对这个痛苦的青年使用这个魔法,当然是为了将在他体内狂暴的压迫着身体的魔力排出体外。虽然属性牌上显示着【向体外排出不可】,但如果是上级魔法的强制汲取的话或许有效,因此尝试了。

纯白之光以青年为中心扩散,泛起了如萤火般淡淡的光。神秘的景象。闭上眼睛、集中意识、起手于青年胸口的香织,被淡淡的光包围,那身姿,让人觉得非常神圣。

香织轻而易举的使用了上级魔法,对此,精通魔法的月以及位列年长组的缇奥都不由得「喔……」流露出这样的感叹之声。被希娅抱在怀里的缪也一边说着「美丽……」,一边一脸陶醉的表情注视着香织。

香织好像完全没注意到新的伙伴们在周围发出的感叹之声,集中精神,将从青年身上获取的魔力收入了阿一送给她的神结晶手镯之中。看来,利用上级魔法强制汲取魔力是有效的。

顺带一提,之所以不是戒指,是阿一为了避免过去曾发生过两次的误会再次发生。

渐渐的,青年的呼吸安定下来了。体表的红色渐渐淡去,出血也慢慢平息了。香织不再继续行使【圣回】,发动初级回复魔法【天惠】,治愈了青年受伤的血管。

「总之……现在是脱离危险状态了,不过根本性的却什么都没能解决。如果抽出的魔力太多或许会衰弱死,因此我只抽出了减少压迫程度的魔力。这样下去,如果再一次受到魔力暴走的影响从内部被压迫,说不定他会因肉体的疲劳而衰弱死……这种可能性很高。在学习中我不记得有学过这种症状……月和缇奥知道些什么吗?」

看着脱离危机的青年,香织姑且安心的出了口气,同时也显出了没能将他完全治愈的忧伤。她向知识渊博的月和希娅寻求帮助,二人也像是在探寻记忆似的彷徨视线,却找不到与之相符的知识。

「香织,保险起见,也给我们诊察一下吧。如果是未知的疾病,也有靠空气传播的可能性。嘛,如果只是魔力暴走,倒是不用担心缪了」

「嗯,说的是」

同意了阿一的说法,香织对全员进行了调查,但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异常。看来,这好像并不是靠呼吸就能让周围的人们也感染的疾病,阿一他们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在这当儿,青年发出了呻吟声,眼皮哆哆嗦嗦的颤动着。像是睡醒了似的,青年慢慢睁开眼睛环视周围,看到了正在眼前担心的凝视着自己的香织,「女神?这样啊,这里是那个世界吗……」开始嘟哝起这样的事。

然后,身体这次是因为不同的理由而开始发热了。差不多,阿一开始对酷暑和烦人的沙子感到厌腻了,也不隐藏他那反感的表情,就朝着向香织伸出手的青年的肚子来了一脚。

「噢呒!?」

「阿、阿一君!?」

阿一斜楞着眼看着身体曲成く字形发出呻吟声的青年和发出惊呼声的香织,从青年那听取了事情的经过。

在阿一的记忆中,青年身着的迪史达什风的衣服和外套,是【古鲁恩大沙漠】最大的绿洲【安卡吉公国】的特征性服装。在他还被称呼为【无能】的时候,曾带着点逃避现实的心情进行过调查。如果青年是在安卡吉感染了什么,那也就意味着将要去的地方变成了危险地带。因此无论如何,这些事都要打听清楚。

在阿一的铁蹄之下,青年恢复了理智,不过当他看到包围着自己的阿一他们以及背后从没见过的黑色物体后,他就翻着白眼混乱了,接着又从香织那把事情听了个大概,理解到阿一他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青年立刻低头道谢并开始说明情况。

边听青年说着,阿一边思考,「不管去哪儿都会被麻烦缠上啊,不至于是神的恶作剧吧?」如此若干不确定的仰望着赤铜色的天空。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