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1-13同班同学side1 失意和决意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一卷试看 1-13同班同学side1 失意和决意

时间少许回溯。

哈利王国王宫内,召唤者们被分予的房间里,八重坚雫面带阴暗的表情凝视着还在昏迷的好友。自那天在迷宫中经历了死斗、品尝了丧失感后,已经过去了五天。

从迷宫出来后,在旅馆小镇霍鲁阿德度过了一夜,一行人在早晨乘坐高速马车返回了王都。那之后并不是能在迷宫中继续实战训练的气氛。虽然被说成是无能,但死的也是勇者的同胞,向王国和教会报告这些事情是必须的。另外,虽然是很严峻的事,但让勇者一行在这里留下心伤是不行的。王国和教会判断,在某种致命性的障碍发生前,勇者一行必须接受照顾。

雫回到王国后,一方面希望香织能早点醒来,另一方面又希望她只是睡一觉就能好起来。反馈阿一的死讯后,国王和伊修塔尔都愕然了,同时又因为死的是那个‘无能’的阿一而安心的松了口气。拥有强大力量的勇者一行人死在迷宫里的话,就会让人产生‘连从迷宫生还这种事都做不到,能战胜魔人族么?’这种疑问。如果这种不安扩散了的话将会令人困扰,神之使徒的勇者一行必须是无敌的。

但是,还是有与国王和伊修塔尔不同的人的吧。其中就有恶意中伤阿一的人。当然,并不是在公共场所说这种话,而是贵族们在暗处偷偷摸摸聊天这种感觉。‘那个无能死了真是太好了啦,一边自称神的使徒一边在战斗中当靶子,死是当然的吧。’这已经是随心所欲的贬低了。当然,雫面对这种随意鞭挞死者的行为不知几次生气了。

实际上,正义感最强烈的光辉第一个怒了,那个样子就算对他们出手了也不奇怪。光辉激烈的抗议了,王国和教会判断让他对自己们抱有不好的印象是不明智的,于是骂阿一的人物们都受到了处分……反过来,出现了‘光辉是对无能也操碎了心的善良勇者’这样的谣言。结果,光辉的股价一路上涨,‘阿一只是给勇者添麻烦的无能而已’这样的评价还是没有改变。

那时候,拯救了自己们的毫无疑问是阿一,面对连勇者也无可奈何的怪物,明明是阿一以仅仅一人之力持续拖住了它,而逼死这样的他的明明是不知哪个同学放出的流弹。

同学们就像串通好了一样,对于那个时候的误炸谁也不说话。没有把握不是自己的魔法,那时无数魔法的暴风雨肆虐着,‘万一是自己的魔法的话’,无论如何也不想说出这种话题,因为那意味着自己可能杀人了。

结果就像是逃避现实,觉得似乎是阿一自己笨手笨脚的缘故吧。死无对证,与胡乱的寻找犯人相比,只是阿一自作自受的话,谁也不必烦恼就能了结。同学们的意见连互相沟通之类的事都没有就一致通过了。

梅鲁多团长为了弄清那个时候的经过,认为有必要对学生们进行审问。但学生们全都一味的逃避现实,认定了只是单纯的误炸,不做其他考虑,即使假设是错误的,也确信着。如果真的是为了学生们的心理着想,必须要黑白分明,这种事如果含糊处理的话,将会成为以后的遗留问题。更重要的是,梅鲁多团长想让自己弄清楚。之前预先说了‘帮助’,最后却没能拯救阿一,对于这件事,梅鲁多团长同样感到痛心。

但是,梅鲁多团长的行动并没能实行。伊修塔尔全面禁止学生们讨论这件事。梅鲁多是咬住不放,但最后连国王也下了禁令,结果就只能忍了。

「你知道了这些事的话……生气的吧?」

握着从那天开始一次也未醒来过的香织的手,雫小声嘟哝着。医生的诊断是身体没有异常,深眠恐怕是身体为了从精神打击中守护心灵而采取的防卫措施。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自然醒来。

雫握着香织的手,并且这个以上,不知向谁祈祷着请不要伤害我温柔的挚友。

这时,紧握的香织的手突然动了一下。

「!?香织!听得到么?!香织!」

雫拼命的呼唤着,于是,香织封闭的眼皮一抖一抖的开始颤动了。雫更加拼命的呼唤。对那个声音做出了反应,香织的手紧紧回握住雫。然后,香织慢慢睁开了眼睛。

「香织!」

「……雫酱?」

向床上探出身子,雫一边流泪一边向下看着香织。香织用暂时还没对上焦的眼睛环视了四周,不久后大脑清醒一点了么,眼睛的焦点终于汇聚在了正呼唤着她名字的雫身上。

「嗯,是呦。我啊。香织,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额,嗯。不要紧呦。虽然有点疲倦……睡了一阵的关系吧……」

「是啊,已经睡了五天了……会疲倦的吧」

雫一边辅助香织撑起身体一边苦笑,并传达了她已经睡了多少天。香织的反应是

「五天?那么……为什么……我,确实迷宫……所以……」

看到那渐渐再次失去焦点的眼睛,感觉到「糟了」的雫想要转移话题,但是香织更早一点的取回了记忆。

「因此……啊……………………南云君是?」

「呜……那是」

雫露出痛苦的表情,因不知该怎样传达这件事而烦恼。看到雫的那个样子再加上自己的记忆,香织明白了,发生的悲剧是现实。但是,香织并没有这么容易就接受这种现实。

「……骗人呦,啊,是这样的吧?雫酱。我昏倒后,南云君也得救了吧?啊、啊?是这样的吧?这里,这里是城堡的房间吧?大家都回来了吧?南云君是……在训练么?在训练场吧?嗯……我出去一下。必须要向南云君道谢……所以,松手?雫酱」

香织逃避现实似的接二连三的编织出话语要去寻找阿一,而雫则紧紧扣住了这样的香织的手臂。雫浮现出悲痛的表情,尽管如此,依旧决然的凝视着香织。

「……香织。明白的吧?……他不在这里了」

「不要……」

「和香织记得的一样」

「不要啊……」

「他,南云君……」

「不,不要啊……不要说啊!」

「香织!他已经死了!」

「不对!没有死!绝对、没有那样的事!为什么、为什么说那么过分的事!就算是雫酱说的也不允许!」

不要不要的摇着头,不管雫怎么拘束她,闹腾的香织都想要逃跑,而雫也像糖衣一样裹住了香织绝对不让她离开。紧紧的拥抱着她,为了温暖香织冰冷的心。

「放开!放开呦!要去寻找南云君!所以拜托了……绝对还活着的啊……放开呦~」

不知不觉,香织一边呼喊着「放开」一边把头埋在雫的胸口哭了起来。缠住不放那样紧紧抱住,用已经干枯的喉咙放生大哭。雫唯一能做的就只是紧紧拥抱自己的好友,希望这样能稍微缓和她受伤的心感到的疼痛。

这样过了多久呢,刚才从窗口看到的明亮的天空,现在已经在夕阳的照射下被染成一边赤红。香织的鼻子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从雫的臂弯中起身。雫忧心忡忡的试探着香织。

「香织……」

「……雫酱……南云君是……落下去了啊……这里的价值啊……」

低声私语似的、此刻也正在消失的香织的嚅嗫声。雫并没有敷衍搪塞,用甜蜜的话语敷衍搪塞也许可以得到一时的安慰,然而,那个结果是,之后将会对香织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雫并不想看到好友受到更多的伤害。

「是啊」

「那时,我们的魔法当中有一个碰到了南云君……是谁?」

「我不知道啊。谁都不想谈及那个时候的事的样子。想到,如果是自己的话……恐怖啊。」

「这样啊」

「恨么?」

「……不知道呦。如果知道是谁的话……我一定会恨。但是……如果我不知道的话……这一定是最好的方法。不然,一定、我、无法忍耐的吧……」

「这样……」

雫和低下头的香织断断续续的交谈着。不久,香织扑哧扑哧的擦了擦她那双哭得真红的眼睛,抬起脸凝视着雫。然后,毅然决然的宣言了。

「雫酱,我,不相信。南云君一定还活着。死了这种事我不相信。」

「香织,那是……」

听了香织的话,雫再次露出了悲痛的表情打算劝说她。但是,香织用两手包住了雫的双颊,微笑的同时编织着语言。

「我知道,从那里落下去却还活着,这样想是很滑稽的。……但是呢,并没有确认吧。可能性比百分之一还低,不过,只要还没有确认的话就不是零。……我、想要相信。」

「香织……」

「我,会变得更强呦,强到就算遇到那样的状况、我也一定守护给你看,然后,用自己的眼睛确认,南云君的事情。……雫酱」

「什么?」

「请借给我力量」

「……」

雫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正凝视着自己的香织的眼睛,在那双眼睛中看不到疯狂或逃避现实的颜色。只是纯粹寄宿着‘到自己信服为止绝不放弃’的意志。变成这样的香织就算用杠杆也杠不动。别说是雫,就连香织的家人对她的这种顽固都感到棘手。

一般来说的话,香织提出的可能性就算被视为百分之零也不为过。相信掉入那个深渊后还能活着,这种人被判断为逃避现实是很普通的。恐怕,龙太郎和青梅竹马的光辉在内的大部分人都会去纠正香织的想法吧,正因为如此……

「当然好啊。到你信服为止,我都会陪着你的。」

「雫酱!」

香织紧紧抱住雫,多少次「谢谢你!」的答谢了。「谢谢不需要呦,是挚友吧?」与无论怎么看都是男子汉的雫,当代女武士的称号可不是装饰啊。

这时候,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

「雫!香织醒过来……了么……」

「喂,香织怎么样……了……」

光辉与龙太郎,是来探望香织的吧。穿着训练服就来了,哪里都脏兮兮的。从那一天开始,两人就成为了训练的化身,也是因为那时阿一死了的原因吧。总之,二人该撤退时不肯撤退,结果差点被反杀,把他们从眼看着就要被杀的危机中解救出来的人是阿一。已经不想再次露出那种无能丑态的二人以相当的气势冲了进来。

这样的两人,现在,僵在了房间的入口处。惊讶的雫询问着

「你们,怎么……」

「抱、抱歉!」

「打、打扰了!」

雫还没问完,就被匆忙的回答噎了回去。感觉他们像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慌忙的从房间退了出去。看着这样的二人,香织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敏锐的雫注意到了那个原因。

现在,香织正坐在雫的膝盖上,用双手包住雫的双颊的同时,将脸靠到了现在也快要能亲吻上的位置。雫也是,为了支撑香织,做出了用手搂抱着她那纤细的腰身和肩膀的样子。

也就是说,一幅激情的百合春宫图被完成了。这里如果是漫画世界的话,背景一定是百合花盛开吧。

雫吐出了深深的叹息,然后侧目看了一眼还未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态、痴呆呆的香织,就向着门外拉开了嗓门。

「赶快回来!你们这两个大蠢货!」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