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二章 耳边低语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九卷 第二章 耳边低语

下方是大迷宫中的大迷阵。

这就是从冰霜巨龟房间的通道走来后看到的光景。

通道最后是来到一处能俯瞰整个大迷宫的阳台,始等人在那里吃惊地看著壮观的景色。

他们会忍不住停下脚步观看也很正常,因为迷阵就是那么地复杂且广大。

迷阵的深度光是能看到的范围就有一公里。而且前方被雪烟覆盖而无法辨识,不知道是通往何处。考虑到宽度将近四公里,深度就算相同也不足为奇。

如此地雄伟,确实适合做为大迷宫的第二试炼。

「嗯,既然无法确认雪烟的另一头,那么制作地图好像也没意义。」

「不管怎么说,要将这么复杂的迷阵记录下来,有再多时间都不够吧。」

「是啊。不过有了罗盘,记录也根本就没意义吧。」

让各种试炼如同虚设的罗盘,实在是非常好用。

缇奥面露苦笑,始也苦笑回应,然后继续说道:

「这么一想,弗利德那家伙没有罗盘,他是以正常方式挑战吧……不知道他到底走了多久呢。看不出来那家伙还真是有毅力。」

想起这个大迷宫的攻略者,也就是魔人将军弗利德•巴古亚,始就忍不住称赞了对方,随即──

「……始,不可以夸奖那种人。会被传染成丑男的。」

「没错,始先生。反正他一定是命令部下以人海战术探索吧,真是卑鄙的家伙。」

「……那家伙到底是多么招惹你们怨恨啊?让我反而觉得很厉害。」

不管怎么说,弗利德总是多次从她们的手下逃生,吸血公主和外挂兔子似乎对他颇有微词。她们的眼神十分可怕,光是站在旁边都能清楚感受到两人的杀意。

能让这两人如此怨恨(诅咒),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稀有的存在了。

始催促感到惧怕的光辉等人,走下阳台延伸出的楼梯。冰造的楼梯画出和缓的螺旋,楼梯尽头是通往迷阵的入口,那是没有门板的拱门。

走下阶梯后,十分讨厌麻烦的龙太郎开始抱怨道:

「虽说知道路径,但是这么大的迷阵,正常走的话也是很麻烦啊。反正一定是要我们绕来绕去吧?真是烦死人了。」

「有什么办法呢,这也是试炼啊,龙太郎。光是不会迷路就很好了。」

「……可是光辉啊。」

「呵呵,龙太郎从以前就最讨厌迷宫或拼图。就算挑战也很快就大叫『啊啊啊,我玩不下去啦』,然后就拿起来乱丢。」

「是啊,没错。所以我后来就没在龙太郎面前玩拼图了,因为他连我的份也会拿去丢。」

龙太郎皱起眉头,似乎打从心底感到麻烦……或者说是感到厌恶。光辉对此苦笑,雫则是觉得很有趣似地笑出声来。

被青梅竹马的两人笑,龙太郎闷闷不乐地把嘴撇成ㄟ字型。看到他闹别扭的样子,让香织和铃也不小心笑了出来。

走下楼梯,来到迷阵入口前,龙太郎似乎愈来愈感到不自在。他迁怒似地瞪视迷阵……然后,「啊!」的叫了一声。

他似乎想到了好方法。

「我想到一个好主意!你们看,迷阵上方什么都没有吧?既然如此,我们从上面跳过去就好了吧!嘿嘿,南云!看来不需要用到罗盘了哦!」

完全是馊主意。

「坂上,你啊……」

看到始一副受不了他的样子,龙太郎却丝毫不在意,彷佛像在说「我真聪明!」,然后立刻使用『空力』往上一跳。

龙太郎的字典里没有『深思熟虑』这种词语,只有『择日不如撞日』或是『试了再说,不行就用毅力弥补』。

「龙太郎!?」

「笨、笨蛋!快回来呀!」

「龙、龙太郎同学!」

光辉、雫和铃看到龙太郎鲁莽的行动,于是焦急地出声制止。

大迷宫不是那么简单的地方,这是再明显不过的道理。

光辉虽然立刻伸手阻止,但是很可惜,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行动极为迅速,光辉的手抓了个空。

看来龙太郎是因为刚才的胜利而有点得意忘形,让他鲁莽的个性变得更加严重。

无论何时都积极乐观固然是龙太郎的长处,但是他有点积极过头的倾向,以至于反而变成短处。而这个短处在大迷宫则是会致命。

「好了,结果会如何呢……难得有这个机会,我们就来验证一下吧。」

「南云!?」

始双手盘在胸前,观察龙太郎有勇无谋的举动。光辉则是瞪著他,眼神充满责难之意。

然而,始带光辉他们来,并不是来当他们的保母。

既然他们是香织的儿时玩伴,始也会稍微顾虑到他们。但是对于自作自受,甚至硬是坚持做傻事的人,始还是不会刻意劝谏。

察觉这一点,光辉立刻对铃喊道:「铃!拜托你使用结界!」,想要用结界阻挡龙太郎的去路。铃虽然急忙挥动铁扇,但却为时已晚。

「喂~你们在做什么,快点过来啊──」

龙太郎回头喊道,他的脚则是踏入大迷阵的边界上空。就在那一瞬间,嗡的一声,宛如空气弹动的声音响起。同时,空间实际上也大大地扰动……

「唔哇!?」

留下一声悲鸣,龙太郎消失无踪。

「龙太郎!?」

「啊啊,真是的!那个笨蛋!」

「怎么办?南云同学!龙太郎同学消失了!」

光辉等人焦虑不堪。铃哭丧著脸,向伫立在背后的始求救。

而始则是专注于魔眼石带来的情报,似乎没在听铃的呼喊,完全无视于她。

在空间扰动的瞬间,始的魔眼石确实看见了魔力的作用。随后,在视野角落捕捉到魔力反应,他的目光便移往那个方向。

只见那里不知何时冒出一个六角柱状的冰块。

这时,发生了刚才的空间扰动现象。下一个瞬间,龙太郎出现在六角冰柱之中。

「在那里。」

光辉等人顺著始的视线看去,看到封闭在冰中、好像标本一样的龙太郎,他们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冰里面有人,正常套路应该是美女吧。放个彪形大汉到底对谁有好处了。」

「现在是说那种话的时候吗!」

确实,现在似乎不是说那种话的时候。

「────!?」

「啊,龙太郎同学好像有意识。」

虽然不能动,但是似乎还能改变表情。龙太郎似乎拚命地想要告知什么,从他紧闭双唇、一副呼吸困难的样子看来,他似乎正陷入窒息危机,大概只剩两分钟的性命。

「龙太郎!!护手!使用护手的冲击波!」

光辉比手画脚想要告知龙太郎,但是因为隔了相当的距离,而且龙太郎正惊慌失措,所以龙太郎完全看不懂。

突然视野一暗,回过神来不是在『※石头中』,而是在『冰块中』,无法冷静也很正常,但是那会更加缩短生命。(编注:游戏《巫术》中踩到陷阱等等时,可能会发生的后果。)

这时,带著浓浓杀意的大迷宫准备趁胜追击,只见周围的天花板冒出无数拥有锐利切面的冰柱。

「不、不妙……」

「照这个模式,绝对是……」

「啊哇哇,我现在就布结界。」

冰柱的目标是谁可说是一目瞭然。

光辉等人脸色苍白。铃急忙想要展开结界,可是离天花板的高度有将近五百公尺。毕竟要在那种距离精准展开结界很困难。

「嗯~放著不管似乎也会窒息死……有必要用冰柱追击吗?」

「……嗯~是想给作弊的人教训?用来吓唬人的这样?」

「别冷静分析了,你就不能快点帮忙救人吗?」

看到始悠哉地侧著头感到疑问,雫半是哭泣地恳求他。

香织看不下去,轻轻抚摸著雫的肩膀,并且开口说道:

「小雫,我想那个冰柱大概是被人逃脱后追击用的。所以放著不管也不会受到攻击。」

「那纯粹是你的推测──」

「再说没事的啦!小雫。」

「香织?」

香织看起来格外自信满满。雫担心龙太郎可能再过数秒就会被刺穿,视线在香织和龙太郎之间高速地上下移动。

香织则是把双拳放在胸前握紧,摆出可爱的姿势,笑著对雫说道:

「只要是刚死不久就还可以复活哦!就像我一样!」

「不是那种问题吧!?」

如果是以前的香织,应该会坚决表示绝对不会让他死。

雫的表情就像在说:你恋爱之后改变了呢……以前那个温柔的香织已经不在了……

附带一提,只要使用魂魄魔法和再生魔法,死亡后的数分钟内确实可以死而复活。

话虽如此,就像香织那时候整整花了五天,复活需要花费相当的时间。虽然现在他们已经熟练到某种程度了,所以大概可以稍微缩短时间,可是消耗的魔力非常巨大。

花费数日时间,甚至连魔晶石储备的魔力也全用来复活龙太郎的话,不管在时间上还是在魔力上,都只是浪费。

所以,始无视对香织的言行大受打击的雫和其他两人,拉了一下香织的肩膀,并且对月使了个眼色。

仅仅只是如此,月和香织就已明白始的意图,微微点头回应。

月一副受不了的样子耸了耸肩,然后对著封住龙太郎的六角冰柱伸出手。

「──『界穿』。」

空间转移用的传送门在香织的眼前打开,与之为一对的光膜做为出口,在包覆龙太郎的六角冰柱前展开。

「龙太郎同学的坏习惯也必须改一改才行了。」

香织皱起眉头,展开银翼,将大量银羽射进传送门中。

只见银羽飞越空间,在龙太郎的周围飘飞。它们附著在六角冰柱上,毫无保留地发挥凶恶的分解能力,六角冰柱转眼间便融化了。

或许是判断这样下去猎物会逃走,周围天花板长出的无数冰柱,终于朝著龙太郎射出。

「别想得逞!」

原本对著天花板的手掌一转,香织彷佛要掌握六角冰柱般握住拳头。瞬间,飘散后剩余的银羽在六角冰柱周围卷起漩涡,然后如茧一般包覆冰柱。这是银羽的绝对防壁,会将触碰到的东西全部分解。

为了打破这个防壁,过去始还被迫使出电磁加速式Pile Bunker,因此不可能挡不住区区的冰柱扫射。

看到银羽茧必然似地将命中的冰柱化为尘埃,始向香织提案,给让他们多费工夫的龙太郎一点教训。

「香织,融化冰柱的同时,顺便也把那个笨蛋的胯下分解掉吧。」

这是只有香织才能办到的新胯下粉碎。

「南云!你竟然说出这么可怕的事!」

光辉比香织更快反应,他用手护住胯下,露出战栗的表情,心想:「你真的同为男人吗!?」。雫与铃看到攻防一体的银羽,原本松了一口气,这时也惊讶地睁大双眼。

现在正是这个世界是否诞生新女子汉的紧要关头,再这样下去,说著男大姊话语的龙太郎就要诞生了。

香织红著脸说道:

「胯、胯下……我、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始同学好色!」

听到分解胯下这个可怕的作为,香织不知为何竟不是感到战傈,而是感到害羞。

香织感到狼狈的点有微妙的偏差,月露出冰冷的眼神,对她责骂与吐槽:

「……分解胯下有哪里色了?香织,你对胯下反应太大了,你这个闷骚女。」

「不、不是啦,月!要分解就得用银羽触碰胯下哦?虽然是间接,但那不就跟叫我触碰龙太郎同学的胯下一样了吗?那样很色吧!」

「……不管你如何狡辩,你对胯下过度反应而面红耳赤,是不争的事实。你这个大变态。」

「月只是想诬陷我是变态吧!我对胯下根本没有兴趣!」

「……哦,对始的胯下也没兴趣?」

「!?那、那是……该怎么说呢……那个、有、有一点啦……」

「……嗯,果然是对胯下有异常兴趣的变态,你这个胯下宗师!」

「好过分!那个外号不管怎么说都太过分了!始同学!我真的没有对胯下抱持过度兴趣!真的哦!你要相信我!」

「啊~好,我知道了,带到这个话题是我的错,你们两个就别再胯下胯下地说个不停了。你看,香织,你的儿时玩伴们都无所适从,到了言语无法形容的地步了。」

被一脸无奈的始这么一说,香织回头望向光辉他们,他们确实就和始说的一样。

光辉喃喃自语著「那个清纯的香织竟然……」,像是逃避现实似地别过头去,目光游移不定。铃则是满脸通红,口中说著「小香香,你太色了……」。

至于雫则是看著香织,露出有点寂寞,却又像是对于女儿的成长感到高兴,宛如母亲的慈爱表情。

香织不禁感到战栗。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连儿时玩伴们都会认为自己是对胯下过度关心的变态!

所以她急忙开口要替自己辩解,但是……

「你们听我说!我不是──」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

上方传来悲鸣。香织对那个声音有印象,讲白了那就是龙太郎的叫声。

每个人都吃惊地抬头往上方看去,只见冰柱的扫射已经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只看见闪耀银光的羽毛茧。

从这个情况,始等人顿时察觉龙太郎为何惨叫,他们猛然回头望向香织。

「咦?啊!龙、龙太郎同学,对不起~~!!」

香织惊慌地解开银羽茧。

或许应该说果不其然吧,翻著白眼,全身残破不堪的龙太郎登场了。

不用说也知道发生什么事。六角冰柱早已分解,但香织因为忙于辩解,以至于不小心忘记解除能力,结果连冰柱里的龙太郎也被分解了一点。

龙太郎昏迷不醒,就像断了线的傀儡般垂直落下。铃喊著「哇哇,不好了!──『光轮』!」,用光网接住龙太郎。

然后,她将龙太郎运送至众人所在之处,把光网拉过来一看,她顿时发出「咿!?」的悲鸣。

「讨、讨厌,龙太郎同学是变态!」

不知道铃是要说※『不好了』结果说错了,还是真的想说『变态』。(译注:日文的「不好了」跟「变态」的发音刚好颠倒。)

从她忍不住解开『光轮』,把龙太郎丢到一边看来,后者的可能性很大。

「龙太郎……怎么是这样的惨状。」

正如光辉所说,龙太郎的状态真的可以用『惨状』来形容。龙太郎全身衣服破破烂烂,根本就是半裸的状态,让人不禁想问:「看他半裸到底对谁有好处?」

最严重的地方是胯下。要害本身是完好,但是那个部分的衣服则是满目疮痍,处于防御力0的暴露状态。

满身肌肉的壮汉处于半裸(重要部位全裸)状态……

全员迅速地移开视线,或者应该说,他们将整个身体转了过去。在多重意义上,他们不忍看他。

始用眼神示意光辉:「天之河,你是这家伙的好友吧?」,言下之意就是叫他设法解决。然而,光辉一阵目光游移之后,开始故意装作在警戒周围。他的态度就像在说:「毫无防备的龙太郎由我来守护!所以我现在有点忙!」,藉此逃避。

香织则是发出「嗯~!!」的声音,尽可能拉开距离,全力伸长了手替龙太郎展开治疗。她的双目紧闭,而且全力别过头去,感觉得到她「我死也不看」的强烈决心。

「……香织你真过分,是你把他打得遍体鳞伤的说。」

「因为月闹我,我才会分心的吧!」

「……嗯,你这是在推卸责任。来,香织!你要负起责任,好好面对你的伤患!来,快点!」

「不、不要!因为会看到呀!我不想看到始同学以外的!」

「……你实在是不配当治愈师。来,看吧,仔细看著他治疗!把始以外的东西烙印在眼中吧!」

「不要啊啊啊!我不要!月是笨蛋!不要推我!啊啊!?这是重力魔法!?快住手,不要强迫打开我的眼睛!!」

月不断把香织推向龙太郎,并且用力道绝妙的重力魔法,想要打开香织的眼皮。

月将重力魔法设定在极小范围,绝不伤到对方,但是又发挥明确的效果……

这正可说是不辱天才之称的绝技,虽然这技术完全用在不必要的地方。

「……月小姐和香织小姐的感情果然很要好呢。」

「虽然大多时候都是月逗著香织玩,不过……确实很常在嬉闹呢。」

「基本上那也是友情的一种形式吧,大概就像是吵架的『架友』。」

始等人面带微笑,一边聊天,一边看著香织和月的幼稚争吵,特别是始的表情非常地慈爱。

月平常大多数时候都表现得成熟稳重,不过当对方是香织时,她马上变得像小孩子一样。现在她尽管和香织争吵,表情却像是个活泼快乐的小孩。

就某种意义来说,比起公认是月挚友的希雅,香织与月或许更像是普通朋友。

就始而言,平时像个大姊姊的月固然令他痴狂,但是说实话,孩子气的月与平常时的反差,也令始无法抗拒。虽然也可以说,不管怎样的月都是始的最爱……

另一方面,在温馨气氛的旁边,龙太郎仍倒在地上,翻著白眼,露出下体。

龙太郎被身为青梅竹马的女孩坚定拒绝,又受到一见钟情的对象宛如处罚的对待。他在异世界度过的这一天,将会成为他十七岁时难忘的黑历史吧。

「……处罚得够重了吧。」

「太悲惨了……」

「龙太郎……抱歉,我无能为力。」

雫、铃和光辉全力别过头去,脸上都浮现同情的表情。

过了五分钟后。

龙太郎总算恢复意识,身上穿回衣服(衣服是在恢复意识前,光辉替他换上的新衣),他对自己既鲁莽又有勇无谋的行为道歉。不知为何,龙太郎感觉大家对他似乎既怜悯又同情,总之气氛十分奇怪,他侧头感到不解。

「我说光辉,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没什么。你不需要在意任何事,龙太郎。」

必须守护挚友心灵的平稳。美丽的(?)友情令光辉蒙混带过。

所以始直接说了:

「你裸露下体,翻著白眼,一直昏倒到刚才。」

「!?」

「南云!?」

光辉就像在责备始「你怎么可以说出来!?」,但是看到他们的反应,龙太郎反而明白这是事实。

龙太郎环视周围,见到女性成员全力移开视线的瞬间,他顿时四肢著地跪倒。

众人彷佛可以在龙太郎的头上看见月召唤雷龙时的乌云,他平常开朗的个性有如虚假一般,整个人散发阴郁的气氛。他简直就像是被施了重力魔法,随时都会被压垮。

始不耐烦地推开责问他的光辉,并且说道:

「像坂上这样的类型,若是没痛过,他还是会再犯。」

「那也太痛了吧。你至少说得委婉一点也好吧?」

「我是代替蒙混过去的你说出来,为什么我得那样费心啊?」

当他们在争论的时候,温柔的缇奥施展魂魄魔法,光芒从上方往龙太郎照下。从虚空降下的淡淡光芒,彷佛是要将他的灵魂接引上天堂一般。

一旁的始挥开光辉,对月提出疑问:

「月,我想确认一下,以你的力量,能够应付刚才的强制转移吗?」

「……很困难,因为比我展开的速度还快。再说也不知道强制转移的范围有多大,会连续发生几次。如果要全部对抗,我想消耗的魔力量会令人无法忽视。」

「我想也是吧,剩下一个常见的方法就是……」

始缓缓取出修拉简,虽然光辉等人大吃一惊,始却没有特别在意他们。在发出电流填充能量后,始对准正面迷阵的冰壁,扣下扳机。

根据从上方俯瞰时的感觉,构成迷阵的冰壁高度统一都是十公尺,厚两公尺左右,并非修拉简或奥尔康不能打破的厚度。

果不其然,电磁加速式对物来福枪的红色闪光轻易穿透冰壁,更粉碎迷阵内部好几面冰壁。

然而,或许该说果然不出所料吧。被打出的大洞吸收周围的冰,转眼间便填平了。再生速度远比冰霜系魔物更为迅速。

「一定早有防范的吧。毕竟破坏墙,一直线走向终点,是基本的套路。」

「始同学,我没听过有那种套路哦?在地球做那种事的话,你会被通报给主办人哦。」

最近有点把地球的常识拋在脑后的香织,这时做出非常符合常识的指谪。看来她的常识似乎仍勉强存活。

从无视迷阵玩法的这一点来说,始跟龙太郎没什么两样,光辉等人以冰冷的视线看著他。

始防备著来自迷阵的反击,不理会讲常识的香织和光辉等人的视线,将修拉简收了起来。

「只要别勉强往前进就不会有处罚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可能会有许多灰色地带可以钻。」

既然有罗盘,那么正常攻略不就好了吗?光辉等人的目光更加冰冷,始不理会他们,毫不犹豫地穿越拱门。

光辉他们之间顿时一阵紧张。就算明知没问题,但因为刚才龙太郎的事,所以他们不由得小心戒备,担心进入迷阵的瞬间会出事。

「怎么了?南云同学,没问题吧?」

始用单手制止雫发问,同时注视手上的罗盘。

通道马上就分成通往左右的道路与通往正面的道路,形成倒T字形的路口。不过罗盘隐隐发光,指针转了一圈,指向右边的通道。

「嗯,暂时可以安心了。因为妾身本来有点担心,说不定只有在这迷阵里,罗盘可能会失效呢。」

「我也考虑过那个可能性……不过这个罗盘是以比神代魔法更高阶的概念魔法所制造的产物。因为连解放者自己也只能创造出三个,所以我认为应该不会有问题。」

缇奥跟在始后面通过拱门,她说著松了一口气,始也同样放心地点头肯定。

同时,始也不由得苦笑,如果能更早得到这个罗盘,在【莱森大迷宫】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对于始的这个想法,尝过同样辛劳的希雅和月似乎也感同身受。

「呜呜,如果有这个的话,那时就不用怕密雷迪小姐了。」

「……嗯,她大概是故意把罗盘放在哈尔崔那。可恶的密雷迪。」

月的推测恐怕是正确的吧。

只要有罗盘,就会演变成大迷宫称不上迷宫的状况。正因为如此,密雷迪他们一定是为了不会被轻易攻略,所以把罗盘寄放在进入前提是攻略四个大迷宫以上的哈尔崔那吧。

虽然明知如此,但是想起在【莱森大迷宫】受到的多般玩弄,他们就无法坦率接受。希雅的唇像是赌气似地噘成鸭嘴,月也不满地鼓起脸颊。

大概就只有闯过那个大迷宫,或者该说经体验过密雷迪有多么惹人厌的人,才能体会这种感觉吧。

「他们有时会提到那个名字,说真的,他们在莱森大迷宫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

「虽然不能分享相同的回忆,让妾身觉得有些寂寞,不过……他们三人的怨念很深,看来还是别过问的好。」

始拍了拍月和希雅的肩膀安慰她们,香织和缇奥则是看著他们,心想令这三人如此在意的解放者密雷迪,性格到底是多么奇怪的人。

光辉等人也穿越拱门,进入迷阵,终于要开始攻略广大的迷阵了。

虽说多亏罗盘,在迷阵中不会迷路。但是在数平方公里的迷阵中迂回前进,应该会花费相当久的时间吧。

而且这里也同样极为寒冷,虽不至于令水立刻结冻,但是如果没有空气特区的话,一定会是相当严酷的路程吧。

「相当有压迫感呢。」

「是啊,而且这个墙壁好像有点怪。明明透明乾净,却看不见墙壁后的景色……」

雫抬头看著冰壁说道,身旁的铃则是稍微远离冰壁,露出不安的表情。

确实没错,而且果然是奇怪的冰壁。

高透明度跟刚刚一样,而且美得连一个气泡都没有。隐约反射人影也一样,然而却看不见隔壁的通道。考虑到每一面墙的厚度都是两公尺,一般不可能会这样设计,这么设计的理由应该不只是为了使迷阵更像迷阵这么简单。

香织露出厌恶的表情,说出她的悬念:

「刚才的丧尸是从墙后出来的吧……」

「嗯,有可能是相同的机关。有些大迷宫的魔物能完全遮蔽气息,要小心奇袭。」

「没问题的,香织小姐!交给我的兔耳吧!你不用那么害怕,只要用我超强的兔耳EAR一听,不管对手是谁都不会疏漏!」

「是、是啊!谢谢你,希雅。不过你刚刚说了两次耳朵哦……」

香织心想……那一定是希雅的感知系奥义之类的能力吧。虽然对她的心意很高兴,但是听到命名却感觉有点无法安心。

希雅无视香织的吐槽,得意地挺起胸膛,接著自信满满地往自己的胸膛一拍。挺起的双峰被这么一拍,必然晃呀晃地波涛汹涌。

不只是香织,铃和雫她们似乎也很不安,温柔的希雅出于关心,想为她们舒缓过度紧张的情绪。然而,希雅应该稍微多考虑一下自己过于暴露的服装。

别说是缓解紧张,光辉和龙太郎在男性本能的驱使下,视线忍不住就要飘过去。始则是瞪著他们,目光宛如杀人光线。

两人虽然默契十足地同时移开视线,却陷入非常紧张的状态。

「真是的,希雅,你也稍微有点自觉……」

始一边提醒希雅,但是视线却被希雅流重力魔法所吸引。他以鉴赏名画般的认真眼神,盯著仍在晃动的双峰。

自从发觉并承认自己对希雅的感情后,始总是不由自主对希雅的性感动作有所反应。

「……始同学?你在看哪里呢?说呀?」

「咳咳!呃~接下来是左边吧。」

回头一看,却看到瞳孔张开的香织,般若小姐一定也准备好出场了。

始刻意咳嗽一声掩饰,同时视线移向罗盘。

月似乎觉得很有趣,吃吃一笑。缇奥挤了挤自己的胸部,强调自己的存在……这个就不用理她了。雫则是用一副「你在做什么啊」的冰冷眼神瞪视始。始无视她们,继续前进。

看到始的反应,希雅脸颊泛红。接著,她更做出双手抱住自己的动作,害羞地扭动身体。

「始先生真是的,真的很喜欢我的胸部呢。不过不能做『那个』哦!现在请专心攻略大迷宫。不然我……被那样玩弄胸部,我又会脚软的!那就无法攻略大迷宫了。」

「希雅,请你稍微闭嘴好吗?」

听见希雅突然的告白,光辉等人和双眼无神、般若已出现一半的香织,以及充满兴趣的缇奥,他们用战栗、害羞和部分夹杂嫉妒的眼神看了过来。

始的脸颊微微抽搐,不过他正视前方,默默无语。看来他打算行使缄默权。

取而代之,月则是以一如往常的冰冷眼神看著始。

「……始,你做了『那个』吗?希雅是第一次的说……始是禽兽。」

「因为我的理性把持不住,忍不住就像对月那样,对她做了『那个』……」

听到始和月的对话,光辉等人郁闷地心想:「所以说『那个』是什么啊!?」

虽说累积了异于常人的经验,不过在这里的都是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少女,而且是非常乖巧的青少年们。对于刺激香艳的成人世界就在身边,他们无法不做反应。更何况对方又是周遭同年纪的人,反应也就更激烈了。

「怎、怎么办?小雫雫!为了-->">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