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终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零2 终章

从西海返回之后,劳斯怀著会受到处罚的觉悟,向教皇陛下报告经过。

由于海盗团违反约定,所以遵照当初的神之旨意,展开了讨伐战。

因为四名神代魔法使联手的关系,无法达成神之旨意。

有个名为『解放者』的组织。

以及安迪卡沉没,神兽复活,然后又被打倒。

然而,明明每一件都是意想不到的报告,教皇却没什么反应。

非但如此,教皇甚至也不责备劳斯,只是命令他暂时待命。

确实,神国人民见到飞空船回归,他们一定会认为,每个骑士都理所当然地平安归来,并且对异端者们降下天谴了。他们一定想都想不到,飞空船上的骑士人数,只有当初出发时的两成。

因此,如果这时大动作处罚劳斯,等于是自己公开宣布,最强骑士团中的其中一强没有达成神之旨意,所以教皇有这方面的政治判断也是可以理解的。

话虽如此,然而处罚的方式有百百种,所以……

被教皇命令退下之后,劳斯一边沉思,一边走在走廊上。

就在此时,他似乎和某个人擦身而过。劳斯深陷难解的疑问之中,所以并没有在意,直接就要通过,但是他忽然发觉一件事。

「等一下。」

劳斯回头叫住那人,但是眼前并不是那个,不该在这里跟劳斯擦身而过的男人————艾司。取而代之,是一位用长袍帽子遮住脸,只露出美丽小口的修女。

「有事吗?」

「啊,不,抱歉,我认错人了。」

尽管感到诡异的异样感,劳斯却摇了摇头,心想大概自己太神经质,于是向对方道歉,顺便也说出自己的疑问。

「……我没见过你吧……」

「我名叫阿哈特。」

「这、这样啊。」

她的声音明明清脆美丽,但是却非常缺乏情感,劳斯不自觉地被她的气势压过,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修女无声地询问「还有事吗?」,劳斯再次摇摇头。

修女微微行一个礼,接著便从走廊离开了。

注视一会儿她的背影后,劳斯也迈步离去。

然后,他忽然发觉一事,顿时感到毛骨悚然,他急忙回头看去。

修女已经不见人影。可是有一件事劳斯可以肯定,没错,他完全感觉不到刚才的修女灵魂的存在。

一瞬之间,劳斯脑海闪过各种念头。

为什么没有达成神之旨意,却未受到责难?

为什么在那个时机点,神兽会复活,安迪卡会沉没?

为什么教皇说过安迪卡是有用的系统,在听到岛屿沉没时却没什么反应?

这还用说,当然是因为教皇之上的存在,希望事情那样发展。

时机点是劳斯等人接到神之旨意之后。

为什么是那个时机点?为什么劳斯什么也没有被知会?

劳斯想不到合理的理由。

那么就根本没有所谓的合理的理由,就跟过去时而降下的神之旨意相同。

一切都只是神所希望。

「我们是你的玩具吗!」

一股难以形容的情感涌上,这与他对那个太阳般的少女所抱持的感情完全相反。

太阳的少女————仔细一想,这件事就说得过去了。自己位居白光骑士团的团长,为什么会不知道『解放者』?另外还有贝尔塔与密雷迪的关连,以及贝尔塔死亡的理由。

这些事实的碎片,帮助他建立起接近确信的推测。

因为都是来自相同的理由,也就是不合理的理由,只是那个存在希望事情如此发展而已。

劳斯紧咬牙根,握紧拳头。他突然很想放声大叫,心中的情感彷佛快要满溢出来。

然而即便如此,因为劳斯•拜恩这个男人是『不反抗的男人』……

所以劳斯松开拳头,大大地吐了一口气,眉头皱得比以往更深,然后再度迈开步伐。

————在自由的意志之下。

他拚命无视在脑中不断回荡的这句话。

却没发现一名部下正眯著眼,看著劳斯的举动。

自从安迪卡沉入海底的那一天起,时间大约经过一个月。

安迪卡原本所在之处建立起船岛,密雷迪等人现在也在那里逗留。

那一日,靠著利用传送门赶来的梅尔基涅船团,以及大量的竹筏,使得安迪卡的人民平安地逃到海上。

之后他们在船上,一言不发地注视著安迪卡的结束。

安迪卡是他们的故乡,也曾是他们安身立命之处。看著海水墙崩坏,海岛逐渐消失在海底深处的景象,每个人怀抱的感情固然深浅不同,但一定谁也无法忘记这壮烈的光景吧。

安迪卡居民顿失依靠,有很长一段时间,每个人都无法动弹,只是持续放空自己。而在梅尔基涅号上,不管是互相拥抱的梅儿与蒂涅,还是身旁的巴哈尔,以及在岛上生活时间最短的密雷迪等人,每个人也都是一样。

不知经过多久的时间。

最先开口的人果然还是密雷迪。

虽说全员平安,但既然有伤者、体弱之人和病人,他们就不能一直像挤沙丁鱼似地塞在一艘船上,就算要前往大陆,在那样的状态下还是会出人命的。所以,他们先把船像船岛一样连结起来,使其安定,然后才治疗伤者与配给食物。

之后过了一晚,当旭日升起之时————

密雷迪向安迪卡的人民提出可以选择的选项。

也就是————一,回去大陆。二,直接在船岛生活。二一,踏上冒险的旅程,赌一赌能否找到教会的魔掌所无法触及的新大陆。

如果要回去大陆,安迪卡的人民是异端者,所以很有可能遭到教会猎杀。因此密雷迪提案,如果他们希望,『解放者』会准备隐密的村落供他们居住。

归功于巴哈尔的主导,有大半的人选择形成船岛,在船岛上生活,但即使如此,仍有相当多人希望住在『解放者』的隐密村落。

这有很大的因素是密雷迪的存在吧。

因为甚至出现有人提出第四个方案。

没错,那些人不想在『解放者』的隐密村落低调生活,而是想进入『解放者』这个组织,帮助密雷迪等人。

这代表那一日,向骑士团呛声、支撑安迪卡、打倒神兽的密雷迪,她的表现就是如此令人印象深刻。

甚至令他们把密雷迪•莱森这位少女,深深刻印在了心中。

在那之后,因为害怕教会前来讨伐安迪卡的人民,所以他们派人警戒。另外,为了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保障生活,他们扩张了船岛————靠著梅儿与蒂涅再生沉没的船,或是著手确保粮食、连络『解放者』、准备隐密的村落等等……

所以密雷迪等人也在船岛停留了一段时间。

然后到了今天,密雷迪等人终于要返回大陆了。

「吶,密雷迪!渡海抵达大陆后,马上就是沙漠了吧?海水会全部变成沙子对吧?我无法想像呢,真是令人期待!」

这么说完之后,摆动著兔耳,从后方抱住密雷迪的女孩,是汪达旅馆的齐雅拉。

她正是第四方案的提案者,也是率先希望加入『解放者』的人。起先是她跳出来喊道:「我想加入密雷迪的组织!想要跟密雷迪一起去!」,之后志愿者便络绎不绝。

「因为小齐是在安迪卡出生的嘛。对!沙漠之海虽然有许多不便,但是风景很美哦……不过小齐,你真的要加入解放者吗?」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密雷迪已经问过很多遍这个问题。出发之前,她再一次问道。

密雷迪问这个问题时的表情意外地认真,齐雅拉放开密雷迪,她也用同样认真的表情回答道:

「对,我想加入,我想帮上密雷迪的忙……虽然没有了故乡,即使如此,我还有我爸妈,大家之所以能平安无事,全都要归功于密雷迪,我想报答你的恩情。」

「你不必考虑什么恩情啦,因为我只是贯彻我的生存方式而已。你如果加入解放者,那就代表要和世界宣战哦?」

「这我已经听很多遍了。如果问我是否有觉悟,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

齐雅拉微微低头之后,随即用密雷迪也为之一惊的坚定眼神,看著她说道:

「不过,这不只是为了恩情。我……不对,我爸妈,还有举手想加入解放者的人们,大家全都很崇拜你哦!我们想要和你一样,贯彻自己的意志,活在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的世界!」

不知不觉间,志愿者们也和齐雅拉一样看著密雷迪,他们都已做好出发的准备,望向密雷迪的眼神闪耀著强烈的光辉。

那是密雷迪所熟知的反抗者的眼神。

「这样啊。」

所以密雷迪只是说了这句话后就闭口不谈了。因为他们的自由意志选择要和自己走上相同的道路,没有比这更令密雷迪高兴的事,密雷迪的脸上也自然地露出了笑容。

志愿者之中,站在能看见那个笑容位置的男性成员们,每一个似乎都中弹了,他们的脸色染上红晕。

齐雅拉的脸颊也微微泛红。

「而且……你知道的,我和密雷迪是朋友。因为是朋友,所以我想要帮忙你呀。虽然我并不强,也不是说有什么才能……」

齐雅拉摇摆兔耳,忸忸怩怩、羞赧地这么说道。总之……

「小齐太可爱了!」

密雷迪喷鼻血了。齐雅拉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问道:「密雷迪!?你怎么了!?难道是战斗的后遗症吗!?」

「我、我没事,只是友情从鼻子溢出来了而已!」

「不,嗯,我反而觉得那样很有事耶。」

齐雅拉是具有常识的孩子。

这时巴哈尔走了过来,蒂涅和梅儿也在。

「嗨,密雷迪,准备好————」

「喂,巴哈尔,别直呼小密的名字,要我说几次你才会明白呢?我杀了你哦?不对,去死吧。」

只是打个招呼,巴哈尔就差点被杀了。军刀抵在他的脖子上,反射旭日光芒的刀刃非常刺眼。

「姊、姊姊!父亲没有恶意!他只是有点『那个』而已!」

「喂,蒂涅,那个是什么意思?啊?」

巴哈尔高举双手投降,被女儿那样说,他的脸颊不住抽动。

「哎呀哎呀,你捡回了一条命呢,你要感谢蒂涅是天使哦。总之你给我下跪磕头,我会踩踏你,直到你哭出来为止。」

「我要收回前言。你果然还是不像丽茱。」

梅儿露出完美的笑容,用军刀的刀腹拍打巴哈尔的脸颊,彷佛在说「喂,快给我跪下磕头呀」,巴哈尔则是露出疲惫的表情。

蒂涅喊著「真是的,姊姊!」抱住她的手,出面阻止。梅儿被她抱得很难为情,心不甘情不愿地将军刀收回鞘。

就像这样,尽管复杂,巴哈尔与梅儿的关系还算和平。大概也是因为中间有蒂涅,所以看来不会出现互相厮杀的情形。

而且因为巴哈尔以行动表达了父爱,蒂涅与巴哈尔之间的亲子关系也逐渐得到改善。

密雷迪微笑看著他们,巴哈尔则是尴尬地搔了搔头。

「啊~那个,多谢你许多的照顾。」

「是吗?我们在赌场借钱不还,而且还是袭击的犯人喔。」

「光是你们救了安迪卡的人们,就已经一笔勾销那种事情了,除此之外,你们甚至还帮忙调度构筑船岛所不足的物资。我欠了你们很大的人情。」

巴哈尔耸了耸肩,他给人的印象似乎柔和了许多。过去费尽苦心,只以力量维持支配的男人,在失去自己的王国之后,似乎有点改变了。

「人情啊。如果你要还人情的话,这次就用蒂涅能够明白的方式爱她吧,这是你跟小密的约定哦!」

「所以说,你的大恩大德不是那种事就可以————不,好啦好啦,从今以后不是只有蒂涅,我也会好好守护弱者啦。」

后方有人拿军刀戳呀戳,发出柔和的笑声。巴哈尔再次高举双手,改口说道。蒂涅也说「父亲,你好棒!」,一把抱住巴哈尔的侧腹。感觉巴哈尔已经变成一个宠爱女儿的父亲了。

巴哈尔咳嗽一声,露出严肃的表情开口说道:

「如果你见到艾司……不,你说他是使徒吧?如果你见到那家伙,帮我问候他。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连我们的份一起痛揍他一顿。」

根据奈兹目击的情况推测,艾司恐怕早已死亡,被『神之使徒』所取代了吧。

奈兹不可能会看错那鲜艳的银光。

而关于『神之使徒』破坏封印的动机,众人一致结论都是『神的游戏』。因为使徒的存在,就是为了在世界这个棋盘上摆上棋子,以排遣神的无聊。

「交给我们吧。不管是使徒、教会还是神,总有一天我这个天才美少女魔法使密雷迪会带著愉快的伙伴,把他们全都揍扁!」

「哦,拜托你了,我们大概已经不会被当成目标了。因为虽然我们已经失去做为资金来源的作用,但却还有做为这个世界的垃圾场的功用。」

「确实,教会也已经没有必要为了歼灭你们,特地跑到大海的尽头来了。」

事实上,船岛除了做为异端者的集中地之外,已经没有理由让教会花费劳力了。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梅尔基涅海盗团打算就此离开船岛。当然,蒂涅也一样。虽然预定偶尔会拜访船岛,除了带蒂涅回来探亲,也会运送生活物资前来支援,不过基本上梅尔基涅海盗团打算漫无目的地不断移动。

这是为了不让教会找到他们的所在之处。是唯一能让梅儿与蒂涅过著平稳生活的方法,同时也是不会让危害波及船岛的方法。

「没错,所以我们会好好经营的。当你们失败,走投无路的时候,就逃到这里来吧。在那之前,我们会把船岛经营得更加有声有色。」

「哦~我们逃来这里没关系吗?」

「就算没有了海岛,这里仍是自由之都,来者不拒,去者不追。只不过,教会相关人员除外。」

「啊哈哈,谢谢你,我会记住的!」

看到密雷迪脸上带著表里如一的笑容道谢,巴哈尔有些难为情地搔了搔头,耸了耸肩,说了一句「再见了,可别轻易死掉哦」,随后便转身离开。

蒂涅也接著说「密雷迪小姐,真的很感谢你帮我们这么多忙」,她紧紧拥抱密雷迪一下,然后便追在巴哈尔之后离去。

在临去之际,蒂涅看了梅儿一眼,露出微笑。她是在为两人制造独处的机会吧。

此时,先前在与克里斯等海盗团成员和岛上居民道别的奥斯卡与奈兹,已经坐上回归用的船,呼唤著密雷迪。

看来出港时间已到,以齐雅拉为首,要一起回大陆的人们也纷纷搭上船。

最后剩下密雷迪单独一人,她笑著对梅儿说道:

「那么我要走了,梅儿姊。」

「……好的,小密。」

梅儿也露出一如往常的柔和笑容。

「虽然发生很多事,不过这段时间我很快乐。」

「是啊,我也很快乐。还有……谢谢你,只靠言语实在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感谢。」

「嘻嘻嘻,怎么了?梅儿姊,你今天特别坦率呢。」

密雷迪笑嘻嘻地,露出惹人厌的表情开梅儿的玩笑。

然而,梅儿并没有一如往常地反击,而是紧紧地抱住密雷迪。

「梅、梅儿姊?」

「……」

梅儿不发一语,只是用力地抱紧密雷迪,甚至到让她快要喘不过气的地步。

密雷迪任由梅儿抱著自己,彷佛要将她的存在刻印在身上一般,密雷迪也闭上双眼,紧紧地拥抱梅儿,就这样过了好一段时间。

终于,两人各自分开。

「……如果奥斯卡小弟的神器无法治愈他的弟弟妹妹,你们再来找我吧,到时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他们。」

「好,我们会的。」

两人凝视著彼此,然后密雷迪嫣然一笑,转身离去。

「————啊。」

梅儿下意识地伸出手,但是又马上缩回。

然后她默默注视著要与世界战斗的小妹柔弱的背影。

密雷迪乘上船后,船终于要启航了。岛民全员出动,一边欢呼一边向他们挥手,盛大地替他们送行。

梅儿也乘上梅尔基涅号,跟团员们一起站在甲板上送行。大家或是对密雷迪等人挥手,或是道出感谢,或是期盼能够再会。

彷佛受到送行的推动一般,船缓缓地驶离。

密雷迪在船尾蹦蹦跳跳,活力十足地挥手回应。

不知不觉中,梅儿抓著船缘的手,因为过于用力而发白。

她的笑容崩溃,变成既抽搐又僵硬的不自然表情。

————这样就好了,因为我好不容易可以和蒂涅一起生活了。

————解放者的立场太危险了。

————我成为解放者的话,会使蒂涅和家族变得比现在更危险。

————所以这样就好了。继续逃避,远比敌对要好多了。

————这样是……最好不过了。

梅儿彷佛在说服自己一般,不停地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样就好了」,但是脑海中忽然浮现密雷迪伤痕累累的模样。

那孩子今后也会勉强自己。

为了别人,为了自由,为了对著不合理大喊不合理。

————如果这是见到那孩子的最后一眼……

这么一想,她便感到心脏宛如被紧紧抓住似的恐惧感。

不知何时,梅儿对密雷迪已经萌生和对蒂涅一样的强烈感情。

明明在一起只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而已……

「姊姊。」

「!……怎么了?蒂涅。」

梅儿面露微笑,转身面向身旁心爱的妹妹,蒂涅的表情却是温柔得令她吃惊。她的表情充满慈爱,甚至谁都会认同,那正是适合称为圣母的表情。

「你就去吧,姊姊。」

「咦?你叫我去,你在说什么……」

「你想去他们的身边吧?你想帮助他们对吧?」

蒂涅温柔地握起梅儿僵硬的手。

「因为姊姊的努力,我才会有这么多的家人。」

回头一看,不知何时,海盗团的成员们都注视著梅儿,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无比温柔的表情看著梅儿。

「我也已经知道父亲是爱我的,这样就足够了,除此之外我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

「蒂涅……」

蒂涅伸手指向密雷迪。

「因为和大家在一起,所以我可以活下去。可是密雷迪小姐一定需要姊姊。」

只见蒂涅露出完全不同于温柔的表情,而是有股莫名魅力的狂傲笑容,继续说道:

「而且我讨厌教会,他们夺走了我的故乡,甚至是使我失去故乡的原因之一,还利用了我。教会,不可饶恕。」

「蒂、蒂涅?」

「所以姊姊,请让教会付出代价吧!」

原来如此,蒂涅确实是罪犯之都的公主,气势十分了得。

梅儿仰望天空。当初伸出双手渴求自己,哭喊著「姊姊」的小妹妹,看来早就已经坚强到可以送姊姊出门了。

「你就去吧,梅儿。」

说话的人是克里斯。

「已经太迟了。」

「太迟是什么意思?比起与教会敌对……」

「不是的,我是说他们早就已经是家族的一份子了吧。家人不会拋弃家人,这就是梅尔基涅海盗团的规矩吧?」

宛如同意克里斯的说法一般,每个人都用力点头肯定。

「如果你是真心想留在这里,那也很好。可是看到你露出那样的表情,我们可受不了啊。弟兄们,你们说对吗?」

「啊啊,真是的,这样犹豫不决真不像你啊!笨蛋梅儿!你是那个野丫头的姊姊对吧!快点追上去啊!」

「是啊,船长。再说漫无目的在海上航行才恐怖吧?与其这样,不如跟世界宣战还要好一万倍呢。」

「为了能看到密雷迪穿女仆装,我可不想就此跟他们不相往来。」

众人都喊著要和解放者并肩作战。

「为了预防万一,最好在海上留一条后路吧。我们会预先做好许多准备,所以梅儿你就先去看好他们,别让他们轻易地就丧命了。」

梅儿缓缓用单手遮住双眼,然后彷佛吞下某个大块的东西,又好似做下觉悟一般,大大地深呼吸一口。

隔了一拍,当她拿开手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是————狂傲的笑容。

「我的家人真的都是笨蛋呢。」

顿时欢声雷动,海盗团有了新目标————与世界宣战,梅尔基涅家族发出了吶喊。

梅儿单膝跪地,拥抱面露微笑的蒂涅。

「那我走了,蒂涅。这群笨蛋就拜托你了哦?」

「好的,姊姊,祝你好运,期待再会的那一天。」

两人互相点头,然后梅儿站了起来。

她站上船的边缘。

「喂,梅儿。」

克里斯呼唤她,大概是事前悄悄决定好了吧。

梅儿回过头来后,克里斯代表家族送上饯别礼。

「船和我们会稍微和你分开一段时间,所以你至少把名字带去吧。」

「呵呵,是啊,那我就收下了。」

梅儿对心爱的家族露出绝美的笑容。

「梅儿•梅尔基涅,我要代表你们去跟世界干架了!」

话一说完,梅儿猛然跃入海中。

背后则是传来响彻云霄的盛大欢呼声。

「……呼~」

前往大陆的船上,密雷迪终于停止挥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她背向船尾,神情显得有些消沉。

「……寂寞吗?密雷迪。」

「没有。」

密雷迪否定奥斯卡问题的话语显得有气无力。

奈兹来到密雷迪的身旁,露出为难的表情鼓励她。

「又不是今生永别,只要活著就能再见面的。」

「我知道啦。」

密雷迪心情低落。

出发之前她还一直努力露出笑容,现在似乎已经到极限了。

这也证明对密雷迪而言,她的存在已经变得如此巨大了吧。

奥斯卡或许是想尽可能激励她吧,他开玩笑说道:

「真是的,你也算是姊控了。姊姊一不在,你就垂头丧气。」

「什么!才没有那种事!我不是姊控!」

「密雷迪很怕寂寞呢,你也差不多该离开姊姊独立了吧?」

「连小奈也这样说!?我真的不寂寞!就算梅儿姊不在……梅儿姊不在……」

马尾显得无精打采,果然病得很重。密雷迪连回嘴的力气都没有,垂头丧气地走开。

「哎呀哎呀,你要上哪儿去呢?」

「我要回房间,阿奥和小奈都别来烦我,让我一个人独处。」

「我坚持拒绝。」

「啊啊,真是啰嗦耶!我也会有想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呀!」

「是啊,我明白,不过不关我的事。」

「我说啊!你们再闹我要生气……」

密雷迪狠狠地瞪视奥斯卡与奈兹,但是这时她忽然发觉,奥斯卡与奈兹都张大嘴,看著她的身后。

就在那个瞬间,背后伸出两只手,捏起密雷迪柔软的脸颊。

「好、好痛!什摸!?怎摸回速!?啊,梅儿姊!?」

「对~我是梅儿姊姊哦?怕寂寞又沮丧的小密。」

梅儿的手指离开脸颊后,密雷迪回头一看,随即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为、为什么?」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对于密雷迪的问题,梅儿则是面露柔和的微笑回答道:

「因为姊姊还是决定跟你们一起去了。请多指教啰,奥斯卡小弟,奈兹小弟,还有脸颊有肉的小密。」

「真、真的吗?跟我们一起?可、可是,为什么……」

「因为啊……」

梅儿露出认真的表情,停顿好一段时间后说道:

「因为我欺负小密还欺负得不够呀!」

「回去!你给我滚回大海的尽头去!笨蛋梅儿姊!」

「哎呀,怎么这样说话?这种坏孩子要处以搓脸颊之刑。」

「啊,又来了,住手啊啊啊啊!」

密雷迪被梅儿从背后抱住,再次被玩弄脸颊。

听到嬉闹的声音,众人不知发生何事,目光全都集中了过来……

大家很快地都露出温暖的笑容。

因为不管是抗拒的密雷迪,还是面带虐待狂的表情在欺负她的梅儿,两人看起来似乎都既快乐又喜悦。嬉闹的两人,简直就像一对感情要好的姊妹。

「喂~!阿奥还有小奈,你们别站著看,快来救我啊~!!」

奥斯卡和奈兹相视一笑。

然后奔向新的同伴和一脸高兴模样的首领身边。

-->"> 本章已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