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四章 神话之战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零2 第四章 神话之战

奥斯卡出现在金碧辉煌却笼罩欲望的中央赌场里。

只不过,这次他打扮成服务生。

身上满是欲望和脂肪的男人,从奥斯卡的托盘拿了香槟就走,对于微微一鞠躬的奥斯卡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而且赌场内负责保全的黑衣男也是。

「我不懂……」

奥斯卡静静说出这一句话。他无意识地想把眼镜往上推,但是手却没有平时的触感,令他口中嘟囔了几声。他并没有特别变装,仅仅是把眼镜拿下,甚至连黑衣男都没发觉……

「啊哈哈~果然阿奥的本体是眼镜呀。」

密雷迪靠了过来,她一手端著托盘笑著说道。

然而,平常立刻就会回嘴的奥斯卡,现在却只是默默地盯著密雷迪看。没错,跟假扮服务生的奥斯卡相同,为了潜入赌场,密雷迪也装扮成女仆。

「密雷迪,你果然很适合女仆装,非常好看哦。」

「……阿奥,感觉你好像盯得比小密穿礼服时还用力呢。」

「这是两回事。上次来的时候,我就觉得这里的女仆装绝对会很适合你,我果然没看错。密雷迪,你非常地耀眼哦,变装用的黑色假发也很棒,你就一生维持这个装扮好吗?」

「……阿奥,小密有点害怕阿奥耶。」

密雷迪似乎很恐惧地不停后退,奥斯卡则是步步逼近。

「喂,你们两个知道潜入是什么意思吗?别引人注目啦。」

来为两人仲裁(?)的是卡媞,她也穿著女仆装。

其实藉由扮成赌场员工或赌客,梅尔基涅海盗团的成员已有多人潜入赌场。

蒂涅夺回作战的骨干极为单纯。由奈兹和梅儿一同转移到先前与蒂涅见面的房间,然后直接以转移逃脱。然后趁著没有被发现的期间,搭上停泊在近海的梅 尔基涅号,再连同船一起转移到分乘在复原船团的梅尔基涅家族身边。之后尽可能不断地转移,在允许的范围内,连同船团一起逃到就算飞空船也无法轻易追上的远 方。

只不过,从巴哈尔强烈的戒心判断,蒂涅也有可能不会待在固定的地方。

那种情况就要用梅儿窥视过去的魔法,来追踪蒂涅的足迹。不过安迪卡的地下几乎已化为迷宫,如果认为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找到蒂涅,那也太过乐观。

所以他们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只要接到奈兹的连络,地上组的人会大吵大闹,制造混乱,减少前去找梅儿他们的敌人的数量。

附带一提,若要说他们是如何假扮员工或赌客混入,其实单纯就是靠金钱的力量。

本来赌场的荷官和守卫都要经过狄瓦特家族严格的审查,通过审查之后才能担任。扮演客人固然不用说,如果只是要扮服务生,方法则多到数不清。

因此,与密雷迪同样扮成女仆的卡媞,看到两人像是在潜入场所调情(?),所以过来抱怨……

「卡媞,你也很棒,猫耳和女仆装最搭了。」

「咦?突、突突然说什么啊!不用说场面话啦!」

「不是场面话,可以的话,我想一直看著你。」

「什么!?」

猫耳抖动,猫尾竖直,聚集于脸上的热度让卡媞快要喷火了。

奥斯卡正打算开口阐述猫耳女仆的美妙,但是……

「阿奥,你再不收敛,本小姐要生气啰。」

「啊,是,对不起。」

第一人称变成『本小姐』,代表密雷迪快要发飙了。脸上维持著笑容却浮现青筋,密雷迪散发的压迫感令奥斯卡恢复正常。

就在此时,毕竟因为动静太大了,一名中年男人停下了脚步。然后,他睁大眼睛凝视密雷迪,接著立刻露出好色下流的眼神看著她。

「看看这是谁!你不是那时候的小姑娘吗!哈哈哈,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种地方再会!你这身装扮是怎么回事?」

密雷迪似乎对中年男没印象,她侧著头,动作优美地行一个礼。

「……很抱歉,您是不是把我和别人搞错了呢?」

由于是在潜入中,密雷迪回答时也改变了语气和态度。然而,她高贵的气质加上恭敬有礼的态度,似乎更助长了男人的气焰。

「你改变头发的颜色也没用,我怎么可能忘记你的眼眸和清秀的容貌。嘿嘿嘿,我猜你大概是因为欠债,所以隐藏身分在工作吧?不过,欠钱不还可是不对的哦?」

密雷迪微微皱眉,她用眼神向奥斯卡探问「这家伙是谁?给人感觉下流又恶心耶……」。

奥斯卡在她的耳边悄声说道:「他就是先前对你出老千的大叔啦。」

在那段期间,男人还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看来他似乎对密雷迪相当执著。他当初没想到密雷迪会赖帐逃跑,事实上他还不惜投入个人财产协助搜索。

「不过你可以安心了,我会照顾你的。我的人脉很广,要买下你不成问题啦,嘿嘿嘿。」

「不,所以说,我认为您是认错人了。」

可能是打算取下密雷迪的假发,男人随手伸向她的头,密雷迪自然迅速避开。

男人顿时目露凶光。

「我也可以现在就叫守卫过来哦?你可是与赌场为敌了,总不会以为赌场会善罢甘休吧。所以我才说要帮你疏通,收留你啊,你可别辜负我的好意。」

嘴上这么说,但是男人那充满欲望的眼神,明显对密雷迪不怀好意。

奥斯卡把手伸入怀中,与怒火猛烧的内心相同,他已经准备要拔出灼热的魔剑了。但是,卡媞却按住了他的手。

只要奈兹与梅儿成功救出蒂涅,他们马上就可以走人,所以现在只能忍耐。卡媞这么说服自己,同时她也走上前拖延时间。

「客人,她似乎很困惑,在这个地方也不方便说话,不如我们移动到里面的房间如何?」

卡媞意外地用词竟能如此礼貌,并且向男人做出提案。男人似乎这时才发觉她的存在,他猛然一惊,回头看去,然后凝视著满脸笑容的白发猫耳女仆,口中发出「呼嘿」的奇怪笑声。

「你、你也有一对相当小巧玲珑的胸部嘛,虽然年纪大了点……不过也还不错啊。」

「「……」」

这下终于明白男人执著于密雷迪的理由了,他的目标似乎是『胸部小的女孩子』。

密雷迪和卡媞的瞳孔收缩起来。奥斯卡放开魔剑,迅速地拉开距离。

「来吧,两位,我们就到里面的房间去吧,呼嘿。」

男人露出恶心的笑容,把手伸向密雷迪她们。

就在此时,奥斯卡为全员准备的通信用神器传来消息。

(这里是奈兹,房间里没看见蒂涅,我们被敌人发现了,声东击西作战就拜托你们了!)

奥斯卡点了一下头,露出灿烂的笑容,对著正被男人逼近中的密雷迪竖起大拇指。

「密雷迪,不必忍耐了。」

这句话就成为了开战的信号。

「来,不用怕,全都交给我————」

「去死吧,变态。」

密雷迪的重力魔法『黑玉』,往男人的胯下招呼。那威力可比破城锤的炮弹打在男人的胯下,登时响起某种东西破裂的声音。

「————!!」

被『黑玉』打中自己的蛋蛋,男人痛得甚至无法发出哀嚎。他用手按压著胯下,像只缺氧的鱼似地嘴巴不停开合,然后身子一软,翻白眼倒卧在地。

咚的一声,让周围的人回过头来,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密雷迪「哼」了一声,气呼呼地摘下假发。散开的梦幻金发迅速地被绑成马尾。密雷迪深深吸一口气,拿起通信机,以彷佛要响遍鸦雀无声的会场的声音大叫。

「弟兄们!作战开始!」

「「「「唔喔喔喔喔喔!」」」」

空中瞬间出现大量武器。那些是奥斯卡从『宝物库』召唤出的武器,密雷迪用重力魔法把那些武器放入会场中。

潜入会场的海盗们顺利地接住自己的武器。脱掉拘谨的服装,恢复轻便装扮后,他们发出吶喊,一齐袭向邻近自己的黑衣男。

会场笼罩在哀嚎惨叫声中,中央区的富豪们陷入恐慌状态,就在此时————

「你是那时的……!」

「她就是主犯!抓住她!」

一群黑衣男杀向发出号令的密雷迪。

「阿奥!拜托了!」

「瞭解。」

奥斯卡触碰密雷迪和卡媞的肩膀,就在那一瞬间,两人的服装立刻换成穿在女仆装下的平常服装,因为奥斯卡用『宝物库』将女仆装回收了。

同时,奥斯卡从怀中取出眼镜戴上,然后————

「什么!是魔鬼眼镜!?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可恶的怪绅士!竟然有如此完美的变装!」

「我、我又要被脱光了吗!?求、求求你,至少让我留下内裤!」

原本往前冲的黑衣男们,一齐恐惧地停下脚步。

看来戴上眼镜后,他们才认出奥斯卡是『那时的魔鬼眼镜』。奥斯卡不禁看著远方。

「……密雷迪,说真的,我是眼镜吗?」

「那、那个,阿奥是人类啦,好吗?没事的,好吗?」

密雷迪罕见地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卡媞无奈地瞪著他们,就像在说「你们认真一点啊」。

「别畏惧!你们是男人吧!被脱掉衣服算什么!到时就全裸把他们抓住!全员向眼镜突击!」

「没、没错!别小看狄瓦特家族!眼镜混帐!」

不知为何,他们全员的目标从密雷迪变成奥斯卡,然后朝奥斯卡冲了上去。

总而言之————

「被全裸的男人缠上简直是恶梦。」

奥斯卡从『宝物库』召唤黑伞至空中,在抓住黑伞的同时顺势挥下,总重量十五公斤的金属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挥出。

结果不用说也知道,一马当先的男人发出可怕的声响,划出美丽的拋物线。奥斯卡直接将黑伞朝左侧撑开,啪的一声,张开的黑伞同时使用二式『冲壁』,将数名黑衣男一起击飞。

然后,奥斯卡立刻将黑伞收起,接著转身一圈,用U字型握把勾住从相反侧刺出刀子的男人的脚踩,一把将他吊起。

黑衣男身子浮起,发出「唔哇!」的悲鸣,在空中头下脚上、毫无防备地露出背部,然后被奥斯卡的一记回旋踢踢中背部。藉由黑靴『反光壁』的反弹力道,这名黑衣男也划出美丽的拋物线。

「可恶!他们太强了!魔鬼眼镜的同党好强!」

「有时间废话不如快点完成咏唱!」

仔细一看,逼近奥斯卡的黑衣男有半数已被密雷迪打倒在地,翻著白眼。对于连碰都碰不到对方,黑衣男们战栗不已,他们拚命发出雷属性魔法,那是如舞动般不规则弹跳的攻击魔法『雷蛇』。

面对难以回避的魔法,奥斯卡站到密雷迪和卡媞的身前,打开黑伞。

「————十式『圣绝』•全展开。」

展开成球状的最上级防御魔法,完全挡下舞动的雷蛇,而且不只如此————

「————六式『大岚』。」

伞布的部分产生暴风,黑衣术者们无力抵抗而被吹走,直接撞上墙壁失去意识。

「……你们太强了,那把伞太方便了,我都没事可做了。」

卡媞原本帅气地反手拿著两把刀子,身子压低摆出战斗姿势。这时她对奥斯卡与密雷迪白了一眼,忍不住向他们发牢骚。

「那可就伤脑筋了,因为我们必须尽可能制造大范围的混乱,让敌人的人手分散才行。」

「没错没错,好了,卡媞!让他们见识猫耳女仆的实力吧!」

「不要叫我猫耳女仆!密雷迪是笨蛋!!」

脸皮薄的猫耳小姐面红耳赤,用惊人的速度奔出。她似乎只是随便找个目标,看到黑衣男或像是有钱人的老头,便朝他们的脸部施以膝盖猛击,或是用刀砍断他们的脚筋。

「好了,我们并不是要击溃安迪卡的统治能力,阿奥,拜托你要确实地手下留情哦?」

「那是我的台词,密雷迪。你才别再量产地面的脏污了。」

奥斯卡轻声一笑,密雷迪笑容满面,两人一如往常背靠著背。

就在此时,通信机再度传来连络。

『这里是奈兹,事情超出预料,白光骑士团团长就在我们眼前。』

全员收到通信,瞬间身体僵硬。

他们早有预料骑士团会即日行动,也有觉悟与之战斗。话虽如此,教会方应该会想避免被发现与安迪卡勾结。如果是那样的话,骑士团就绝对不会采取迅速的行动,比如直接搭乘飞空船降落在安迪卡。也就是说,梅儿他们应该十分有机会可以先发制人。

实际上,作战开始时,包含近海在内,尚未看见骑士团的踪影。依照原来的计划,就算骑士团在作战中到来,监视之人也会马上发现,而密雷迪他们就会在地上牵制骑士团。

没想到骑士团已经侵入,而且还是团长单枪匹马……

地下明明几乎已经化为迷宫,他却能精准地到达奈兹等人所在之处,这一点也令人惊愕不已。

奈兹为了让对话能听得更清楚,于是调高通信机的收信感应度。

梅儿与劳斯的对话持续了一会儿……

『海盗团及其党羽全部断定为神敌!全力将其歼灭!』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密雷迪叫道:

「小奈!」

彷佛心有灵犀,话一说完密雷迪的前方出现传送门。

「阿奥,这里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吧。」

这边也是心有灵犀。

奥斯卡用『锁炼』把冲向密雷迪的黑衣男吊上天花板,再以眼镜光束射向相反侧想发出魔法的黑衣男,阻止对方的脚步。

密雷迪则是趁空隙跳入传送门。

密雷迪等人与黑衣男开始战斗的时候————

梅儿与奈兹从先前遇见蒂涅的房间出来,在昏暗的通道内前进。

眼前隐隐浮现透明的影像,彷佛与现实重叠。

一个年幼的女孩————蒂涅,在两名黑衣男左右护卫之下,安安静静地走著。

「……」

梅儿紧盯著与自己相同的翡翠绿丰沛秀发。

从立誓要去迎接她的那一天起,已经过了六年。

梅儿偶尔会针对休假的干部使用探视过去,看看蒂涅的情况。巴哈尔的保密工夫做得非常优秀,很少有机会查探到什么。

最后一次使用探视过去,大概是一年以前了,梅儿认为蒂涅应该又稍微长大了一点。

梅儿感到胸口一紧,她现在就想将蒂涅抱在怀里。

「……没问题,绝对会顺利的。」

声音虽小,却是强而有力。

「奈兹小弟……是啊,没错,不管怎么说,我们可是得到三位神代魔法使的相助啊。」

「没错,解放者可不是浪得虚名。」

梅儿发现自己身体无意识中变得过于僵硬,她对难得说笑的奈兹,露出一如往常的柔和笑容,但是马上又面带忧愁。

「对不起,就算这个作战顺利成功……我也无法报答你们。明明身受难以偿还的大恩,我却反而要恩将仇报。」

「密雷迪是在瞭解一切后果的情况下自愿协助的,我们也是。」

「是啊,没错,不过正因如此……」

追著眼前妹妹过去的影像,梅儿心中同时浮现小妹的身影。

这次的作战,就算梅尔基涅海盗团能够逃脱,密雷迪他们仍会回去大陆,或许白光骑士团会将矛头指向密雷迪等人。

虽然密雷迪说过「反正都已经和神之使徒交过手了,对方也知道我们是神代魔法使,事到如今没什么好怕的。」,说得非常轻松,好像毫无问题似地……

不过受到那么大的帮助,梅儿却不报答恩情,只追求和家族平稳的生活。

梅儿感到胸口气闷,甚至难以维持平常柔和的笑容。

「你太在意了。」

「奈兹小弟……」

「别误会,我们之所以帮助你们,因为那是我们的意愿、生存方式和誓言。」

不是受到别人的强制,而是在自由的意志下,为了贯彻决心与原则,简单说就是为了自己而多管闲事。

眼前有人在求救,有人不幸受苦,那么就将他们从恶意、敌意和该死的命运中解放,密雷迪他们就是为此而存在。

「请让我们贯彻自己的生存方式。」

「……那样的说法太狡猾了。」

梅儿露出为难的笑容,听到奈兹说不让他们出手帮忙反而会伤到他们的信念,那她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管是密雷迪、奥斯卡、还是奈兹,新认识的这些与自己有相同力量的人们……真是的很狡猾,狡猾到让她心中过意不去。

就在此时,梅儿的脚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哎呀?」

「嗯?」

她踩到的是一条细细的丝线。

随后,在丝线连接的墙上,有一小块墙面发出红光,看来似乎是用来防范侵入者的警报用魔法道具启动了。梅儿心想不妙,下一个瞬间,立刻响起宏亮的警报声。

「……这是奈兹小弟害的,都是你跟我说话的关系。」

「你这是在推卸责任喔!?」

刚才谦卑的态度不知到哪里去了,梅儿全力把眼神移开,不敢看他的眼睛。奈兹不去管她,遵照行迹被发现时的计划,以通信机通知密雷迪他们开始声东击西作战。

这样一来,不只是赌场,整个中央区以及各地哨所应该都会行动,希望这样能稍微减少敌方前来支援的兵力。

只见前方横向通道马上有黑衣人冲出,梅儿立刻以水鞭将其打倒。

「既然是追踪过去的影像,那我们也只能前进了。我想保留转移用的魔力,所以敌兵就交给你击退了,梅儿。」

「好啦好啦,交给大姊姊吧。」

「不,我比较年长喔……」

梅儿吐了吐舌头,敷衍过去。奈兹则是心想:这家伙跟密雷迪果然很像姊妹。这种令人火大的表情,让人很想揍她。

「就算不在海上,姊姊也是很强的哦。」

「我没问你啊……算了,总比心情低落要好。」

水鞭挥动,不断出现的黑衣人不是被殴打,就是遭水鞭缠绕之后,被甩去撞墙壁或天花板,然后翻白眼昏倒。从附近房间冲出的黑衣人也被军刀击中,或是被胯下强击踢中,同样翻白眼昏倒。

她的战斗风格残暴得有如流氓,跟温和微笑的模样有相当大的反差。

「……你倒是克制著没有杀人呢。」

虽然梅儿的方针是尽可能不杀人,不过对梅儿而言,对方毕竟是囚禁妹妹的组织成员。她也有可能会不顾方针把人杀死,但是梅儿却刻意手下留情……不过胯下强击算不算手下留情就不知道了。

「奈兹小弟,因为你们说得很有道理,而且既然我无意统治安迪卡,我也不想夺走统治者的战力,徒然令安迪卡陷入混乱。何况……」

「何况?」

「和蒂涅重逢的时候,『姊姊筑起尸山血海来迎接你了!』这样也很奇怪吧?梅儿姊姊想要得到妹妹敬爱的眼神呀。」

从梅儿有事没事就喜欢逗弄密雷迪来看,梅儿似乎真的有妹控的倾向。

「是、是吗……但是当你笑咪咪的对男人使出胯下强击的时候,我就觉得已经太迟了。」奈兹说道,并且刻意与梅儿保持一点距离。

或许是声东击西成功了吧,聚集而来的敌人不算太多。

于是两人顺利地依循蒂涅过去的足迹前进了一阵子。

突然,两人感到一阵纵向的震动,一个有如地震声响的沉重声音在地下空间回荡。让两人难以再继续前进,于是扶在墙上停下了脚步。

过了一会儿后,震动停止,两人同时吐了一口气。

「刚才晃得很厉害呢。」

「是啊,而且在这个时间点……我有不好的预感,我们快走吧。」

「我也有同感,感觉气氛不对劲呢。」

两人互相点头确认,加快脚步,不到两分钟便看到蒂涅在黑衣人的催促下,进入房间的光景。

「在那里了!」

梅儿冲了过去,猛然打开房门踏入房内。

「不在……」

「又移动了吗……梅儿,看看后来如何了。」

梅儿难掩失望之情,她点头答应后,开始探视过去。

随即看见蒂涅在房间看了一会儿书,然后巴哈尔急急忙忙地进房来。他带著亲信,神情紧迫地靠近蒂涅。

『我们现在马上要移动,过来。』

『咦?父亲?到底发生什么事……』

『没时间说明了!少废话,跟我走!』

『啊!』

蒂涅被强行拉住手臂,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然后被半拖半拉地走向房门。

「那个男人!」

「冷静点,梅儿。」

巴哈尔粗暴的行为,令梅儿气得眼神锐利起来。照那个情况看来,蒂涅似乎是与巴哈尔在一起,梅儿他们来迟了一步。

「若不是我触动警报的话……」

梅儿懊悔地咬著唇。

话虽如此,这也不全然是梅儿的错。声东击西作战开始还不到十分钟,是巴哈尔的行动太快了,简直是在第一时间便往这里赶来。

「后悔也没用,重要的是,现在应该有我们该做的事吧?」

「嗯嗯,是啊,对不起。」

渴望团圆的妹妹就在眼前,自己似乎无法完全冷静下来。梅儿再一次告诫自己。然后,正当他们赶著要追踪巴哈尔与蒂涅的行踪时……

「你们在做什么?」

「!?是你,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没有任何预兆,白光骑士团团长劳斯•拜恩已阻挡在门的前方。

梅儿与奈兹一同惊愕地睁大双眼,劳斯则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问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

看到梅儿说不出话来,劳斯朝映在过去影像的蒂涅看了一眼,锐利的目光随即射向梅儿。

「我说过了,确保拥有复原之力的少女后我会连络你们,武装政变应该是在那之后才进行。」

「……」

「打从一开始,你们的目的就是那位少女吧?」

劳斯笃定的话语中充满确信。恐怕他是看见了吧,看见梅儿在追的人不是该打倒的巴哈尔,而是蒂涅,而且梅儿还对蒂涅怀有不寻常的感情。

「原来如此……你的发色、同系统的力量、种族,我早该发觉的,她是你的亲人吧。」

「是又如何?」

「我问你一句,你有打算履行交涉的内容吗?」

这个问题也是明知故问。劳斯的视线看著奈兹,应该已经分道扬镳的神代魔法使们竟然帮助引起骚动,摆明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交涉的内容,丝毫没有辩解的余地。

因此梅儿露出狂傲的笑容回答道:

「没有!」

她才不稀罕与教会的合作关系。唯有蒂涅,她绝不会交出。

这是既大胆又充满觉悟的宣战发言。热爱自由的海盗女王的眼神,就是最好的证明。

劳斯微微低头,不过那也只是一下子的时间,下一个瞬间他就像看开了一样猛然睁眼,语带怒气地回答道:

「海盗团及其党羽全部断定为神敌!全力将其歼灭!把信仰与教义的强大刻印在他们的骨髓里,那才是这世界无法逃避的『绝对』定理!」

劳斯充满霸气的冷酷眼眸,使得梅儿与奈兹头脑陷入混乱。两人心知不妙,内心焦急不已,随后————

「我最讨厌那个词了!」

密雷迪从劳斯背后展开的传送门跳出来,必杀的密雷迪飞踢往劳斯的后脑招呼过去————

「欸!?」

只见密雷迪从劳斯的身体穿过,她急忙操作重力,有如猫一般地在空中转身落地。

「原来如此,不是实体啊,难怪被接近也没发觉。」

正如奈兹所说,在这里的劳斯不是本体。

然而却也不是单纯的幻影。存在感、质感、甚至魔力和气息也与本体别无二致,而且还能自由自在地隐身。这个魔法还能行使暗示之类的暗属性魔法。

————魂魄魔法 幽现

简单说就是类似灵魂出窍的魔法。将魂魄与身体分开,能无视物理障碍,进入任何地方。

「哼!秃子还是一样,老爱耍一些小把戏!不过我大概明白了。那个形态的你,无法做出多厉害的攻击,而且如果是伴随魔力的攻击,即使是那个状态,你也会受到伤害对吧?对吧对吧?」

密雷迪露出恶作剧小孩的笑容,手掌对准劳斯。

「你的眼光很敏锐,那么我就以本体执行天谴,首先就从在地上作乱的海盗们开始。」

「啊,喂,站住!」

密雷迪丢出『黑玉』,但是在那之前,劳斯的身影便消失了。

「那个家伙!小奈,拜托你打开传送门!我想他大概在飞空船上,把我送到上空!」

奈兹点头答应,立刻打开传送门。密雷迪正要跳进去时,梅儿忍不住出声叫住她。

「小密!」

「没问题!小密是世界最强的天才美少女魔法使!梅儿姊只要考虑小蒂的事就好了!」

密雷迪竖起大拇指,梅儿也压抑著涌上心头难以言喻的心情,停顿了一下,微微一笑之后,随即面露得意的笑容,竖起大拇指回应道:

「去把那个秃子痛揍一顿吧!」

「瞭解!」

密雷迪开心一笑,随即消失在传送门之中。

「好了,我们走吧,奈兹小弟。」

「喔,好。」

梅儿开始疾奔,奈兹跟随在后。只不过是前额发际线后退了一点就被秃子秃子叫个不停,奈兹在对团长感到同情的同时,也在意起自己的前额,心想:我应该还没事吧?

同一时间,在地上这边,中央区陷入一片混乱。

原因并非只是在宫殿周围与黑衣人战斗的海盗。有的人利用这场骚动趁火打劫,也有外圆区的人们,因为不满中央区的人或狄瓦特家族,所以喊著「打架啦打架啦?」展开斗殿,几乎已经呈现祭典的状态。

他们似乎认为万一事后被追究,到时就主张「全都是海盗干的!」就好了。

中圆区的人听见喧嚣声也开始骚动不安,大家都到屋外想知道发生何事。

躁动的气氛有如海浪一般,开始扩散至全岛。

而海浪的中心并非只有中央区,拥有主要港口的北方外圆区【艾维德地区】也成为骚动的中心。

「弟兄们!一个人也不能放去中央!我们大干一场吧!」

「「「「「遵命!副船长!!」」」」

在中央区以外的地方,最多狄瓦特家族黑衣人的地方是港口的哨所。在那里有众多私人军队,除了负责整修和守卫狄瓦特船团之外,另外的工作也包含威吓与监视外圆区。

为了不让他们前往中央支援,克里斯他们忙著努力战斗。

「你们这些家伙!竟敢对狄瓦特家族出手,别以为可以平安无事————」

「————『极大•一闪』!!」

「啊啊!?船被砍成两半了!?」

虽说是比加利恩级小了许多的卡拉维尔级帆船,但是克里斯却能将它一击劈成两半。黑衣人们摆出了有如孟克的画作《吶喊》的姿势。

因为小型船能迅速出港,黑衣人们想要对停泊于近海的梅尔基涅号发动攻击,船却意外遭到击沉。在船首船尾都朝著天空往下沉的船上,船员们发出悲鸣,纷纷跳船求生。

另外,有分队趁隙想前往中央支援,却被带有电流的巨浪吞没。

强健的男人们发出悲鸣,一个接著一个倒下。

「副船长!我可以去赌场了吗!?我已经忍不住了!」

「敢去我就斩了你!给我好好工作!」

「为什么!我的理想国度就在眼前,-->">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