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四章 帝国VS最凶兔子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第四章 帝国VS最凶兔子

太阳完全西沉,四周笼罩在黑暗之中。

帝城一隅,两名帝国兵正根据固定巡逻路线进行巡视。

他们手持燃烧着魔法之火的火把,拼命赶走替非法侵入者掩护的黑暗。

「唉,现在这个时候,那些位高权重之人都去参加晚宴……一定在享用美食吧。」

「喂,少说废话了,万一被听见,我可是要负连带责任的。」

一名士兵眺望远方的灯火,唉声叹气抱怨。

另一名士兵皱眉纠正,但是造成他皱眉的原因其实并不如他口中所说。

真要说的话,原因应该比较像是『天气热时喊热会感觉更热,所以别说出口啊』,其实他内心也发着相同的牢骚。

「不过你也想早点出人头地,参加那样的晚宴吧?」

「……当然想啊,如果出人头地到能参加那样的晚宴,就不愁没有钱和女人了吧……」

「就是说啊,在晚宴吃饱喝足,然后跟千金小姐们共度良宵,根本就是天堂一般的生活。啊~真不想在这种地方做无意义的巡视,好想抱女人啊,最好是兔人族的女人。」

「你还真喜欢兔人族女人呢。亚人女人大多身材都很棒,但你就算去妓院也总是点兔人族。」

「那当然是因为她们最有欺负的价值啊,她们的哭声很好听呀。」

「你的嗜好真差劲……」

「你在说什么啊。兔人族总是会散发一股『请欺负我』的气息吧?我是在成全她们的愿望呀,而且你也折磨死好几个人了吧?」

「那有什么办法?因为她们的哭声很好听呀。」

两名巡逻兵看着彼此,一同发出下流的笑声。

在帝国,亚人就跟道具没两样,既是为了发泄压力与性欲存在,也是用坏即抛的道具。因此,并非这两人的性格特别残酷,而是玩弄亚人的风气在帝国兵之间可说已形成常识。

就在此时,其中一名士兵的目光忽然移动,似乎在建筑的阴影处看到有动静。

「喂,刚才好像有什么……」

「啊?怎么了?」

士兵小心翼翼地接近建筑,想要照亮那个地方,另一名士兵感到疑惑跟了上来。

走在前面的士兵出声采问「有人在吗?」,同时将火把照向勉强仅能容一人通过的建筑缝隙之间。

然而前方并未看到人影,他口中喃喃自语「是我看错了吗……」安心地松了口气。然后,士兵露出苦笑,回头望向搭档……

「抱歉,我看错——?喂,毛鲁?你在哪里?毛鲁?」

结果却没看见人,地上只留下应该在他手上的火把。士兵不清楚同伴到哪里去了,向四周张望,周围却不见人影。

他感到背上窜过一阵寒意。

为了掩饰心中涌上的恐惧感,士兵语气愤怒地再次呼唤搭档。

「喂,毛鲁,快点出来!你再闹的话——唔咕!?」

下个瞬间,本来应该无人的建筑缝隙间,突然无声无息伸出两只手。

仿佛从黑暗中长出的一只手上,握着漆黑无光的短刀,当另一只手捂住士兵嘴时,短刀插进其延髓。

士兵痉挛一下后,身子随即瘫软,被两只手拖入黑暗中消失。

不知不觉间,他们的火把也失去踪影,只剩温暖的夜风徐徐吹拂。

黑暗中,一个几乎被风掩盖的话声响起。

「司令部(HQ),这里是A,C地点压制完毕。」

『A,这里是HQ。了解,前往E2地点,那里有两名步哨,从东边绕过去。』

「HQ,这里是A,了解。」

在轻声交谈之后,多名身穿黑衣的人影,无声无息地开始移动。

他们以黑布确实遮住脸部,只有眼睛的部分为了确保视野而露出,眼中则是闪烁锐利的目光,背上还绑着两把小太刀。

如果有日本人看到他们的打扮,一定会大叫:「啊,忍者!」

不过很遗憾的是,虽然无法判断个人是谁,他们的身分却一目了然。

在头巾上方长有两根耳朵,不管怎么看都是兔人族,还是郝里亚族。

他们趁着夜色,躲藏在建筑物的阴影之中。

从阴暗处探头一看,正如报告所说,有四名步哨分成两组,各自站立在能看见彼此的位置。

郝里亚族的其中一人,对身后的三人打手势。

三人点点头,立刻退向后方,宛如融入夜色一般消失不见。

等待数秒后——

趁着步哨目光离开的空隙,指示之处突然光线一闪。

同样地,考虑到不会进入步哨的视线范围内,另一名郝里亚族拿着打火机大小的容器,在打开盖子的瞬间立刻关闭。这道具是在容器内放置绿光石制成,功用就像是简易的手电筒。

发送暗号的郝里亚族转过身,以手势对背后的两人下达指示,同时展开行动。

当两组步哨离开彼此视线范围的刹那,一名郝里亚族将气息隐藏至极限,一口气接近,用手掩住士兵口鼻,另一手则往延髓一刺。

「——!?」

另一名郝里亚族同样以单手制住第二个士兵的行动,同时用刀刺进肾脏。

最后一人在步哨手上的火把落地前接住,吹熄火焰,确认没有留下其他痕迹。再一口气把两名士兵拖进建筑的阴影内。

然而,毕竟无法做到完全无声,另一组步哨听到声音,目光看了过来。

却看不到刚才还在的同伴,火把的火光也不见,只剩下一片黑暗。

「他们到哪里去了?」

步哨感到讶异,凝目一看,看到黑暗中有人影在动,似乎拖着某个大型物体。

一股危机感顿时窜过背脊,步哨立刻伸手打算吹响挂在脖子上的警笛……

下个瞬间,一把刀子已插在那名步哨颈上。

步哨连要发出悲鸣也办不到,意识便坠入永远的黑暗。

在手握警笛的步哨身旁,其搭档果然也颈部中刀、气绝身亡。同时,火把的火被吹熄,两人被拖进建筑物的阴影处。

现在帝城各处正发生同样的杀戮。

多处哨所的众多士兵皆已身首分离,在兵舍就寝的士兵们也被下了树海特制的睡眠药,进入平常无法相比的深沉睡眠。

即便警报响起,他们也会一觉到天亮,充分消除平时的疲惫吧。

今晚高挂天空的是纤月。

别称『二日月』,在新月的隔天升起、细到快要看不见的月形。

其形状宛如恶魔的笑容,仿佛在嘲笑这场月下的喜剧。

崇尚实力至上主义的人们,将会被他们轻视为最弱的对手蹂躏。

帝城内的宴会会场可说金碧辉煌。

晚宴以自助餐的形式进行,铺着纯白桌巾的桌上摆满上百种精致料理与甜点。

装饰与家具也十分华美,令人目光不禁为之吸引。

——HQ,这里是A,H4地点压制完毕。

——HQ,这里是B,全J地点压制完毕。

——HQ,这里是C,对全士兵宿舍散布睡眠药完毕。

——HQ,这里是E,擒获皇子两名、皇孙及皇女各两名。

在金碧辉煌的宴会会场中,始面露平时不可能出现的愉悦笑容,应付着前来攀谈的帝国贵族。

那段期间内,戴在耳上的耳环型通信神器陆续传来火药味十足的情报,始却完全不动声色。

除了始以外,『勇者一行人』也是注目焦点,帝国贵族们为了想认识他们,频繁地前去搭话。

毕竟他们既是『神之使徒』,也是『勇者一行人』。一般人都认为勇者一行人是强者,他们势如破竹,不断更新【奥尔库司大迷宫】的攻略楼层。看在以『实力』为基准的帝国贵族眼里,『勇者一行人』是非常令人感兴趣的存在吧。当然,贵族们也有私心,希望能以个人立场与其结交关系。

不过,向始搭话的人们则是打着另一种歪脑筋。

其目的不用说也知道。

当然是打从宴会一开始就片刻不离始身边的貌美女性们。

即使在跟始说话,他们的眼睛仍频频偷瞄背后的月等人,根本一目了然。

然而那也怪不得他们吧。

在这场欢迎莉莉安娜来访、庆祝婚约的晚宴上,月等人的存在岂止锦上添花,甚至仿佛她们才是主角,释放出强烈的存在感。

「喔~~世上有这样的地方啊,这在树海里无法想像呢。」

希雅对会场的豪华程度惊讶到瞠目结舌,她身穿淡蓝色礼服,毫不顾忌地展现修长的美腿。

不过她的礼服绝不低俗,翩然澎起的裙子,将希雅少见的楚楚可怜印象,衬托得更加可爱。

平时直直放下的美丽秀发,如今却绑成辫子垂在前方,正是让她更显得端庄可爱的主因吧。

「料理和酒都是一流呢。若不趁现在享受,就太可惜了。」

一旁的缇奥端庄地品着美酒,身上穿的是黑色长裙礼服,与她平常穿的和服颜色相同。

但由于是突显身体曲线的礼服,她高低起伏的身体曲线更是清晰。除此之外,背后与胸前大大敞开,丰满的双峰也仿佛呼之欲出。

每当她的双峰一晃动,会场男性的目光便被晃动的凶器吸引,陆续引来女伴的抱怨。

「呜呜,我们非常受到注目耶。」

香织害羞地双颊泛红,身上是完全露出肩膀的长直礼服。

虽然凹凸起伏不像缇奥那么剧烈,不过在平衡度上正可说是神的杰作。宛如旗袍开高衩的裙摆,只要稍微一动,美脚随即若隐若现。高高盘起的银发光辉闪耀,性感的后颈令目光忍不住受到吸引。

「……嗯。」

而始的本命,最爱的吸血姬则穿着——纯白的新娘礼服(类似)。

带有光泽的质料,微露香肩,裙摆的层层摺边逐渐向外扩大。头发绑成马尾,配戴上象征高贵白花的发饰。

虽然暴露最少,但雪白艳丽的玉颈、双唇涂上引人注目的鲜红口红,微微湿润的深情双眸,无一不激起男人的情欲。

一如往常,稚气外表与妖艳气氛造成的反差,使月的魅力提升数十倍。

所有女性更衣完毕进入房间的瞬间,始、光辉、龙太郎等三人受到她们的魅力冲击,顿时完全僵硬,这也无法怪他们。

尤其始的目光紧盯着月,任谁见了都知道他被深深迷住;而月也察觉到,开心地露出微笑,目光凝视着始。

对于始的目光只集中于一点,希雅等人不满地想要抱怨,始却先一步有了动作。他二话不说拥抱月,直接跟她舌吻,这次则令全员在不同意义上僵硬。

之后,由于始和月一直不肯分开,只好众人齐上,强行将两人分开,这就是所谓的『始理性全失事件』……

总而言之,月她们就是这么有魅力,甚至让人不禁想吐槽「你们明白这是谁的订婚宴吗?」

因此,也不能怪罪帝国贵族争相围上,但是在始的铜墙铁壁之前,只能表面露出笑容,背后暗自咬牙切齿。

附带一提,雫和铃也盛装出席,论装扮华美也不输帝国的千金小姐们……

然而,月她们的原动力是为了博取始的欢心,没有强烈动机的两人则不如她们积极,所以相较之下较为低调,并不是那么引人注目。

由于雫的应对进退面面俱到,与被帝国贵族千金围住看不见人的光辉不同,可以安心地放着她不管。

另外,龙太郎连连喊着「好吃」享用美食料理,铃频频劝谏「龙太郎同学!这样太丢脸了啦!」虽然钤如此阻止龙太郎,却也不放过美味的蛋糕,两人可说是半斤八两。

「话说回来,南云先生的女伴真的都是美女呢。」

「没错,等一下的舞会,请务必让她们与我共舞一曲。」

「有机会的话啦。」

——HQ,这里是D,全地点炸弹装设完成。

——HQ,这里是I,M地点压制完毕。

看到始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帝国贵族们侧着头感到疑惑。

然而,在他们开口询问前,会场的入口吵闹起来。看来是身为主角的莉莉安娜公主和拜亚斯殿下进场了,一个文官装扮的男人大声介绍两人出场。

莉莉安娜从敞开的大门现身。

看到她的身影,会场的人们皆感到困惑与吃惊。

莉莉安娜公主身穿一袭漆黑的礼服。

本来考虑到莉莉安娜的容貌,以及欢迎与祝贺订婚的宴会主旨,她应该穿颜色更明亮的礼服才合适。

配合上莉莉安娜一副「出席只是义务」的表情,漆黑礼服就像是她张设的防壁。

身为伴侣的拜亚斯也露出苦涩的表情,两人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即将成为夫妻的人。

本来只要莉莉安娜一进场,拜亚斯的爱人们就打算要瞪她一眼,结果一开场就出乎意料,让她们愣住不知该如何是好。

会场众人鼓掌欢迎两人,气氛却非常微妙。

两人直接走至台上。

尽管困惑,担任司仪的男人仍让宴会进行下去。

在向加哈路德问候时,加哈路德看到莉莉安娜与拜亚斯的相处情况,一副想笑出来的样子。结束问候之后,会场开始播放音乐,接下来是莉莉安娜和拜亚斯向宾客问候与跳舞的时间。

动听的音乐响彻会场,仿佛要赶走尴尬的气氛。

会场中央,男宾们带着女伴尽情舞动。莉莉安娜与拜亚斯虽然也跳了舞,但总觉得像是机械,主要原因则是莉莉安娜的表情与态度。即使拜亚斯强行抱住她,随着旋律舞动,两人却又不知不觉拉开微妙的距离。

一曲结束,莉莉安娜立刻前往拜会宾客。

拜亚斯神情不满,但拜会宾客是必要的礼节,他只好追随莉莉安娜而去,而且似乎颇在意自己的胯下。其实,拜亚斯才清醒不久,但他醒来以后,不知为何胯下的弟弟就一直没有感觉。

即使想质问莉莉安娜发生何事,却被对方用弟弟的治疗作为威胁(正确来说是介绍可能可以治疗的人物),所以拜亚斯只能乖乖听话。对于这个状况,他感到焦躁与恼怒。

原因当然是金属蜘蛛最后刺的那一下,无需粉碎也可以杀死胯下。

——HQ,这里是R,P地点压制完毕。

——HQ,这里是T,R地点压制完毕。

「该怎么说呢,这真不像是莉莉。如果是平常的她,绝不会将内心的想法表现在外……」

看到莉莉安娜脸上没有笑容,淡淡地问候宾客,香织这么说道。

「因为发生了那样的事嘛,公主当然会感到不愉快吧。」

「……那样的事?」

听到始的话,月侧着头望着始。

「南云同学,你对莉莉做了什么?」

「喂,八重樫,你那是什么意思啊?」

穿着酒红色长礼服的雫,以怀疑的眼神看着始。

「莉莉竟然会在公开场合表现出那种态度……依照至今的经验法则,只要发生超乎常识的事,大多都是南云同学的错不是吗?实际上,你好像也知道什么。」

「呿,竟然挑我难以回嘴的事情。不过,这次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只是公主差点遭皇太子强暴时刚好路过,于是出手相救。」

「这样啊,莉莉遭强……你说什么?」

「等等,始同学!?你刚才说什么!?」

以雫和香织为首,众人一齐惊愕地看着始。

自从开始跳舞后,就不断有男人来邀约月等女性,却都被始以『威压』赶走,所以周围只有月她们和雫。

光辉被淑女们半强迫地带走,拼命跳着不习惯的舞步,龙太郎还在努力进食。铃则是被某个帅气大叔带去,被动地跟着跳舞。

所以,听见莉莉安娜差点被拜亚斯强暴的人,除了月她们之外没有别人。虽然没有别人,香织和雫却仿佛要抓住始的衣领般要求说明,引来其他人的注目。

「啊~嗯,所以说………………月,愿意陪我跳一曲吗?」

「嗯……乐意之至。」

「啊,等等,南云同学!你不要因为感觉麻烦就逃走!给我说明清楚!」

「对、对呀!事关重大!你要说明清楚!」

正如雫所说,始觉得说明十分麻烦,便握起月的手,逃进舞池之中。月美貌得宛如艺术品,就某种意义来说比主角·莉莉安娜更引人注目,加上她的舞伴是白发眼罩少年(燕尾服版本),两人瞬间成为焦点。

月原本就是王族,对跳舞并不陌生。始则是在她的引导下,不惜使用『瞬光』才能跳舞。由于刚才就有在观察别人跳舞,跳得还算有模有样。

「好玩吗?月。」

「……嗯。」

月的表情既快乐又幸福,始眼角带笑,在两人服装的衬托下,于旁人眼中这完全就是两人的婚宴。

先前气氛紧绷,演奏者们为了炒热气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过,如今在始和月的气氛感染下,开始欢乐地演奏。

现在会场的主角是始和月,每个人都看着幸福地转圈的两人。

莉莉安娜面露微笑,注视着他们,眼中似乎含有少许的羡慕之色。

另一方面,不管是即将发生的事,还是莉莉安娜的事件,爱慕始的女性们将之暂时抛诸脑后,激烈地争夺谁是下一个陪始跳舞的人。

不久演奏结束,两人微笑着轻轻接吻,帝国贵族们给予如雷掌声,眼中纯粹是赞美的心情。帝国千金们也吐出温暖的气息,看得陶醉不已。

对于观众如雷的掌声,始和月优雅地回礼,手牵着手回到同伴身边。

竞争获胜的缇奥走上前,眼中闪耀期待的光芒,静静地向始伸出手。但是,如果能顺利当上女主角,她就不是缇奥了。

「南云始先生,可以请你与我共舞一曲吗?」

果不其然,在绝妙的时机有人阻挠。

向始搭话的人是莉莉安娜。

「公主……你这个主角离开伴侣,突然邀我跳舞做什么?」

「唉呀,喧宾夺主的人说这种话不会太过分吗?」

「那是因为你摆出像在工作的表情吧?话说你放着皇太子不管好吗?」

「宾客大致都问候完毕,现在是享受晚宴的时间。而且原本就有几曲是要和别人跳,你看,拜亚斯殿下也和爱人之一在跳舞。」

「爱人……你还真不当一回事呢。」

「呵呵,别说那些了,可以请你握住我的手了吗……还是你不愿和我共舞?」

莉莉安娜似乎不是只想跳舞,而是有话要说,始大概也猜得出她想说什么,正因为觉得麻烦要拒绝时……

月却说了一句「不乖!」否决。

「……在公众场合,不可以让女生蒙羞。」

正是如此。月倒是相当替莉莉安娜着想,说不定意外地欣赏她吧。另外,香织和雫也对始施加压力。

始露出苦笑说道:

「我明白了……很高兴与您共舞,公主。」

「好。」

或许是受到众人注目,始以平常无法想像的恭敬态度握住莉莉安娜的手,引领她至舞池中央。

大概是刚才始与月的舞蹈闪过脑海,再加上莉莉安娜娇羞的态度,始与莉莉安娜非常受到关注。

附带一提,刚才在始与莉莉安娜谈话的期间,缇奥一直伸出手固定在原地,却没有人看她一眼。

「竟、竟然在这个时机来这一招!主人到底多么了解妾身呀!呼呼……嗯!」

虽然缇奥红着脸这么说,旁人却是连一句吐槽也没有。

曲调和缓的旋律响起,莉莉安娜与始优雅地摇摆身体,紧贴彼此。

莉莉安娜将脸靠近始的肩头轻声说:

「……刚才谢谢你出手相救。」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啊……亏你会知道是我。」

「那种超乎常识的东西,除了南云先生以外,不可能是别人吧?而且你的『红色』非常美丽……不可能会错认。」

「是吗?既然帝国的第一皇子是那副德行,我救你也只是一时。」

「说得真果断呢……纵使如此,我还是很高兴。因为我听香织说过被南云先生解救时的事,我一直很憧憬。」

莉莉安娜说着将脸稍微离开始的肩头,露出如她所说的开心笑容。那张笑容与刚才在拜亚斯身旁时相比,充满莉莉安娜本来的魅力,令周围观赏此景的帝国贵族们一阵交头接耳。

「所以你才会看开,换上这套礼服,摆出那种态度?」

「不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但还是那件桃红色礼服比较适合你。你之所以选择完全相反的礼服,是想气他吗?」

「是啊,对于会强暴未婚妻的丈夫,穿这样就足够了。倒是……你果然透过那只蜘蛛,看见我衣衫残破的模样了吧,啊啊,我嫁不出去了。」

莉莉安娜装出难过哭倒的动作,再度将脸埋在始的肩头,始一脸无言,就像在说「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虽然你讲得很小声,可是别在这种场合乱说话。话说你从刚才就太靠近我了吧?皇太子的脸色很难看喔?」

「有什么关系,一过今晚,我就是实质的皇太子妃,至少现在让我当个平凡女孩子吧。还是说,对一个近期内就会遭到强暴、受爱人们欺负的可怜公主,你连她一个小小的任性要求都不肯听吗?」

「遭到强暴、受爱人们欺负已经是确定的未来了吗……」

「确定了。」

这时莉莉安娜再次紧紧抱住始隐藏表情,脱口而出似地说道:

「……如果……如果我求你救我,你会怎么做?」

莉莉安娜本来没有打算问出这句话。

为了王国的将来,与帝国皇子缔结婚姻关系势在必行。

两国受到魔物与魔人袭击,都受创甚重。圣教教会根据地消灭之后,为了使北大陆的人心安定,必须以一目了然的方式,彰显人类的团结。

身为王族的一员,这是莉莉安娜必须履行的职责。就算等待她的可能是连尊严也被夺走的艰苦婚姻生活。

即使如此,她仍问出这句话。因为在无法期待任何人救助的状况下,始仍救了打从心底感到恐惧的自己;因为看到在始拥抱下露出幸福表情的月。而且如果是始,他一定会拒绝。这样一来,莉莉安娜就能真正下定决心,或许这也算是对始的一种依赖吧。

然而,始的回答出乎莉莉安娜的预料。

「就结果而言,在我出手之前,你应该就会得救了吧?视情况,现在的帝国也有可能在今晚结束……至少皇太子大概是没救了。」

「……什么?」

——HQ,这里是V,S地点压制完毕。

——HQ,这里是X,Y地点压制完毕。

莉莉安娜瞠目结舌,忍不住抬起头,始扬起嘴角,露出笑容。

看到始的表情,莉莉安娜心中涌上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先前哀伤的气氛完全消失,莉莉安娜的脸颊阵阵抽动。闪过脑海里的是,始不肯说的进城目的,以及刚才光辉等人意味深长的言行。

始将嘴凑到她耳边。

「还有,如果你要撒娇,就要说清楚一点。因为我很驽钝,可能会误解你的意思,不小心做出什么事。」

「——!」

莉莉安娜身体一颤,虽然可能是声音与吐息近在耳边的关系,不过主要是因为她听出始的言外之意。

也就是说——『我会救你』。

莉莉安娜心情激动,身为公主的部分大喊不行,结婚是她必须履行的职责。正因为如此,她才希望始斩断自己身为女孩子的梦想。

莉莉安娜询问「为什么?」眼眶泛泪地看着始。她的泪水不知是为了就某种意义来说残酷的对待,还是基于喜悦。始好似不当一回事,他的回答在某种意义上,完全不顾莉莉安娜的心情。

「因为如果公主不幸,有些人会感到悲伤。」

始说着朝香织等人看了一眼。

简单说,始并不是为了莉莉安娜本人,而是她的不幸会伤害到始『重视的人』。

明白这一点后,莉莉安娜冷冷地瞪着始。

「这种时候,就算是说谎,你也该说是为了我吧?那样我一定会爱上你喔?」

「我要你爱上我做什么?总之,你只要知道,只要你还是她们重要的友人,最坏的情况就不会发生。」

「……南云先生真是专情,我真的好羡慕月小姐……」

莉莉安娜表情略带怨怼地注视始。

始倒是毫不在意。

曲子终于来到尾声,见到始不为所动,莉莉安娜终于放弃抱怨。她深深吁一口气,身体靠着始,决定好好享受现在这个瞬间。

在留下浓浓的余韵后,曲子演奏完毕,莉莉安娜不舍地抽离身体,却不肯放开握着的手,

注视始好一会儿……呢喃一句「谢谢」。

脸上展露有如盛开花朵的娇美笑容。

那是十四岁普通女孩的微笑,由于实在太过纯洁无瑕,使眼见此景之人无不怦然心动,各处都听得见赞叹的声音。

在短暂的寂静后,随即响起不输刚才始与月跳舞时的如雷掌声。

莉莉安娜似乎还必须和其他贵族跳舞,始便在途中与她分别,一个人走了回来,迎接他的却是女性们的白眼。

「始同学这个花花公子……」

「……始先生,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真是令人大意不得。」

「主人啊,因为放置PLAY的关系,妾身的内裤有点湿了,可以去换吗?」

「跟你刚才说的强暴有关系吧……你在莉莉危急时救了她,刚才的舞蹈大概就得到了她的芳心吧?喂,你到底在她耳边说了什么?莉莉将要成为人妻了喔?你明白吗?喂,你明白吗?南云同学?」

「啊哇哇,南云同学终于连掠夺人妻的属性也觉醒了……那不正常啊!你的世界离铃太遥远了!已经超过钤的脑容量了。」

虽然夹杂着变态的发言,不过香织她们全都说得好像是始对莉莉安娜出手,始不禁露出无言的表情说「你们在说什么啊」。

始所做的事情就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并应要求与她共舞一曲。然后,因为香织她们会在意,于是告知莉莉安娜,自己会给予最低限度的必要协助。

始完全没有想要搭讪她的意图。就算万一、亿一的机会,莉莉安娜对始怀有好感,也不关他的事。

为了保险起见,不至于被误会,始将目光移向月。

「……没问题,我明白。」

月如此回答,握住了始的手。

果然月就是不同,始对月原本就突破天际的爱情,如今更无止尽地上升。虽然月握着自己手的力道比平常强,但这一定是错觉。

——HQ,这里是Z,Z地点压制完毕。

——通告全队,这里是HQ,所有配置准备完毕,开始倒数计时。

不只光辉等人,连月她们也略微感到紧张。

这时,希雅闭着眼睛,深呼吸一口气,隔了一拍后睁开。

看到她双眼蕴含的战意,每个人都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始先生、月小姐。」

希雅目光环视众人,连香织等人也不遗漏。

始点点头,露出狂傲的笑容。

「从现在起,你是『郝里亚族的族长之女』,去吧。」

听到始的这句话,希雅也露出狂傲的笑容。

「是,我走了!」

话一说完,希雅立刻消除气息,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会场。

始目送她的背影,随即听见男司仪的声音。

看来加哈路德接下来要演讲,并再次敬酒。

加哈路德登上台后,随即以宏亮的声音开始演说。

「再次感谢各位光临,我们欢迎莉莉安娜公主访问我国,以及庆祝她与犬子正式婚约的这场晚宴。晚宴发生许多惊喜,实在是一场有趣的宴会。」

这时加哈路德别有用意地望向始,始转过头看着别处。见到始的态度,加哈路德的表情更加愉悦。

同时,始的耳环也传来毅然决然的声音。

——通告全队,这里是A1。现在开始将为长达数百年的迫害画下句点,在这个世界的历史留名,我们的名字将会是恐怖的代名词。我们正处于命运的交叉点,坠入地狱或迈向未来,全都系于这一战。无需手下留情,来吧,让对方见识最弱的爪牙有多么锋利吧!

「宴会才刚开始,今晚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尽情跳舞,享受这场晚宴吧。那样就是对犬子与儿媳最好的祝福。来,举起你们的酒杯。」

兔人族与人类,两个种族的首领同时进行演说。

——十、九、八……

只有始等人与在各处横行的兔子们听见命运的倒数计时。

——老大,感谢您将我们引领-->">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