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一章 动乱的阴影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六卷 第一章 动乱的阴影

最初发现骚动的是希雅。

「咦?始先生……那里好像有人遭到袭击。」

始一如往常在车内与月卿卿我我,香织加入阻挠。强化后的般若小姐周身吹起冰雪,对上缠绕雷电的龙,两者彼此威吓。结果始在几乎不看前方的情况下进行危险驾驶,直到听见希雅的话,才终于注意前方。

正如希雅所说,似乎有某个商队遇袭,敌对的两个集团展开激烈攻防。随距离渐渐缩短,希雅的兔耳听见人们的怒吼与悲鸣,始的『远视』也清楚看见详细情况。

「对方好像是盗贼,都是衣着肮脏的男人……人数大约四十。商队的护卫大概十五人,战力如此悬殊还能势均力敌,真不容易。」

「……嗯,那道结界相当坚固。」

「是啊,它宛如一道城墙。除非攻破结界,否则无法接近商队的本阵。商队的人隔着结界用魔法射击,就算是盗贼也吃不消吧。」

「可是盗贼似乎没有要撤退的迹象耶。」

「当然,要支撑能覆盖整个商队的结界,除非是异世界召唤的成员,否则应该撑不了多久。虽然会多花一点时间,但只要耐心等待,结界就会自动解除。」

商队一开始可能是遭到奇袭,有数人受伤蹲在地上,也有几人倒卧血泊中,似是已被盗贼所杀。

靠始等人所说的坚固结界,商队才得以勉强支撑,但双方人数原本就有差距,护卫的数量甚至减少了几人。一旦结界解除,他们势必遭到虐杀。只见像是冒险者的女性被盗贼扒光衣服,用以警告结界内的冒险者同伴。

正如始的推测,始他们才刚说完话,结界便失去效力,融化似地消失在空中。

仿佛早在等待这个机会,盗贼们发出呐喊,朝商队蜂拥而上,他们脑中好似只剩战利品,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下流的笑容。护卫队拼死应战,却寡不敌众,一个接着一个受伤倒下。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露出惊讶的表情、僵直不动的香织,语气焦躁地向始求助。

「始同学,拜托你救救他们!在那里的说不定是……」

始没有听完香织的话便回应她的要求,不发一语地加快魔力驱动四轮车『布利捷』的速度。事实就摆在眼前,若听香织说完,考虑是否拯救他们的时候,商队就全灭了。因此不管香织用意为何,先展开行动再说。始奉行的信条就是果决明快,如果是同伴请求就更不用说了。

布利捷的车轮紧咬地面,车体以火箭喷射之势加速前进。

「始同学……谢谢你。」

看到始就算没有听完详情也愿意展开行动,香织喜悦地露出微笑,始只是耸了耸肩。

另一方面,月等人看到始驾车狂飙,似乎察觉他打算做什么,纷纷系上安全带,抓紧车内固定之物。

「那、那个,始同学?你该不会……」

布利捷的速度随时间加快,香织的脸颊不禁阵阵抽动。拜托他救援的确实是自己,可是她不由得心想:身为具有地球交通常识的人,毫不犹豫用那种方法先发制人,真的好吗?

始脸不红气不喘地回答具备常识的香织:

「看到罪犯就要踩下油门……驾训班有教吧?」

「才没有!你不要擅自扭曲交通规则!你看,月她们都信以为真了!」

虽然受到香织吐槽,始却完全不在意,冲向在后方指挥盗贼的男人。他不含一丝迟疑的动作,简直就像在说:「汽车就是为了辗杀罪犯而存在!」

貌似盗贼首领的人终于发觉有不明物体扬起尘烟、急速接近。他慌张地对同伴下达指示,自己也开始咏唱魔法。他们一定以为是新种魔物,做梦都想不到是有人驾驶的钢铁之块。

始注入魔力,启动布利捷的机关,引擎盖下方的两侧与顶盖部分,立即伸出长约一公尺的利刃。

看到从未见过的怪物急速逼近,盗贼们面露惊恐,陆续发射炎弹攻击。反正那些攻击全都毫无意义,因此始全然无视,二话不说地向前突击。

看见黑色铁块就算被数发炎弹命中也不痛不痒,继续疾冲而来,盗贼们的表情惊愕至极。

砰!喀啦!磅!随着写实的声音响起,战栗、绝望、困惑——盗贼们浮现这种表情,轻易地被撞飞。

有的在引擎盖上滚动,遭到盖顶的利刃斩断;有的尝试跳往两旁回避,却被两侧的利刃斩下身体一部分;幸运没被利刃砍中的人,在车辆以时速八十公里的速度冲撞下,整个人被撞飞至空中,骨骼内脏皆遭到粉碎。

仅仅一瞬的交错,盗贼的后方集团便有七人毙命。

始辗杀盗贼的后方集团后,以甩尾的方式反转车体,停在盗贼团后方。

不管是盗贼还是商队的成员们,每个人都目瞪口呆,凝视这场突如其来的杀戮剧。其中也有盗贼与护卫维持刀剑相击的姿势,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始无视他们,回头看着香织,以确认的口吻说:

「既然要动手,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一个活口都不能留,对他们不用慈悲,你懂我的意思吧?」

「……嗯,我懂。」

始的意思是:就算香织再怎么温柔,也不允许治愈或庇护敌人。如果对敌人慈悲,香织就不能再当始的同伴,应该回去勇者的队伍。

香织做了个深呼吸,以坚决的眼神看向始点头。

「你就去吧,我不会让人妨碍你。」

「嗯!」

香织下车后,头也不回地奔向受伤之人。盗贼们虽然被布利捷吓得心惊胆颤,但一见到过来的是年轻女子,便立刻回过神,为同伴被杀面露怒容,朝香织袭击而去。

「臭婆娘!去死吧!」

盗贼男发出怒吼,挥动手上的长剑。

然而,香织只是瞥了他一眼,随即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她丝毫不放慢速度,边咏唱边奔向伤者。

眼见香织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盗贼男更加激愤,但他无法表露怒气,因为下个瞬间,他的脑袋就被轰飞了。

——砰!砰!砰!砰!砰!砰!

每当周围连续响起爆炸声,杀意之风便吹袭而过,盗贼一个个遭到爆头,血肉横飞。看到那幅光景,获救的护卫不禁感到不寒而栗。

战斗实在过于一面倒且残酷,原本四十名以上的盗贼,短短数秒便减少至半数。

光怪陆离的光景令数名贼人陷入恐慌,他们大呼小叫,扑向愣在原地的兔人族少女,企图挟持人质。

一名护卫发出警告,大喊:「危险!」然而,那只是无谓的操心。因为位于此处的希雅经过不断强化,变得跟超人一样,战斗兔子没有任何死角!

希雅手伸向斜后方,从『宝物库』中取出德卢肯,「啪!」的一声握紧握把,然后一口气挥出。德卢肯挥过的同时,前端产生圆形白膜——空气墙,将一齐逼近的三名盗贼上半身打得断裂飞出。

「咦?哇,好多血!」

由于最近没有对上正常强度(合乎常识)的敌人,希雅对付杂兵的力道拿捏失准,原本只是想把敌人打飞,却不小心将人拦腰打断,就像在玩禁忌的※打达摩(变形版本)。喷出的血沫令希雅大吃一惊,连忙跳向后方闪避。(译注:一种日本的玩具,将人偶放在数个堆起的圆筒形木片上,借由打掉木片,让人偶垂直落下的游戏。)

月和缇奥对希雅的反应感到无言,同时毫不留情地发出魔法,令盗贼完全无法接近,惨遭蹂躏。

剩下十人左右时,盗贼们终于开始逃跑,但他们想逃也逃不了,全被轻易地射穿后脑丧命,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完全是场毫不留情的虐杀。

香织连续使出多人用的中级回复魔法『回天』,一口气治疗受伤的冒险者和商队成员。然而很遗憾,始等人到来前倒下的冒险者们似乎已经断气,即便是再生魔法也无法令死者复活,香织无法救回他们。

香织咬紧牙关,悔恨地看着这些人时,突然有个人影猛然奔了过来。对方个子矮小,用斗篷的帽子遮住面容,看起来十分可疑。不过,始已经从魔力的流动与颜色,看出那人就是刚才张开结界、拼死守护商队的人,于是放任对方通过,没有加以阻止。

「香织!」

身披斗篷之人以娇柔的声音呼唤香织的名字,冲过去扑在香织身上,紧紧抱住她。香织没想到自己的推测成真,脸上难掩惊愕之情,呼唤对方:

「莉莉!你果然是莉莉吗?我就觉得那个结界很眼熟,只是没想到你会在这种地方,原本还半信半疑……」

身披斗篷、被香织称为莉莉的——

正是海利希王国的公主,莉莉安娜·S·B·海利希。

莉莉安娜似乎打从心底松了口气,帽缘下可看见闪亮的金发、碧眼与其美貌。她百感交集似地眯起眼睛,注视着香织说: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香织……真是幸运,看来我的运气还没用完。」

「莉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香织不明白莉莉安娜所言何意。莉莉安娜仿佛突然惊觉不对,用帽子重新遮住脸部,并用食指抵着香织的嘴唇,示意她不要叫出自己的名字。

看来莉莉安娜真的没有带着随从,单独混入商队来到此处。香织明白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一国公主才必须这么做,表情也顿时变得凝重。

「香织,治疗结束了吗?」

正当香织与莉莉安娜严肃地互相凝视时,始不知何时来到旁边询问。

由于事前完全无声无息,莉莉安娜不禁发出「呀!」的可爱惊呼,从斗篷下抬头仰望始,思考了一下后,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对始说:

「……你是南云先生对吧?好久不见,我听雫她们说你还活着,对于你坚强的求生意志,我由衷地感到敬佩,你能平安真是太好了……你不在的期间,香织真的令人不忍卒睹喔?」

「真是的,莉莉!现在不是说那种事的时候吧!」

「呵呵,香织鼓起勇气的告白,我也听雫说了,晚点你再详细地说给我听吧?」

莉莉安娜的语气仿佛在调侃香织,她不理会羞得面红耳赤的香织,对始露出笑容。

莉莉安娜是受到国民爱戴的公主。不分男女老幼,只要一看到她楚楚可怜的笑容,肯定都会心醉神迷。

然而,始似乎对此没什么感觉,反而露出疑惑的眼神看着莉莉安娜,不识相地说:

「……话说回来,你是谁啊?」

「咦?」

始还在王国时,莉莉安娜便积极地与香织她们交流,也必定与其他学生进行过数次谈话。由于始的立场尴尬,因此她与始直接谈话的次数确实不多,却也曾在香织的陪伴下与始谈天。

而且莉莉安娜是公主,再加上个性平易近人,依照过去经验,只谈过一次话的人也未曾忘记过她。所以当看到始的眼神就像在看陌生人,莉莉安娜难掩心中的动摇,甚至发出公主不该有的奇特声音。

看到莉莉安娜呆若木鸡的模样,香织赶紧替她圆场。若莉莉安娜的公主身分败露会有麻烦,香织于是将嘴凑在始耳边悄悄说道:

「始、始同学!她是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呀!海利希王国的公主莉莉安娜!你有跟她说过话吧!」

「………………………………………………………………………啊啊。」

「呜呜,我竟然被忘记了,这让我心里很受伤呢,呜呜。」

「莉莉!别哭!始同学只是有点『那个』!始同学是『特例』,『正常』来说不会有人忘记莉莉!所以别哭了好吗?」

「喂,总觉得我被骂得一文不值耶?」

香织拼命安慰泪眼汪汪的莉莉安娜,说出的话却相当伤人,始忍不住吐槽。

结果被香织以一句「始同学安静一点!」带过。而且莉莉安娜坚强地表示:「没关系,香织,是我太自大了。」害始无法抱怨。这本来就是因为始完全忘记莉莉安娜存在的错。

当始等人气氛正尴尬的时候,月她们和某位似曾相识的人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看来你们不但平安无事……还相当活跃呢。」

「是能量饮料人……」

「能量饮料?我们商会确实有卖能量饮料……但还不至于有名到成为代名词吧……」

「啊~不,没什么,我记得你是※莫多吧?」(译注:莫多的姓氏是日本某能量饮料的名字,详情请见第三集。)

「对,很荣幸您还记得我,我是庸凯尔商会的莫多。这是第二次承蒙您出手相救,我们还真有缘。」

男人笑咪咪地与始握手,他是过去始等人从【布鲁克镇】护卫至【中立商业都市弗连】的商队首领,庸凯尔商会的莫多·庸凯尔。

始也记得很清楚他的商人性格擦枪走火事件。始可说是从莫多身上学习到这世界商人的天性。实际上,他的商人性格依然不改。握手时,莫多若无其事地碰触套在始手指上的『宝物库』指环。莫多毫无笑意的眼神就像在说:「差不多可以卖了吧?」这一定不是始的错觉。

在两人背后,希雅向香织等人解释和莫多的关系;莉莉安娜不禁喃喃自语「只见过一次面的人都还记得……我明明是公主……明明是公主……」变得更加沮丧。

当香织再度拼命安慰莉莉安娜时,一旁的始聆听莫多说起自身的遭遇。

根据莫多所说,他们打算经由【旅店都市霍尔亚得】前往【安卡吉公国】。安卡吉的困境在商人间流传,他们似乎都认为现在正是赚钱的好时机,聚集而来。莫多也已经运过一次货品,接着又在王都进货,这已经是第二趟,从他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看来,应该获利不少。

始他们原本预定经由霍尔亚得前往弗连,向弗连的冒险者公会分部长·伊尔瓦报告已送回缪一事,再前往【哈尔崔那树海】。始将预定的行程告知莫多后,莫多提出希望始护卫商队至霍尔亚得的委托。

这时,莉莉安娜却出言阻止:

「很抱歉,商人先生,我想雇用他们。您允许我同行至霍尔亚得,我却提出这种自私的要求,可是……」

「哎呀,你不用去霍尔亚得了吗?」

「是的,到这里就可以了。我当然还是会支付到霍尔亚得的费用。」

看来莉莉安娜本来预定跟随莫多的商队前往霍尔亚得,结果在途中遇见始一行人,就没有必要前往了。

在这个时间点,始察觉莉莉安娜的目的不寻常想开口抱怨,香织却用眼神示意「不准再欺负莉莉!」所以始决定姑且保持沉默。

「是吗……不,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钱就不用了。」

「咦?不,那怎么可以……」

莫多坚持不肯收费,莉莉安娜不禁感到困惑。在商队中,莉莉安娜从住宿到餐食皆受到他们照顾,原本以为事后会被要求付款,甚至有点担心钱不够,但莫多的话完全出乎她的预料。

莫多面带难色,对莉莉安娜露出笑容。

「虽然我想您应该不会再做出这种事……不过我还是给您一个忠告。一般而言,不论是搭乘多人马车或共乘,都要先付费。如果在出发前没有要求付款,不是居心不良,就是有不能收费的理由。这次是后者。」

「难道……」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以您尊贵的地位,竟必须单独微服出行,想必是为了重大之事吧。在此危急时刻,若不能尽一己之力,今后别说是做商人,甚至无法抬头挺胸,以这个国家的子民自居。」

听到莫多的话,莉莉安娜才明白对方打从一开始就发觉自己的身分。而且莫多明明知情,却故意装作不知,想要协助莉莉安娜。

「那么,为了表达感谢之意,你更该收下我的酬谢。多亏有你们,我才能够逃出王都。」

「嗯……恕我冒昧,您知道对商人而言,最难得到、却又最想获得之物是什么吗?」

「咦?……不,我不知道。」

「就是『信赖』。」

「信赖?」

「对,没有信赖,生意就无法开始,也不能长久,更赚不了钱。相反地,只要有信赖,大多数的状况都可以迎刀而解。对您而言,我们庸凯尔商会究竟值不值得信赖?如果您信赖我们,我们便已经收到最好的报酬了……」

听到他巧妙的说法,莉莉安娜不禁在内心苦笑。如此一来,若莉莉安娜硬要支付酬劳,等于是不信任他们,反而不符合想要报答对方的心意。

莉莉安娜放弃抵抗似地当场摘下兜帽,堂堂正正地面对莫多。

「你们是真正值得信赖的商会,身为海利希王国的公主,我莉莉安娜绝不会忘记你们的善意与奉献,谢谢……」

「您言重了。」

听到莉莉安娜以公主的身分道谢,莫多与部下当场跪下,深深低头行礼。

之后,莉莉安娜与始等人留在原地,莫多一行人依照原定计划,朝通往霍尔亚得的道路前进。临别之际,莫多言语中透露出他已知道始被认定为异端者,给予「王都的气氛不寻常」的忠告。始也提供情报,告知【安卡吉公国】已恢复原貌。仅是听见此情报,莫多似乎就推测出始被认定为异端者的理由,并且表示「今后若是有缘,还请务必多关照」。由此可知,莫多真的是天生的商人。

莫多一行人离去后,始等人在布利捷中听取莉莉安娜的说明。她的表情夹杂焦躁与紧张,令始心中的不祥预感急远攀升。然后,莉莉安娜终于开口,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爱子小姐……被掳走了。」

情况比始的预感更为恶劣。

莉莉安娜的说明大致上如下——

最近王宫内气氛不寻常,莉莉安娜一直觉得有种异样感。

父亲艾力西德国王比先前更加热衷圣教教会,有时会着了魔似地崇拜『埃希德神』,或许是受到他的感化,宰相和其他重臣的信仰也变得更加虔诚。

若只是如此,莉莉安娜还可以勉强说服自己,这是因为陆续收到魔人在各地图谋不轨的情报,与圣教教会加强合作产生的副作用。可是……

异样感不止如此。愈来愈多骑士和士兵变得缺乏活力,更严重者甚至死气沉沉。即使询问熟识的骑士是否身体不适,他们虽然会正常回话,却宛如机械,没有以前的朝气活力,简直就像生病了。

尽管想找骑士中最受信赖的骑士团长梅尔德商量,但不久前就不见他的踪影,有时他会在光辉他们训练短暂露脸,接着匆忙离开。结果,莉莉安娜一次也没见到他。

就在这个时候,爱子返回王都,报告在【湖畔小镇乌尔】发生的详细情况。

此场会议莉莉安娜也有列席,会议强行表决了一项意想不到的议题——

始的异端者认定。尽管始有拯救【乌尔镇】和勇者一行人的功绩,以『丰饶女神』之名出名、受到爱戴的爱子也提出异议与反对,却全部遭到无视,会议强行做出决议。

面对如此无理的决议,莉莉安娜理所当然向父亲艾力西德激烈抗议,但无论她说什么,国王仍认定始是神敌,顽固得像有强迫症。对于抗议的莉莉安娜,艾力西德反倒说她信仰不够虔诚。他看着莉莉安娜的眼神,渐渐不把她当成女儿,而是视为敌人。

莉莉安娜心生恐惧,与父亲虚与委蛇,逃离现场。为了找人商量王宫的异状,她追上悄然离席的爱子,告知自己的疑虑。

爱子打算在晚餐时告诉学生,始在深渊底得知的神的情报和旅行的目的,拜托莉莉安娜一同出席。

莉莉安娜离开爱子的房间。傍晚时,她欲前往学生们用餐的房间,却在途中听见走廊转角传来爱子与某人的争吵声。莉莉安娜感到疑惑,躲在墙后窥视,结果意外目击——

身穿修女服的银发女人正扛着被打昏的爱子。

莉莉安娜对那个银发女人涌生难以言喻的恐惧,情急之下进入附近的客房,屏息静气地躲进只有王族知道的秘密通道。

银发女人前来找寻,不过秘密通道本身使用了隐蔽气息的神器,因此没被发现。对方没找到她便离去了。莉莉安娜认为银发女人若不是幕后黑手,就是与幕后黑手有所勾结,她起身想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只不过,既然对方埋伏等待爱子,应该也可合理判断学生们正遭到监视,可靠的梅尔德团长又不知去向。

一番苦恼之后,莉莉安娜想起目前唯一不在王都、值得依靠的友人。

没错,就是香织,而且她早有耳闻的南云始也在香织身旁,莉莉安娜能够依靠的只剩他们。她于是从秘密通道抵达王都,一路往【安卡吉公国】前进。

因为莉莉安娜判断,如果是在安卡吉,或许可以得到不受王都异变影响的杰根公协助;就时机点而言,她有很高的机率可以遇见始等人。

「接下来的事情就如你们所知,我拜托庸凯尔商会的商队让我搭便车。不过我没想到从一开始身分就被察觉,而且我做梦也想不到,不仅在途中遭遇盗贼袭击,甚至被香织所救……若是不久前,我可能会觉得是『神明保佑』……但是……我现在……很害怕教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名银发修女……父亲大人他们……」

莉莉安娜紧抱身体,害怕得发抖。现在的她,比起被誉为才女的公主,更像个普通女孩。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她的亲近之人在不知不觉间全变了样,一个个被夺走。

为了尽可能缓和盘据在莉莉安娜心中的恐惧,香织紧紧地拥抱她。

始看着她们两人,内心暗自咂舌。莉莉安娜所说的状况,很像在【梅尔基涅海底遗迹】内见到的『末期状态』,被神迷惑的人陆续增加,情况可说非常危急。

即使如此,本来始理应置之不理、见死不救。不对,他的第一要务应是取得神代魔法,尽快找寻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

然而,始猜得到爱子被抓的理由,所以无法见死不救。爱子被抓的原因,八成是因为她想说出神的真相和始旅行的目的。可能是对方判断那会令身为棋子的光辉等人产生疑心,造成不利的影响。

爱子会落入敌手便是利用她的始的责任。

既然对方掳走她,就代表他们没有打算立刻杀死她。然而,落入暗中把人们当傀儡操纵、沉溺享乐之人手中,爱子不知会受到怎样的对待。

爱子是始的恩师,其建言使始的生存方式转好,甚至带给始这个还算不错的『现在』,所以始无论如何也不能置之不理。

因此……

「总之我必须去救老师才行。」

这就是始的选择,他选择拯救爱子,而不是见死不救。

始的话让莉莉安娜猛然抬起头。听到始愿意一同前往王都,她的表情充满安心与意外。她听雫等人说过,始丝毫不关心这个世界和同班同学。原本预期说服始将会非常辛苦,没想到对方竟然爽快地答应伸出援手,完全出乎莉莉安娜的意料之外。

「你愿意帮忙吗?」

莉莉安娜向始确认,始耸了耸肩。

「别误会,我并不是为了王国,而是为了老师。她会被抓也是我造成的,我不能置之不理。」

「为了爱子小姐……」

得知始并非纯粹为了王国而提供协助,莉莉安娜有些失望,但始到底是愿意同行,她于是重新振作精神。

然而,听到始接下来的话,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过如果在救助老师的过程,造成异状的原因阻挡在前方,我就会把他打倒。」

「你的意思是……呵呵,我就期待那样的事情发生吧,拜托你了,南云先生……」

掳走爱子的女人身穿教会修女服,而且国王等人异常地倾向教会,综合上述情况,这次事件八成与教会有关。

也就是说,拯救爱子的同时就必须面对异状,这点始应该也心知肚明。所以始等于在宣告自己将会成为莉莉安娜的助力。

莉莉安娜与香织相视一笑,一旁的始嘴角微扬。

除了救出爱子,始还有另一个目的——

存在于【神山】的神代魔法。根据密雷迪的说法,【神山】也是七大迷宫之一,但是【神山】也是圣教教会的根据地。始完全不知道大迷宫的入口在【神山】何处,就算想要探索,教会的相关人士既碍事又麻烦。

所以始原本决定先前往比较容易攻略的【哈尔崔那树海】,不过……这次的事件让始有理由前往【神山】,而且在救出爱子的过程中,很可能会与教会发生冲突。这样的话……应该由己方主动袭击教会根据地,顺势收下神代魔法——始如此心想。

莉莉安娜说的银发女人……始脑海里浮现在【梅尔基涅海底遗迹】的豪华客轮中,以兜帽遮住面容、侍立在阿雷斯特王身旁的人物。那人进入船内时,始隐约看到那人的头发就是『银色』……

无法得知两人是否为同一人,毕竟影像的时代距离现在十分遥远。不过始有预感将会和那名来历不明的银发女人展开一场厮杀。

始燃起斗志,体内凶猛的野兽发出嘶吼,无论对方是什么存在,只要阻挡自己的道路,杀无赦。

始的眼眸炯炯有神,宛如野狼,口中犬齿外露,脸上浮现狂傲的笑容。

「……始,好帅。」

「啊,始先生又露出那种表情了,我感觉心头小鹿乱撞。」

「唔,主人啊,您露出那么凶恶的表情……妾身要湿了喔?」

然而,由于女性成员红着脸、一副饥渴的模样,使气氛微妙得难以言喻。

时间稍微倒转。

从爱子遭到诱拐、莉莉安娜逃离王都的那天,稍微往前回溯一段时间。

王宫偏僻处的开阔场所出现一个人影。此地十分宁静。仿佛只允许晚风徐徐吹拂,明亮的月光在天上照耀,是个宁静、却又飘散着哀伤气氛的处所。

那也难怪,因为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里是座墓地。

当然,由于位在王宫腹地内,并非埋葬不特定多数死者的地点。这里只有一座直接将【神山】岩壁加工制成的巨大石碑,它类似所谓的忠灵塔(为表扬为国捐躯者建造之塔),只要是为王国尽忠的战死者或殉职者,名字都毫无例外地被刻印在上面。

在这座忠灵塔前默默伫立的人影,正是海利希王国骑士团团长,梅尔德·洛金斯。

他虽然面无表情,眼中却含有难以言喻的沉重感情。

时间已入深夜,撇除巡逻的士兵,王宫内没有人会无故出外走动;更别说是这样寂寥的场所,一般不会有人造访。

然而,这宁静且鲜少人至的地方,除了供死者安息之外,还有另一个用处。

「——团长。」

一道男人的嗓音传出,声量小到快被风声掩盖。梅尔德瞥了声音的方向一眼,他等待的人无声无息地出现。男人名叫何塞·蓝凯德,不仅是王国骑士团副团长,也是梅尔德的心腹。

「没问题吧?」

「是,虽说我没有被任何人看见,却也不能久留。」

「毕竟骑士团的两名高层,于深夜在这种地方密会。在掌权者看来,一定会认为我们图谋不轨。」

梅尔德嘴角露出笑容,何塞苦笑以对。

「……兵团的情况如何?」

梅尔德再度恢复严肃的表情询问。何塞的表情非但闷闷不乐,甚至脸色苍白。

「……包含军团长在内,队长级有六成出现『空虚』症状。」

何塞口中的『空虚症状』,是最近在王宫内蔓延的奇妙现象。最初出现在下级士兵和骑士身上,简单说应该就是倦怠症。

出现症状之人都有确实达成工作,对话也很正常,但跟以前相比明显缺乏活力、笑容,与他人只有最简单的交流,时常躲在房里闭门不出。

这个症状逐渐扩散。最终,具有发言力的贵族、骑士团分队长等级之人,也开始出现相同症状。

梅尔德察觉到情况不太对劲,对逐渐蔓延的诡异现象产生危机感,便着手进行调查。

「居然这么严重。我开始觉得骑士团有一成多的人反而算幸运了。不,光是大队长层级没有出现症状就已经很幸运了。」

「……可是团长,那个,该怎么说……这真的是出于某人的攻击吗?会不会只是那些人太过松懈了呢?」

梅尔德听过报告,-->">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