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一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01卷 纳萨力克的『守护者亚乌拉』 第一章

转自百度 overlord吧

  翻译:asdgjfrj

  纳萨力克第六阶层、亚乌拉所支配的阶层纳萨力克最大最广的阶层。

  纵4公里、横4公里正方形、中心有著巨大的湖。几乎全部都是丛林,平原只占1/20左右。

  在那之中建造了一个斗技场,其附近是作为第七阶层的入口的建筑,除此之外的建筑就是亚乌拉建造的做为俘虏收容所的木屋。

  那麼身为支配者的亚乌拉究竟是睡在哪里呢?

  森林中?

  斗技场?

  第七阶层入口的建筑物?

  全都不是。

  实际上在丛林之中有一个可以被称之为亚乌拉住所的地方。

  占据广大区域的原生林。在那之中,有一个特别显眼的巨树,彷佛要贯穿天际一般延伸的的大树高约40公尺。长度和高度似乎有点不成比例。

  这异样的巨树,这里正是亚乌拉的住所。

  将树的内部贯通所制做出来的住所,由八层和地下两层------共计十层,一言蔽之,就像是木屋那样朴素,但并非简陋而是温暖的光景。

  在过去,创造亚乌拉的泡泡茶壶还再的时候,这棵树也曾经有一些客人来访,舞子、红豆包麻糬等「安兹?乌尔?公」的女性成员和她们创造出来的部下。

  这些女性聚再一起聊天的样子对亚乌拉来说是司空见惯的场景,亚乌拉也经常坐在泡泡茶壶大大腿上。

  然而,现在。

  亚乌拉基本上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亚乌拉直属的仆役大多数都是怪物系、人形系这些无法对话的存在也是主因。

  这样的生活亚乌拉却从来没感到寂寞,由外表来看亚乌拉确实是个孩子,然而身为守护者的亚乌拉完全没有产生寂寞这种的心情的理由。

  那是因为创造亚乌拉的、有如神一般的存在,并没有创造出「双亲」这种东西,一开始就独自住的话自然就不会有寂寞这种感情萌芽了。

  可是对生活而言过於宽敞的空间令亚乌拉感到麻烦,当然,这个地方式至高的存在赐给亚乌拉的场所,因此绝对不会抱怨,但对於喜欢外出的亚乌拉而言,打扫房间在精神方面是十分麻烦的工作。室内被影子覆盖的地方有一些脏污就是这个原因。

  亚乌拉一天的生活作息可以说是非常不规律的,有时会一直睡觉,不过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几乎不睡觉。跟夏尔提亚和迪米乌歌斯那样无须睡眠的存在不同。

  使用疲劳恢复系的魔法消除睡意持续行动,在必要时也会使用无须睡眠和饮食道具。

  因此喜欢睡懒觉、敷衍的打扫房间等非常松散的行为也许不能称之为亚乌拉的本性。

  不过从安兹那里拿到的道具确实改善了这些散漫的行为。

  亚乌拉的房间家具比想像中还要少,就算说是空荡荡的也不过分,铺在床上的茶色毯子看起来也很土,这是一间看到了会产生「这真的是少女的房间吗?」的疑问的房间。

  但是,恐怕大多数的人都会认为这确实是少女的房间。

  这是因为房间内所摆设的布偶。

  那是等身大的布偶,沐浴再从窗户透过的阳光的二头身、三头身的熊、兔子、鹿……等等变形(指的是跟现实比例不合)的布偶,确认了这些东西,认为这不是少女房间的人反而很少。

  ……但除了这些布偶之外,用来是别这是否是少女房间的特徵确实很少。

  室内非常高的位置有一个吊床,再那里亚乌拉用非常舒服的表情睡著,不知道做了什麼梦,有时会变成快乐的表情。是十分纯真的少女的睡脸。

  穿著以白色和粉红色为主的两件式睡衣,盖著同样是粉红色的棉毯。

  这样闲适的时光彷佛会持续下去,然而这气氛被破坏了也是事实。

  「――已经八点了。」

  并非亚乌拉的女声在室内响起。

  黝黑细长的耳朵动了一下,同时睁开了双眼。然后操控绑在手上的带子。之后吊床的上方,亚乌拉往天花板投入了蒙胧的视线。

  「呜嗯……」

  模糊的梦呓,短暂注视天花板一段时间后,又再度闭上了双眼。这是睡意战胜必须要醒来的意志的瞬间。之后亚乌拉又再次露出天使般的笑容,但这个气氛被打破了。

  室内响起铿铿的敲门声,亚乌拉又再次打开双眼。

  「亚乌拉大人,时间已经到了。」

  房间的外面传来了女性的声音,亚乌拉不满的扭曲了表情。

  「呜呜……」

  「请问可以进来房间了吗?」

  「呜嗯……不行。」

  亚乌拉以焦躁的口吻回应,将自己身上的毯子拿开。

  「よっと」(状声词,音同:yodo不知如何翻,希望高人指点。)

  从吊床上滚下来,在空中调整姿势,完美的以脚著地。亚乌拉稍微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穿上拖鞋,慢慢朝门前进,抚摸放在门前的小熊布偶。

  短い足を投げ出すように座っていたクマのヌイグルミは、その手に押されるように仅かに揺れる(这段看不太懂,有请高手。)

  玩偶有著巨大的头部和又黑又圆的瞳孔,脸上缝出了一个微笑的嘴,然后似乎有些不太合适,手上有著耀眼光辉的金属爪子得布偶熊的动作彷佛亚乌拉在对他低头行礼一样。

  米克兹?福尔兹?福伦。有著这样名子的布偶旁边的门,亚乌拉把他打开。

  在那理站著的是,身穿女仆服的精灵的女性。

  做为奴隶证明而被切断的耳朵现在已经恢复原状了。

  亚乌拉所使用的简单的治愈魔法,并没有拜托佩斯特尼亚使用强力的治愈魔法。

  那时精灵们高兴的姿态让亚乌拉有些惊讶,只不过是将耳朵的伤治好而以为何要那麼高兴?

  而这身女仆服是女仆长佩斯特尼亚赠与的,和纳萨力克一般女仆所穿的是一样的东西,使用最高级的布料所制成,和赛巴斯直属的战斗女仆所穿的女仆行铠甲不同,并没有任何防御能力和魔法强化,连用秘银制的铠甲强度都不如。

  「早安,亚乌拉大人。」

  「嗯,早安。」

  对使用艰涩词藻的精灵,亚乌拉则是随意的回答,之后用挪动脚的方式前进,而后方的精灵也持续跟著。

  「呃……我只是要换衣服而以不用跟来也没关西。」

  「不,请让我帮忙。」

  「……我可不是小孩子喔。」

  亚乌拉露出不满的表情,这是已经不知重复多少次的谈话,亚乌拉会心情不好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知道为何,精灵们特别热衷照顾亚乌拉的事情,热衷到亚乌拉都觉得有些过头了。

  刷牙、吃饭等等全部包办,更有甚者,只不过说了要去洗澡之类的话,就近来浴室当自己洗耳朵后面、有时也会一起洗澡。

  真的有点……烦。

  这是亚乌拉对这些精灵的评价。不过,由展现忠诚的角度来说,的确是很好的理解了她们的忠诚心,没有杀她们确实是亚乌拉自己的慈悲心。

  但是......这异样的忠诚心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这个亚乌拉到现在依然无法理解。

  这些精灵们是前一段时间入侵者的残党。因为安兹判断不论杀或不杀都无所谓,因此将处分的决定交给身为黑暗精灵近亲种的亚乌拉。

  对亚乌拉而言不论杀或不杀都无所谓,但是在纳萨力克不存在精灵种,因为这个原因,和另一个理由亚乌拉决定救助她们,就是为了回报这份恩情她们才对亚乌拉尽忠吧,但仔细想想好像又不太对。

  亚乌拉抬起头,并没有打算追究这件事,只不过是觉得麻烦的程度。

  「那麼关於洋装的搭配…..」

  「跟平常一样的衣服就行了。」

  「可是……」

  「嗯?怎样?泡泡茶壶大人决定的衣服……你觉得不满吗?」

  无虚移动头部,亚乌拉由下往上的目光看著精灵。精灵的脸上浮现出畏惧的表情,不用再多说什麼了,正当亚乌拉认为自己获胜的那一刻。精灵做了痛烈的倒数后下个瞬间分出了胜负。

  「但是,这个房间其他的衣服也是泡泡茶壶大人挑选的。」

  「呃!!」

  「其他的衣服都没穿真的好吗?」

  亚乌拉露出了十分僵硬的表情。

  精灵所说的是梳妆台整齐排列的无数的礼服,亚乌拉基本上都穿能够立刻战斗的衣服,能够武装更好,而向夏尔提亚那样花俏的礼服她并不喜欢。

  但是梳妆台上有许多豪华的礼服等少女风个的礼服,这并不是亚乌拉搜集的,而是泡泡茶壶搜集的,将亚乌拉当成人偶换衣服的时候所遗留下来的。在那之中还有全身式布偶套装(就是游乐园那种大米老鼠或唐老鸭那样的东西。)

  像这样的衣服的确很难想像亚乌拉会穿。

  亚乌拉思索了一下,沉重得说道。

  「今天有很多事情所以不行。……时候到了……我会穿的。」

  「好的,小人明白了,那麼关於早餐的事――」

  「没差,不过吃个东西而已,吃点水果就会饱了。」

  「这样不行!!亚乌拉大人!!要好好吃东西不然不会成长的。」

  「成长啊……」

  亚乌拉的视线朝精灵的胸部移动。

  「好像没什麼料呢……」

  「精灵基本上大多都不会太丰满……但是一些旁系精灵不一样,黑暗精灵也会如此吧?」

  「……真的有未来吗?」

  「说不定。」

  亚乌拉想了很多,最后浮现出夏尔提亚的脸。

  亚乌拉露出了一些邪恶的笑脸。

  「……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去准备食物吧。我换好衣服后马上过去。」

  吃饱之后,为了纾缓过量的饱足感,亚乌拉出门了,对於食量小的亚乌拉而言这一餐的量真得很多,到底是如何得到这麼多食物的,亚乌拉对此抱有疑问,不过在听到是佩斯特尼亚给予的时候也就释怀了。

  今天的天气是晴天,从东南方吹来徐徐微风。

  在这样闲适的天气下,睡意又回来了,亚乌拉忍住了。

  「呼~~。」

  稍微动了一下吐出疲惫气息的亚乌拉,现在正站在巨木前方的一个稍微宽敞的空地,空地前方可以看见茂盛的丛林。

  在这里亚乌拉左右张望了一下,彷佛以此为信号,巨大漆黑的野兽从森林出现了。

  虽然看起来是一只黑狼,但尾巴却是蛇的形状,全长达20米,项圈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芬里尔,亚乌拉所拥有的仆役中最高等级的魔兽之一,因为是北欧神话主题的芬里尔,所以拥有一些直接系的技能,是以强大战斗能力为傲的魔兽。

  这样狰狞的芬里尔在亚乌拉面前彷佛是一只小狗一样,又跳又跑得靠近她。

  巨大的脸靠近亚乌拉开始磨蹭,有这样的巨体肯定有庞大的力量吧,但亚乌拉却完全没有动摇,并不是因为芬里尔有妥当的控制力量,而是亚乌拉那强大的身体能力的关系。

  「真是的,这样很痒啦。」

  比起抚摸更像是拍打,亚乌拉拍著芬里尔巨大的脸。芬里尔发出像是舒服的低鸣。就像是面对巨大的的孩子那样,亚乌拉突然想起了什麼而停下了手。

  「稍微等一下喔,我要餵一些食物给那个孩子。」

  芬里尔露出失望的表情小声的悲鸣著,既像是被宠坏的小狗那样,又像是板著脸的小孩,发觉到亚乌拉不会理他后又忧郁的离开了,之后就像赶到无趣的小狗一样在地上翻滚。

  亚乌拉面露苦笑,呼唤著不得不餵食的动物的名子。

  「罗罗罗~!过来~!」

  被这道声音呼唤,森林的一棵树上突然出现了一条蛇,他看见了亚乌拉后高兴的现出全身、动了起来,但到了途中就像是被冻住一样停止了,之后慢慢的后退。

  「?」

  亚乌拉不可思议的看著罗罗罗,想著到底发生了什麼事。

  「怎麼了吗?」

  再度出声呼唤。这时罗罗罗躲到了树木后面,小心的注视著亚乌拉。不对,他得视线稍微偏向亚乌拉的身旁,察觉到了这一点,亚乌拉转向身后,芬里尔将马上快速的视线转向别处。

  芬里尔用无趣得视线看向别处,就像是完全没兴趣那样的感觉,但对拥有非比寻常的动态视力的亚乌拉而言,自然是没有错过他刚刚的行为。

  「芬里尔! 不可以用那样的眼神瞪罗罗罗!」

  受到斥责的芬里尔,身体被吓得跳了起来,发出像小狗一样的哭声,没错,就跟用锐利的眼神对罗罗罗展现敌意的事被饲主发现的小狗一样。

  「过来,罗罗罗。」

  再次,感到畏惧的罗罗罗再次现出全形。

  亚乌拉突然,如同压破空间般取出巨大的鱼(空间からずりっという感じで巨大な鱼を取り出す不太确定,求高手。),但是,这个於实在是太过巨大,要形容的话,这鱼与其说是生物,更像是漫画中的那种鱼,之后亚乌拉将鱼递给靠近的罗罗罗。

  罗罗罗将这个除了背骨之外没有其他骨头的奇怪的鱼,用四颗头很美味的开始吃著。

  亚乌拉偷偷看著有点不高兴的芬里尔。

  包含芬里尔在内,亚乌拉直属的所有仆役全部都装备著不须饮食的道具,但是罗罗罗并没有装备这样的东西,因此必须要给予食物。

  虽然亚乌拉的本性很随意,但决不会忘记照顾明确表示无法自理的生物(自分が无理を言って连れてこさせた生き物の面倒を忘れるほど,感觉有点不顺,求高手。),这件事是一点都不随意的。

  而这个奇怪的鱼并不是在水中游的,而是以支付一枚金币为代价从大锅子生产出来的,

  在YGGDRASIL中,据点的食物是必须自给自足的,唯有克服这个条件才可以自由得在据点配置NPC和魔物,但这个规则有漏洞可钻,那就是亚乌拉购买鱼的大锅子――正式名称为多格札的大锅。

  只要配置这个道具,虽然会损失一些管理费,但能够超越自给自足的限制随意配置魔物。

  基本上纳萨力克对此的需求是最低的,因为大多数的魔物都是不需要饮食亡灵系,因此能够维持在最基本的状态,虽然大多数的魔物是不需要饮食的也是原因之一。

  (ちなみにナザリックは最低ではあるが、基本モンスターが饮食不要のアンデッドであるのが大きく、なんとか基本の状态でも维持できる程度である。それに配置しているモンスターが饮食不要のものが多いというのもまた1つの理由ではあるが。先附上原文,这段我认为应该没有翻错,但总觉得很别扭的感觉,这是作者得风格吗?有请高人指点!!)

  然而现在,因为有新的成员加入的关系,例如:「蜥蜴人、精灵以及之后会加入的存在。」如何提高自给自足率也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抚摸著大口大口吃著的罗罗罗的一颗头的亚乌拉、在旁边发出带有杀气的低吟声的芬里尔。在这样异样的光景中亚乌拉愉快的跟罗罗罗搭话。

  「罗罗罗,今天你的主人也会过来这里喔。」

  似乎理解了这句话的含意,罗罗罗的一颗头停止进食,向亚乌拉的身体缠绕过去,这对已经撑到极限的胃容量来说似乎有些不妙,但如果只是碰触的程度的话应该没关系,亚乌拉开心的笑著。

  「真是的,不可以玩啦……。罗罗罗真冷呢,全身都很光滑呢……。埃及系(ツヴェーク系,有请神人!!)的也不错呢。」

  大力挥动尾巴的芬里尔就像在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一样,亚乌拉抚摸著罗罗罗长长的头部。

  「那吃饱饭后我们在一起玩吧。」

  「嗷!」

  「啊,生气了吗? 但谁叫他刚刚欺负罗罗罗,这是没办法的。」

  亚乌拉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注视著逃跑的芬里尔。

  亚乌拉居住的巨木前的广场,那里有几个人影座在大地上,后放站著几头魔物,但相较於如此广大的广场人数显得相当少,蜥蜴人十名、吸血鬼剑士布雷因、穿著女仆服的精灵三人、皮尼森和一些森精灵、和如同长出手脚的木头得树妖三只(して木に手足が生えたようなトリエントが3体だ)

  在他门前面亚乌拉就像老师一样挺胸开口。

  「那麼现在就告诉你们关於纳萨力克的伟大。」

  掌声响起。

  没有一丝混乱,几乎是同一时刻响起的,对这样的掌声感到满意亚乌拉大大的点了一下头,举起一只手示意他们停止。

  「那首先从纳萨力克刚成立的事情开始。」

  亚乌拉的声音在回归宁静的空间中响起。

  「在以前,这里有41位如同神一般的存在,这些大人们就是至高的41人,好好记清楚,这些大人出现了。」

  「本来纳萨力克并不是那麼深的迷宫,但那些大人使用他们强大的力量将这里改造,这是当然的,将住的地方改造成相应的场所是理所当然的,於是全10阶层的纳萨力克的下大坟墓诞生了。」

  「之后无上至尊们开始创造居住於此的人,制作了如此广大的地方,然而这里却只有低阶不死族而已,於是制作了一些代替自己进行管理的人,当然对无上至尊们管理是很简单的喔!但这种小事不须要他们亲自动手,他们还有更加远大的事情在等著。」

  「因此而生的―」亚乌拉在这里停止了,然后自豪的挺起胸膛。

  「就是我们守护者。」

  之后观察听众们的反映。

  所有人都十分安静,一句话都没有说,亚乌拉皱起眉头,这却实是非常认真的话题,在如此重要的话题中,如果用不好的态度的话,就算是亚乌拉也不会原谅并且给予惩罚吧。

  但这种宁静跟亚乌拉希望的不太一样。

  「我们守护者就这样诞生了。」

  於是再次用力的挺起胸膛。

  蜥蜴人、精灵和布雷因互相看了彼此的脸,理解了亚乌拉的要求。

  「喔喔……」

  「真是太美好了……」

  於是一些人发出了敬畏呻吟声,一些人则发出感叹的声音。

  「呼恩」

  亚乌拉的心情好到用肉眼都看的出来。

  「没错,於是诞生的守护者有我、迪米乌哥斯、科赛科斯、还有……夏尔提亚。然后还有一人,不过由於他不是无上至尊所创造的作以这次就不提了。」

  「之后,作出我们守护者的无上至尊们决定创造侍奉自己的存在,总不可能让仆役们做这件工作,要侍奉无上至尊自然也要选择适当的存在。」

  「於是以赛巴斯和佩斯特尼亚为首的存在诞生了,最后司书长、拷问官、乐师、锻造师、管理官等存在被创造出来,纳萨力克终於完成了。」

  亚乌拉在这里做了一个段落,接下来要说的是非常重要的事,为了滋润乾燥的喉咙,亚乌拉拿起桌上的水一饮而尽。

  「创造了这些人之后,无上至尊们不断的出去旅行,宝物库内的财宝也不断变大,为何要做这些事,也许你们会对此抱有疑问,但无上至尊们所追求的并不是这些东西。他们追求的昰世界道具,拥有如此名称的道具……即便是无上至尊也无法轻易入手。」

  「但是,嫉妒无上至尊的愚蠢的家伙们终於出现了。」

  亚乌拉稍微压底了声音。

  「不断有人侵入纳萨力克,也很多次的成功夺走宝物,但从来没有入侵到深层区域……但那一天不一样。」

  亚乌拉孩子般的脸浮现了憎恶和愤怒的表情,这是令所有人都吃惊的变化。

  虽然亚乌拉在汉人说话时表情非常丰富,但从来没有露出过如此充满憎恶和愤怒的表情。最了解这点的就是精灵们,这样另亚乌拉憎恨到扭曲脸孔的异常事态,另精灵产生了因畏惧而不想知道的心情。

  「嫉妒著无上至尊的存在————拥有同样强大力量的家伙们组成了1500人的军团,对纳萨力克发起攻势。」

  「那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夏尔提亚被消灭、科赛科斯被斩断、而我也……」

  沈默。

  但并不是单纯的没有声音,四周的空气再动摇,那是熟知守护者强大的札利尤斯和布雷因的感情波动。

  亚乌拉、夏尔提亚、科赛科斯、迪米乌哥斯。

  虽然比安兹还弱,但这四名守护者的强大已经远远超越常识范围了。亚乌拉外表看起来虽然是一个可爱的少女,但她是只要一挥手就可以轻易的将布雷因杀死、数分钟就可以轻松的歼灭蜥蜴人的村落的存在,这件事很轻松的就可以理解了。

  可以打倒向这样强大的守护者的存在,而且有1500人。

  这样力量平衡崩坏到这种程度的事态,已经完全跟不上话题了。

  无视这些人的困惑,应该说是无从考虑才对,亚乌拉再次说话了。

  「当然敌米乌哥斯也被击破了……但是。」

  亚乌拉露出微笑,但那是和她非常不相称的残忍的微笑。

  「第8阶层,连我们守护者都不清楚的未知的阶层,在那里至高的41位在那里迎击敌人的挑战。」

  「到达那里的人大约是1000到1200人,但无上至尊们将他们全部打倒消灭了。」

  亚乌拉再一次挺起胸膛。

  「这场战斗结束后,将我们守护者复活,纳萨力克又再度从回至高之地的宝座,这就是要向你们传达的纳萨力克的历史。」

  亚乌拉的话到此为止,四周弥漫著沈默。

  是说完了吗?还是还要继续?如此微妙的气氛支配著这个空间,突然一道掌声响起打破了这微妙的氛围,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在那个人物身上,发出了不知是无言以对还是惊愕的气息。

  「真是太美好了……」

  哽咽的说出这句话并拍手的人。不知从何时开始站在那里,他是守护者的一员,就地位来说是身为最高指挥官的迪米乌哥斯,迪米乌哥斯眼中满溢著的泪水流向脸颊。

  然后站在他身旁有著银白色光辉的是科赛科斯,另一个穿著漆黑色礼服的是夏尔提亚。

  科赛科斯感动的全身颤抖,不断的左右摇头、夏尔提亚一只手拿著纯白的手帕擦拭著眼角。

  「太棒了……真的是太棒了……」

  一阵整齐的掌声响起,那掌声包含著就像是被追赶的猎物的焦躁,蜥蜴人和布雷因因恐惧而表情僵硬、精灵也很慌乱、树妖和森林妖精虽然不明白他们在想什麼,不过所有人都一起拍手。

  「不好意思,亚乌拉。接下来可以换我说吗?」

  「恩?可以喔。 我要说的话已经结束了。」

  迪米乌哥斯站到亚乌拉身旁擦乾眼泪,轻轻的将手举起停止掌声。

  「各位,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理解了安兹?乌尔?恭的美好了。」

  混杂著哽咽声的声音非常难听清楚,除了守护者之外的所有人都抱著必死的决心听著他所说的一字一句,深怕假如漏听一句就会发生不妙的事,他们的内心如此担心著。

  「好好听著,能够身在如此美妙的地方并成为它的一份子的你们非常幸运,为次献上一切是你们应进的礼仪。」

  迪米乌哥斯看著全员的脸,继续说话。

  「有人有问题吗?」

  学生们互相看著对方的脸,最后向是要代表蜥蜴人那样,札力尤斯举起了手。

  「好,札力尤斯。」

  亚乌拉就像教师那样指著他。

  「是的。」

  如此回应的札力尤斯开口问到:「无上至尊一共有41人,但是我却没有看过安兹大人以外的至尊,是因为他们都不出现吗?」

  仅仅在一瞬间,守护者们互相望著彼此,察觉到这微妙的空气,札力尤斯不禁感到不安,如同要拭去这份不安,亚乌拉开口了:

  「现在留在纳萨力克的无上至尊只有安兹大人一个,其他大人究竟是为何、到了什麼地方完全不知道,只能认为是为了我们守护者完全不知道的目的。」

  「但是安兹大人还留在这块土地,有一天肯定还会有其他大人回来,而安兹大人令这块土地声名远播,肯定也是为了成为其他大人回来时的道标。」

  「那麼,还有其他问题吗?」

  确认到没人举手后,亚乌拉大力点头。

  「好,那就到此为止!」

  亚乌拉说完纳萨力克的历史后,守护者们久违的围在桌子前确认了彼此的近况。

  原桌上放著四人份的饮料,蒸气徐徐上升,红茶的香气也随之飘散。对身为不死族的夏尔提亚而言,饮用除了生血之外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虽然不是兴趣,但『社交』这个词自动记载在夏尔提亚的字典里。

  将红茶倒进杯子,享受著这个香气的迪米乌哥斯眯著眼睛。

  「真棒的香气,如果有这个的话……」

  迪米乌哥斯的话说到这里就停止了,从迪米乌哥斯端正表情可以看出的有些为自己的失态而后悔,科赛科斯理解了迪米乌哥斯想说的话,向他表示了自己对此并不介意。

  「没关系,迪米乌哥斯。」

  「不好意思,科赛科斯。」

  迪米乌哥斯接下去要说的话对科赛科斯而是有些不舒服的话,并不是刻意的想隐藏这件事,其他的守护者也没有感到不高兴的样子,为此迪米乌哥斯表达了他的歉意。

  「精灵意外的不错吧?」

  「嗯……确实。」

  科赛科斯大口的喝著杯子内的红茶,亚乌拉也跟著喝,不过可能是不太满意这个味道,放了两颗方糖进去。

  「话说亚乌拉。」

  看著用十分专注的眼神注视著杯子的亚乌拉,夏尔提亚不可思议的问到。

  「怎麼了。」

  「那个到底是什麼?」

  看相夏尔提亚手指只的地方,啊的一声点了一下头。在那里的是一个放在角落镇坐的人偶。坐在可爱风格的狮子上,拔出剑耳朵细长的人类————恐怕是精灵————的玩偶。

  「是明美。」

  看著如此说著的亚乌拉,夏尔提亚的眼中充满疑惑。这也难怪,没有人可以者凭这点话就理解吧。

  「嗯,按这舞子大人的妹妹的形象的人偶。应该算是舞子?福尔兹?福伦系列中最强的。」

  「居然有妹妹!?」

  「嗯,有的样子,可是因为是精灵所以不能成为安兹大人们的同伴。」

  这就是救助那些精灵的另一个理由,正因为有像明美那样的人,而且不断见到那样的人,因此产生了恻隐之心。

  「看来是十分悲伤的话题呢。」

  「对吧?仅仅是因为姿态不同就无法成为纳萨力克-不,是安兹?乌尔?恭的一员,十分悲惨的事情。」

  「没错。」

  其他的守护者们思绪跳到了其他地方,亚乌拉自己也开始回想舞子大人还在这里的事情,但很快就发现现在不是那样的气氛。

  「对了……话说回来第八阶层究竟有什麼呢?」

  为了要逃离这令人悲伤-->"> 本章未完